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SK

自在、乐观、幽默、大度

 
 
 

日志

 
 

《四聲猿4·女狀元辭凰得鳳》[明]徐渭  

2013-09-02 09:03:35|  分类: 古代戏曲34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代戲曲叢書

  《四聲猿》(明)徐渭 著

  之四

  女狀元辭凰得鳳



  第一齣

  【女冠子】(旦上)一尖巾幗,自送高堂風燭。僦居空谷,明珠交與侍兒,賣了歸補茅屋。黃姑相伴宿,共幾夜孤燈,逐年饘粥。瘦消肌玉翠袖,天寒暮倚修竹。
  [江城子]依稀猶記嫗和翁。珠在掌,恁憐儂,一自雙榆零落五更風。撇下海棠誰是主?杜鵑紅。生來錯習女兒工。論才學,好攀龍,管取掛名金榜領諸公。若問洞房花燭事,依舊在,可從容。妾身姓黃,乳名春桃,乃黃使君之女,世居西蜀臨邛。年方十二,父母相繼而亡,既無兄弟,又不會許聘誰家。況父親在日,居官清謹,宦橐蕭然。妾身又是女流,經營不慣,以此日就零替,與舊乳母黃姑,暫典本縣西鄉化城山中一所小房兒住下,不覺又是八年。且喜這所在澗谷幽深,林巒雅秀,森列於明窗凈几之外,默助我拈毫弄管之神。既工書畫琴棋,兼治描鸞刺繡。賣珠雖盡,補屋尚餘。計線償工,授餐粗給。但細思此事,終非遠圖,總救目前,不過劫劑。咳,倒也不是我春桃賣嘴,春桃若肯改妝一戰,管倩取唾手魁名!那時節食祿千鍾,不強似甘心窮餓?此正教做以叔援嫂,因急行權。矯詔誅羌,反經合道。雖是如此說,可也要與黃姑商議停當,可行則行,可止呵也還止。(喚黃姑介)黃姑,我請你出來,對你有話說。(淨扮黃姑上)
  【前腔半】老來沒福,夜夜伴嫦娥獨宿。一條水牯,半肩紅葉,數聲隴笛,孩兒歸牧。
  (相見介)(淨)小姐,你教我可有甚麼說話?(旦)黃姑,我這幾日,日日動念。我和你在這裏過這樣的日子,可也不是了。你曉得的:我這般才學,若肯去應舉,可管情不落空,却不唾手,就有一個官兒?既有了官,就有那官的俸祿,漸漸的積趲起來,麼量着好作歸隱之計。那時節就抽頭回來,我與你兩個依舊的同住着,却另有一種好過活處,不強似如今有一頓吃一頓,沒一頓捱一頓麼?你意下如何?(淨)妙妙!你若去應舉呵,是決中的。只是這女兒家的頭臉,怎麼改換得?(旦)這有什麼難!把俺老爺的舊衣鞋巾帽穿上,換了俺的裙襖髻圈兒。人看着,終不然不是個男兒,還是個女兒哩。(淨)這個到有理。(打諢介)(旦)不要胡說了!快去收拾老爺舊衣服出來。我改妝,你也收拾打扮個大官兒起來,就叫你做黃科。我自取名做黃崇嘏,一同起身去。分付你那兒子小二哥看家裏便是。(淨)我左右靠你一世了,這老奴儕甘心做了。只是俸祿與那抓來的東西,可要和你平分?(旦)這個自然。(淨下收拾上)(二人換妝介)(淨向內云)小二,我如今陪姑娘,城上看親,有幾日不回。你好生看守房子,日逐價打柴麼放牛。若沒有米,便去問張大娘家借些吃,不要和小二漢那個短命終日去廝打。我回來時節,有了不得的果品餅定帶來哩,則怕你沒口得吃。短命唉!(上路介)(旦)
  【芙蓉燈】對菱花抹掉了紅,奪荷剪穿將來綠。一帆風端助人,掃落霞孤鶩。詞源直取瞿塘倒,文氣全無脂粉俗。包袱緊牢拴髻簏,待歸來、自有金花帽簇。(淨)
  【前腔】我原是哺乳傭,權做長鬚役。無非是助槳幫船,靠一人之福。他舊頭巾既影得娘行過,我假度牒誰查和尚禿!包袱裹幾昇脫粟,待之官、要分他俸祿。
  (淨)才子佳人信有之,一身兼得古來誰。
  (旦)延平別有雌雄銕,他日成龍始得知。(下)



  第二齣

  (外扮周丞相,引眾上)丞相平津東閣開,私門桃李盡移栽。況蒙天語張麟鳳,肯放冥鴻不網來?某家周庠是也。原以邛南幕中留司府事,蒙蜀玉主上簡拔,累官得至丞相。俺主上好學右文,今年又該校選進士,輪是某家叨知貢舉。前月已移文掛榜,約在今日取齊入試,想必也都到在這裏伺候了。皂隸!開了門,把牌去招這些秀才進來。(皂應招介)(旦扮崇嘏,末扮賈臚,丑扮胡顏上。進見遞手本介)(外)諸生,上年這場屋中主司命題,大約遵奉前規。你每諸生條對,可也多循舊套。況本朝向來以詞賦取士,近日樂府就是詞賦之流。我如今要一洗這頭巾的氣習,只摘蜀中美談雅事為題,令諸生各賦一樂府。就當面吟詠,我也當面品評。却又是我先倡起句,諸生續成我起的句。到臨了用一柴字,諸生接句,用一纔字,到臨了,却要用一債字。兼之江水出在蜀西岷山,其樂府牌名,就用《北江兒水》。諸生可要努力,莫負聖明求賢的盛意,與主司延訪的苦心。起來過一邊,聽唱名,就領題。(按手本唱名介)黃崇嘏!你的題是「賦得相如脫鷫鸘裘,當酒為文君撥悶。」賈臚,你的題是「野老送少陵櫻桃。」胡顏,你就是「賦得少陵許西鄰婦撲棗。」黃崇嘏過來,聽我首倡。)
  【北江兒水】 組裘帶,忙解下鷫鸘裘帶。望杏花村裏來,提向黃公一擲,除却茅柴。續將纔字來!(旦)當一壺賽真珠醡滴纔,何事跑穿鞋?要引佳人笑口開,怕蹙損了遠山眉黛。虧殺他跟着措大,走遍天涯,還消得領雉頭裘,付酒家酬債。
  (外)細玩此詞,真個豐神艷逸,神仙中語也!且這兩個難韻,尤押得妙!不信場中還有這們一個敵手哩!賈臚過來!你是「野老送櫻桃與杜少陵」。
  【前腔】浣花溪外,茅舍遶浣花溪外。是詩人杜老宅,何處野人扶杖,敲響扉柴?續將纔字來。(末)送櫻桃摘下纔,一籠美人腮。破胭脂幾點歪,呪不死鸚哥無賴。恰遇詩脾渴在,感故老情懷,正好飽明珠,拚一嘔了杜鵑詩債。
  (外)纔字也押得穩!中間兩三句與那結尾呵,也似有神助。胡顏過來!你的是什麼?(丑)是「少陵許西鄰婦撲棗。」(外)你聽我念!
  【前腔】西鄰窮敗,恰遇着西鄰窮敗。(丑)宗師,別的起句,都是什麼鷫鸘裘、浣花溪,何等的富貴花錦,偏我胡顏,恰是什麼窮敗窮敗!宗師你的主意,分明是於我胡顏,要如保赤子了。(外)如保赤子,怎麼說?(丑)如保赤子,是雖不中,(外)一法迂遠。(丑)也不遠矣!(外)胡顏可真個是胡言!老孀荊一股釵。那更兵荒連歲,少米無柴。續將纔字來。(丑)少米無柴的讖語,可一法不好!這婦人也窮到一個絕妙之田。我胡顏的不中,可也到一個絕妙之地了!(外)快來!(丑)少米無柴。這婆兒呵,與我一般般苦是才,不合我棗樹傍他栽。棗兒又生不乖,都掛向他家搖擺,終久擺落在他階,我人情又莫做得。(外)得字不押韻了。(丑)韻有什麼正經!詩韻就是命運一般。宗師說他韻好,這韻不葉的也是葉的。宗師說他韻不好,這韻是葉的也是不葉的。運在宗師,不在胡顏。所以說「文章自古無憑據,惟願朱衣暗點頭。」(外)也要合天下的公論。(丑)咳,宗師差了!若重在公論,又不消說「不願文章中天下,只願文章中試官」了。(外)咳,都象你呵!我那得這許多工夫,聽你閑話?趲快些!(丑)擺落在他階,我人情又莫做得,好難割愛。我明年呵!一攪果帶生摘賣,如今且忍着疼,捨肉身燈債
  (外)這胡顏詞氣便也放達,可也忒出入。可取處只是不遮掩着他的真性情,比那等心兒裏驕吝麼却口兒裏寬大的不同。他還陶融得,也取了罷。那胡顏,取便取了你。我還替你改幾句,就是舊規做程式一般,你就念我的起句來!(丑)
  【前腔】西鄰窮敗,恰遇着西鄰窮敗。老孀荊一股釵。那更兵荒連歲,少米無柴。那秀才續將來!(外)況久相依不是才。(丑)公然好似我的。(外)幸籬棗熟霜齋,我栽的即你栽,盡取長竿闊袋。(丑)忒象他的意了!都打盡了,却怎麼好?(外)打撲頻來,餔餐權代,我恨不得填漫了普天饑債!
  (丑)恰像公然好似我一丟兒!也照依胡顏,姑取罷。(外)這生可也忒放肆!(丑)善戲謔,不為發擺子。(外)怎麼說?(丑)虐。(外)這秀才胡說!你再想得《詩經》中一個謔字來麼?(丑)有「伊其相謔,贈之以牡丹」。(外)却怎麼讀?(丑)芍藥。(外)也虧他記得。這一場中等第,少不得黃崇嘏是第一,賈臚是第二,胡顏姑置第三。我今日就奏聞主上,諸生明日都到午門外看榜,準備游街赴宴。崇嘏呵!管取明日欽除。可也要預備下一頂稱頭的紗帽,不得稽誤謝恩!
  (外)匠斧驅牛萬首回,最難拽動棟梁材。
     今朝細定黃郎格,畢竟百花梅是魁。(先下)
  (吊場)(三生各敘寒溫,問鄉貫客寓,約看榜赴宴介)(末、丑又共恭喜黃介)(同下)



  第三齣

  【喜遷鶯】(旦冠帶,外扮吏,眾上)名魁金榜,擬咫尺天顏從容日講。忽拜參軍來陪司戶,付與簿書教掌。青幕藍衫易着,綠水紅蓮難仿。班鷺遠,縱舉頭見日,却袖冷爐香。
  [菩薩蠻]侍臣牧吏元無二,紅蓮幕裏三年。寄水鏡一輪明,朝朝掛訟庭。督郵雖氣岸,要見何妨見。只作戲場看,折腰如軟綿。我崇嘏自叨中狀元之後,不想適遇新例:凡上第者,俱要試以民事,竟除授成都府司戶參軍。這個官雖是簿書猥瑣,却到得展我惠民束吏之才。在任不覺又是三年,也不敢素餐尸位。我這座主周公,朝廷因他多才,就以丞相兼攝府事。昨日一連發下三起成獄,已久稱冤,奏擾的百姓下來。我夜來看他緣由,委可矜疑。只是幹證都死的死了,放的放了,可誰與他證明?也罷!我如今取他出來,自別有一個區處。皂隸!你去監房裏,取昨日丞相周爺發下那三起奏本的犯人出來聽問。(皂隸下帶小生、貼、末上介)(吏唱名介)黃天知、烏氏、真可肖。(旦)你這三起犯人,都成獄久了。兩起是該帶板的,誰開你的板?(小生貼應云)昨日奏本下來,蒙丞相周爺略略的審一審,都叫打了板,送到爺這裏。(旦)黃天知你上來!當時那毛屠出首你偽造印信的事,是怎麼緣故?你從實說上來!(小生)爺,小的就在雞鳴驛前住,見那驛丞的關防,花碌碌的好耍子。小的不合叫那會篆刻的人,照依那關防刻一個小記印兒。(旦)那刻印的人,如今在那裏?(小生)累死了。小的長去毛屠家,把這印票兒支取豬肉。後來小的與一個大財主,叫做夏葛爭地基。夏葛買出毛屠,出首小的這個印記麼,說小的偽造下印信,要圖謀驛丞自做。後來又有一個光棍,叫做昌多心。說這個小印記兒,入他罪不得。他既有這樣蹤跡,就好改做大的出首。他那夏葛會佈置,幫他的又多。小的就辯不得了。爺,是這樣的冤枉!(旦)你那印兒有多大?(小生)有半截小指兒大。(旦)那篆文純是驛遞衙門的字樣,可也還刻有你自家的名字在上面?(小生)有自家的名姓在上。(旦)你這肉帳,必有個算絕之時。這許多支肉的票兒,還是誰收了?(小生)左右是主顧家。小的與他算絕了帳,從來不問他討。(旦)皂隸!你去毛屠家,對他老婆說,說有一起強盜,供着你與他有奸。說打劫他金珠首飾,都窩藏在你家裏,爺叫我們來搜你。你把大箱籠不要動他的,把那小簏兒匣兒,都與我搜將來!連那婦人,帶來見我。(皂應下介)(旦)烏氏上來,你實說!(貼)老爺婦人那本坊北首裏有個大財主,叫做古時月,是個輕財學好的人。可與我丈夫賈大,往來得密。又有一個薑松,也是個大財主,這可是歹人,長來勾引婦人。婦人不合個罵了他一頓。後來薑松為頭做春社,丈夫在他家吃酒回來,到半夜之時,五竅都淌血。恁從救也救不得,就死了!薑松就買出鄰舍,誣捏婦人與古時月有奸謀,殺了親夫,就成了這樁大獄。(旦)可惡!這臣謀弒君,子謀弒父,妻謀殺夫,是遇赦也不赦的!你家不合與古時月往來,這情是真的了。留你這樣歹人在這裏做什麼?叫劊子手進來,把這婦人綁起來,就押出去決了!(生扮劊子手上,綁貼介)(貼哭押下介)(旦)叫打梆,叫我黃科出來!(淨上)老爺,你而今殺那個婦人,忒利害!如今叫黃科那裏使用?(旦)黃科,你與我快跑到決那婦人的所在,但聽得有人說屈,你便就悄悄問他個詳細。儻得些實話,便就傳說,俺爺教把婦人且放了,連那個替他稱冤的人,通拿來見我。快去!快去!(淨應下)(旦)那真可肖,你怎麼說?(末)爺,小的是江南人,打着鼓兒,沿街唱的。唱到這臨邛,臨邛卓家失了盜。那夥做公的,沒處拿真贓實犯,聽着一個慣說謊的,叫做瞧不實,說小的不是唱的,是先前幹了歹事,假唱來躲在臨邛。只要遇着歹人,依舊幹歹事了。那夥做公的,就假妝做賊的,哄小的搭伴。幾遍價,小的不肯去。後來他因各衙門比並得慌了麼,就把小的充做個賊拿了。那各衙門又吃那大衙門比並得未完慌了,巴不得把小的充做個真賊。是這等樣兒。(旦)你倒說得有理!可惱這些做公的,只是我如今徑去拿他,他人多都走掉了。我如今見放你出去,你到黑夜裏去,到那做公的各人家門首,把石灰畫一個小圈兒為記。我便好霎時間,多差了人認着那石灰圈兒,一齊都拿來,打他一個死!可不好?(末)小的可認不得這夥做公的家裏。(旦)胡說!他要哄你搭伴,更不邀你到他家裏吃頓兒酒飯麼?(末)邀是苦苦的邀小的,小的可也抵死的不去。(旦)這等便就拿不得人,審不得冤枉來。依舊帶去監了。(末大哭云)我早知道這麼樣,便就吃他頓飯兒也罷了。(旦)還不帶去監了!(末哭下)(旦向吏云)那裏豈有個門兒也不上,是個平素虧心,要搭伴做歹事的人麼?我纔套他說,你既不認得做公的家裏,可不好出你。他寧可就監去了。這真情不就此見了麼?(外)爺是神見!(旦)叫把這真可肖帶回來!(皂叫上介)(旦)把這真可肖打了肘!本該就放了你,你且在丹墀裏少待待兒,等那兩起來問明瞭,我一總放你。(末磕頭云)爺就是青天!(皂帶老旦並匣子)(淨帶貼丑扮小廝同上)(皂云)蒙爺分付去到毛家,搜得匣子,並這婦人帶來回話。(淨)黃科纔聽老爺分付,就狠跑到法場裏,去看的無千待萬,都說屈的多。獨有這個小廝,便合着掌,口裏則念說阿彌陀佛,屈死了這人。這個業障,是我做的。黃科見他說得古怪,就一把扯他,到背靜的所在,仔細哄他。他怎麼肯說?那時節綁的婦人纔押到,我就大聲叫劊子手說,爺叫把那婦人放了,叫把這小廝綁起殺了!他纔嚇呆了,纔說出個真情來。(旦)這一着虧你呵!(淨指丑云)老爺,你自家問他,就知道了。(旦)你那小廝,是誰家的小廝?(丑)小的就是薑松家的小廝。(旦)薑松在家麼?(丑)在家。(旦)着兩個好皂隸,快跑去拿了薑松來!若走了,就是你兩個皂隸替死!(皂應下)(旦問丑云)你左右泄漏了,實說便免你死!(丑)小的主人一向要奸這烏氏,吃烏氏罵了一頓,又怪他倒肯與古時月好,以此便懷恨在心。(旦)他果是與古時月通姦麼?(丑)這也是屈他的。後來遇着做春社,眾客都散了。俺主人可獨留烏氏的丈夫賈大又吃酒,叫小的臨了那一大鍾酒,放上一把砒霜,與他吃了。就叫小的扶他回去,交與這烏氏。這場官司,便就是這樣起了。小的遇着爺,今日也該死了。沒得說了。(旦)下去!(旦看匣笑向吏云)這黃天知票印兒,一一都在,可果然半截小指兒大麼。他的真名字,又果然刻在上頭,豈有要圖謀假驛丞做?又偽造印信,把名姓兒都不隱藏,又用到屠戶家裏。黃天知,你這樣票兒,敢在別鋪子上也用他支東西麼?(小生)是阿,爺。(旦)這個一法說不通,分明是小娃子捏塑着泥冠帶,假做個什麼丞相兒麼、將軍兒麼、大家耍的勾當。把來當了真,就是不吃飯的人,可也不信呵!可憐可憐!可惜那毛屠夏葛與那昌多心都死了,造化了他!皂隸,把黃天知與烏氏的肘,都替我打了!把那毛屠的老婆拶着。(皂帶中淨扮薑松上,見介)(旦)薑松上來!(旦指丑云)你認認看這是誰?(中淨)這是小的家的小廝,叫做薑邦。爺,不消說了,小的該死了!(旦)皂隸!把薑松采下去,打一百!薑邦打五十!(打介)(旦)就釘了肘發監。(收監介)(旦)黃天知、烏氏,還討個保,候奏請,纔好髮落。真可肖情輕,就好放了。(向吏云)做三角文書,明日回話周爺。你這三個人聽我說。)
  【紅衲襖】黃天知!那據花房的蜜蜂兒,也號做王。排假陣的靈龜兒,也呼做將。咳,這是假的呵!豈有三分來大的店票花紋樣,好扭做九品來真的衙門銅印章?況他真名氏又不隱藏,扮一個大蝦蟆套着小科蚪兒當。古來也有這樣的事,若不是逼勒封虞,也不過是剪桐葉為圭戲一場!
  【前腔】那烏氏雖是你新樣妝,引惹出老薑。也是那古時月纍及你孽障。如今人可討,愛烏因屋休承望。惟失火殃魚你自當。烏氏,你虧了這薑邦,若沒薑家這一小邦,就是我黃爺呵也難主張。咳!我看世情反覆一似敲枰也,誰肯向輸棋救一將?
  【前腔】那真可肖你雖是打鼓的千門信口腔,倒是個把舵的三老遙憐長。你隨他大海掀風浪,只拿定小峨岢一葉去當。這夥做公的呵,他來圈套你入火忙,你可大門兒也不去上。你果若是從前有一點歹行虧心也,巴不得靠一座冰山又肯捨太行?(小生貼末同叩頭唱)
  【前腔】爺!你是個魆青天,又掛着月一堂。精渾水巧辨出魚三樣,說什麼枯木花,重開在鐵樹上。端的是返魂香,早超生向地藏王。只陰德把什麼量,(俺小的這三個螻蟻呵!)要報德把什麼償?最難的是大海般世界狂瀾也,誰似爺砥柱中流把灩澦當?
  (旦)皂隸!該保的保了,該放的放了!(三人同叩頭謝介,大呼云)願他萬代公侯、百年長壽、五男二女、七子團圓!(外叩頭云)吏典也從不曾見爺這樣的神明!)
  (旦)共笑參軍束帶忙,炎天大叫簿書狂。
     當時若只供香案,只好坐看峨眉六月霜。(同下)



  第四齣

  【傳言玉女】(外扮周丞相上)要選乘龍,虎榜偶然得宋。若待襄王,定賽賦高唐夢。秦樓弄玉,誰好伴他騎鳳?端詳,惟有這個門生共。
  老夫失偶多年,素有向平五嶽之想,所以誓不再娶。止因前荊生有一男,喚名鳳羽,一女喚名鳳雛,至今未曾婚嫁,正在縈心。向年偶知貢舉,取了那黃崇嘏,薦為榜首,如今見做司戶參軍。他才學既自出群,吏事又十分這等精敏,他日必是遠到之器,可恰好又不曾定妻。我這女孩兒鳳雛,年方二十,小他三歲,且喜他到也伶俐端方。古人重擇婿,若果擇婿不與黃郎,却與誰人?我前日發下三樁疑難的事一試他,訪得他都問過了,今日必然來回我的話。我可又要把文藝中事面試他代筆,可不把這女婿,當面就選定了。(望時牌介)如今已是辰牌了,他怎麼還不來?叫辦事官!(末扮辦事官上)(外)去書房裏,取黃參軍前日申文,要拿那起做公的,說幹礙禁衛衙門,須得我進過本。若寫稿成了,趁閑拿來我看。(末應下,取上介)(外看介)(旦同淨上)
  【前腔】日側休衙,正好松間吟弄。一紙紅帖,又傳遞扌思門縫。今日馬頭向相府沙堤擁,連忙回話前朝的牒送。
  下官前日蒙相府發下三樁事來,都已問明瞭,免不得回話。黃科!這文書有些機密的說話在裏頭,你自拿去,隨我進來。(進見介)前日蒙老師發下黃天知等三起事,門生都問明瞭,呈遞文書回覆。(外)都問明瞭,好耶!收上來起來。皂隸閉了門,參軍到後堂請坐。(外看文書云)這三起事都問得絕妙!理冤摘伏麼,可也如神。老夫前日也有些疑,所以上略審審,就打了他的板。可怎麼得如賢友這般精細!綁那婦人,何等的奇!把強盜唬毛屠的妻子,可乘此就搜了他的票兒,何等的巧!那真可肖蹤影兒也都沒處尋了耶!可就在他自己身子上,套出一個不搭伴的真情,何等的這般敏捷!張釋之治獄,天下無冤民。後來於定國,民也自謂不冤。非子而誰?(起揖介)老夫可敬服敬服,就照依賢友的問麼,覆本發落就是了。(旦)豈敢!老師引進,免責而已。(外)昨日賢友申文要拿做公的,與那瞧不實,也依賢友寫本了。叫黃老爺那人進來,脫了圓領,衙內去取個攢盒,俺們坐一坐。參軍,老夫恃愛下,可還有幾件事兒,要勞賢友一勞。(旦)不敢,謹領命。(外)我前面造了文翁與諸葛武侯的祠堂,大門外的扁,取做「蜀天雙柱,」又須一對門聯。那揚雄、王褒、司馬相如、譙周、陳子昂、李白、杜甫,杜便是流寓的人物了。這七才子也共一個祠堂,扁便就取做「七才子祠」。也着得一對門聯。前面去訪卓文君琴臺,少一個詩扁。又有一個遠債,我先世鄉中近日立木蘭的祠,諸友可又來討上梁文。(起揖介)這幾件可都要借光於賢友。手下,取筆墨過來!(旦)老師尊命,不敢不領。只是當面這等妄誕,便可真是班門弄斧了!容門生領去,做了呈稿請教。(外)你是倚馬之才,正要當場一逞。不要謙!手下研墨,先寫大字起,小廝拿大杯來,酌三杯肋興。(旦寫「蜀天雙柱」介)(外細看介)
  【梁州序】石銘瘞鶴,銀鉤作蠆,這兩種較量起來呵,畢竟楷書難大。子云一字,專亭取桂蕭齋。誰似你銅聲款識,鐵屈珊瑚,幾撇斜披薤。(旦寫「七才子祠」介)(外看介)指尖尤有力,壓磨崖,絕稱泥金糝綠牌。(旦)籠韋誕成,頭白馬生。焉敢學王郎怪,題麟閣、還要了相公債。
  (外)多勞。(旦)望老師點化。(外)再要怎麼妙?小廝再進三杯!斟我的陪,有勞做二祠的門聯。(旦做介寫介)(外看念介)「文德武功,照映錦江玉壘;鼎分刀布,低回碧草黃鸝。」(又念七才子聯云)「作者七人,星聚文中龍虎;兀然千古,雲橫天半峨嵋」。(外)又好!真可與七才子爭雄。
  【前腔】二賢遺愛,七雄沈派,功德文章絕代。許多豪傑,憑將四句題賅。越顯得梁間燕雀,碑底龜螭,都供護神靈在。四楹金彩上,定有瑞芝開。叫小廝數一數,這兩聯多少字。(丑應云)四十個字。(外)生奪却四十顆明珠做掛壁釵。(旦)這月露形,風雲態。門生這樣的歪對句,不過是小孩童圖夜散書堂快。老師今日呵,似金谷老借乞兒債。
  (外)小廝,再滿斟三杯,送黃爺!好等他發興做詩,就絕句也罷。(旦做卓文君琴臺詩,外念介)「寡鵠芳心不自持,求凰舊事冷多時。琴臺一夜山花血,月上峨嵋叫子規。」(外拍手大叫云)妙不可當!賢弟,你就是橕着珍珠船一般,顆顆的都是寶。(外)
  【前腔】琥珀濃未了三杯,真珠船又來一載,儼絲桐送響出暮田黃菜。看音調這般淒楚呵!真個是清明杜宇,寒食棠梨,愁殺他春山黛,一堆紅粉塊。得你這一首詩呵,恨不葬琴臺。說什麼采石江邊弔古才。(旦)老詞宗令門生代,況文君自合吟頭白,因此上難下筆,險做了賴詩債。這遭該上梁文了。
  (外)這四六,一法是你的長技。(旦寫介)(外看念介)「伏以藐然閨秀,描眉月鏡之嬌。突爾戎裝,掛甲天山之險,替父心堅似鐵;秉虎豹姿,羞兒女態,從軍膽大如天。換蓂莢葉,歷十二年。移孝為忠,出清於濁。雙兔傍地,難迷離撲朔之分;八駿驚人,在牝牡驪黃之外。英靈振古,壇廟宜新。黃金鑄雪骨冰肌,紫氣架雲鬟霧鬢。芳魂紅幟,定依娘子之軍;碧水黃陵,何忝夫人之廟。棟梁伊始,香火長存!」(外看畢云)尤妙尤妙!
  【前腔】他從軍輩本是裙釵,你上梁文細描英邁。比曹娥孝女,多一段劫營攻寨。看他年朱欄字蘚,黃絹碑陰,定賞殺中郎蔡。(外)替妝這樣大門面,只好了老夫!(旦)豈不壞了老師名頭?(外)紅羅新掛處,誰不道豫章材?正好架百尺高樓把五鳳抬。(旦)門生呵,真醉矣!渾無奈。又騎着匹瘦馬向天街,驀何日了木蘭債。
  (外)怎麼說這話?(旦)門生醉了。纔那上梁文,少六個「兒郎偉」,可不就是少「木蘭債」一般?(外)上梁文一字千金,那「兒郎偉」不消也罷了。(旦轉身驚介)險些兒做出來!(對外)門生果是大醉了,敢斗膽告辭。(外)你怎麼說這樣敗興的話?老夫也苦不俗耶!你敢是小看老夫沒有潤筆之資?像如今人討白詩文的麼?我有也!我已曾分付取四匹葡萄錦、四匹燈籠錦、四枚玉管。薛濤箋,便沒多了,只有五十。又收拾一大盒子青城山的雪蛆,好備你酒渴詩枯之用。也再不要你做詩了,只管放心吃酒。(旦)老師這般說,門生便醉死也不敢告辭了!(外)若真醉了,便我那小書房兒裏,有一些些大的個花園兒,我和你去散一散。小廝!叫廚下把那俗品不要來了,只討些筍菜兒來,好下酒。(旦到書房看花,稱好介)(內作琴聲,旦作聽介云)老師,那裏有人彈琴。(外)哦,這就是我的小女,叫做鳳雛。他從小兒有些小聰明,讀得幾行書,也彈得幾曲琴,又下得幾着棋子。他不曉得俺們在這裏。(叫介)小廝傳進去,說有客在這書房裏。賢友,我那鳳雛,可又因刺繡什麼花樣,也漸漸的學畫得幾筆水墨花草翎毛。(旦)這等說將起來,明日就是個曹大家與謝道蘊耶!(外)羞死人!正是耶,我聞得這三件是賢友的長技。(旦)只是個耍子,其實不高。(外)小廝,你傳進去,叫取小姐的琴出來。就把他的畫兒,也拿一張出來與黃爺瞧一瞧。(丑取上送旦介)(旦看介云)甚妙耶!真是寫意,全沒一點那閨閣之氣。(外)拿紙來,央送黃爺,畫一角兒,好拿與小姐做樣子。(旦)這個,又是班門弄斧了。(外)小廝!斟一大杯跪着。若黃爺不畫,便你不要起來。(旦)快起來!門生就畫。(旦畫,外看云)果是高!名不虛傳。送進去小姐看。拿琴過來,一法了了我的夙願。小廝拿酒過來,照前跪倒!(旦)不必,門生就彈。(做彈琴介)(外)這調也像似《鳳求凰》。(旦)正是。老師知道耶!(外)說什麼司馬相如,可惜我衙裏沒一個卓文君。(旦作驚悔介云)門生果是醉了,或者打賭賽色,還勉強得幾杯。老師可容門生對這麼一局,可數着子兒,奉老師的酒何如?(外)好大話!你就算定自家不輸了?(旦)門生醉中失言,可有罪了。該罰。(外)也罷,拿棋來!可也只下一角兒。兩人不過四十着,圖快些。(着介)(外輸介)(旦)老師該飲五杯,門生代兩杯。(外)怪物怪物!件件的高得突兀。
  【節節高】分明是楚陽臺,九層階,一層高矣一層賽。琴天籟,畫活苔,棋吾敗。這師生名分憑君賴!算來我合在門牆外。(旦)老師怎麼這般戲謔?(外)你雲龍兩物一身兼,孟郊怎受得昌黎拜?
  (旦又辭云)日側了。(外)斟酒過來送黃爺!
  【前腔】你休辭日影歪,再三推,左右歸衙也了不得文書債。煮園芹薤,魚腦腮,餔荑稗,那葡萄匹錦,只好做囊詩袋。萬分酬不盡珠璣數。(旦)老師於門生這般抬價呵,譬如錦川片石有何奇?一時間僥幸得南宮拜。
  門生這番真告辭了。(外)罷,我也不淹留你了。
  【尾聲】你遇着簿書閑,花月再,興高時打着馬兒來。我又試取烏鬼黃魚,了這壇虎珀醅。
  (旦謝別出介)(外)叫官兒來!把纔說的潤筆那些東西,送到黃爺衙裏去。(末捧物介)(外低聲分付云)我在書房裏等回話,你就打梆進來。(末應介)(外虛下)(末送旦至門外,稟介)辦事官稟上參府老爺,曉得俺丞相今日的酒麼?(旦)這也不過是管待我詩文的意思,有什麼曉不得。(末)不是。俺丞相爺有一個小姐鳳雛,未曾許配。爺可仰慕參府是一個文學的魁星,風流的佳婿,極欲仰攀,命辦事官宛轉傳達。他說在書房裏緊等着回話,望乞就賜尊裁。(旦大笑云)可怎麼了!可怎麼了!也罷,既然說我老師等着回話,便我不免就這官廳裏,寫幾句回話麼,勞老辦替我轉達。(末)是,謹領。(旦作下馬入廳寫介)(末喚淨云)黃大官,你把這些潤筆的東西,一件件收下。我可就要進去回話哩。(淨接介)(旦封詩付末介云)有勞耶。(末)不敢。(旦)我崇嘏一向的遮掩呵,似「折戟沈沙鐵半銷。」老師呵,你可該「自將磨洗認前朝。」我呵,天元不曾許我做男子,這就是「東風不與周郎便」。小姐,辜負了你,且「銅雀春深鎖二喬」。(旦淨同下)(末打梆介)(外)他怎麼說了?(末遞書云)蒙爺分付辦事官這件事,就依着爺的說話,宛轉傳達與黃參軍。黃參軍可就在門外官廳裏,寫了這回話,叫辦事官稟上爺。(外拆書讀介云)「一辭拾翠錦江涯,貧守蓬茅但賦詩。自着藍衫為郡掾,永拋鸞鏡畫蛾眉。立身卓爾青松操,守志鏗然白璧姿。相府若容為坦腹,願天速變做男兒!」(外大驚云)呀!元來他是個女身,天下有這等奇事!這一樁姻緣,就是湖陽公主一般,事不諧矣!也罷,我鳳羽孩兒,見應試科,明日該掛榜了。若是鳳羽得僥幸呵,我就強他做個媳婦,管取他推不得。我且暫打睡一覺,聽早晨傳臚的消息。(同末俱下)



  第五齣

  (旦上云)我昨日不想有這樁事,遮又遮不得,只得向東君漏泄了那一段梅香。則纔那周大哥,又報狀元及第。我今日既該謝酒,又該去拜賀,可把什麼嘴臉去見這老師?叫手下備馬,我要到周爺那裏去。(作上馬介)
  【半叫鷓鴣】這馬兒忙,我心兒懈,只因把梅花忒漏得消息大。(皂作高喝介)(旦)皂隸,恐驚林外野人家,你馬前喝道的休得要高聲賣。
  (皂)到了。(旦下馬入官廳候介)(外上)且喜孩兒鳳羽,果報了狀元。黃郎這個媳婦,不怕不是他的。
  【前腔】這報的忙,我笑的懈,重重喜事來得大。孩兒與那崇嘏呵!似兩顆珠一樣泣鮫人撒千金,南市里都撞着迴迴賣。
  叫辦事官,你與我快請黃參軍來!(末)黃參軍來謝酒,又為作賀,在衙門外伺候多時了。(外)怎麼不早說?快請進來。(末出,請旦進介)(外望見旦便謔云)好耶!你昨日上梁文說「欠木蘭債」,我也疑這話。元來你就是木蘭。我如今要奏過朝廷,問你個欺君的罪!(旦纔跪云)望老師包容,始終天地之德。(外)哄你!起來作揖。參軍,如今可另有一個題目要你做,你可推不得。(旦)豈敢。(外)老夫因愛你文學麼,與那為人,故此開了這一場口。你如今既做不得女婿,可做得我的媳婦麼?況鳳羽僥幸是男狀元,你是女狀元。你是他狀元的先輩,他是你狀元的後輩。這個也粗粗對得過了。若要包彈,除非說我做宰相無能,父子間文學又不濟,消受你叫一聲公公丈夫不起,這便也由你了。(旦又跪云)老師這般說,叫門生措身也無地了。只是門生這一樁欺妄,如今在老師面前站,一時也羞不過。若是做了媳婦,却終身要奉侍公公,這羞可怎麼羞得了?(外)你且說,那木蘭那等事,是英雄們才幹的,可是榮不是辱。你怎麼這沒顛倒見了?我如今就要上個本,討一個人替你那參軍,天下都要聞知哩!何況我公公一人。叫寫本的!(小生扮寫本生上)(外)你就寫一個本稿,把這黃參軍的緣故,連我要娶他為大爺的媳婦這一段話,也帶在上頭。料聖上必允。你送與李先生看過謄清,就奏上罷。我不閑,也不消拿來看了。(旦作羞態,又跪云)說不得了,門生謹領老師的尊命了。(外)這般說,你與我那女兒是姑嫂了耶!(叫丫頭介)梧葉兒,快叫小姐取過新禮服冠髻來,與嫂嫂插帶改妝。待大爺回來,就好成親。(旦又跪云)老師忒倉猝了些,另擇一個日子罷。(外)今日掛榜日子,再要怎麼?趁今日定了這樁事,省得你回去又番悔。(貼帶丑捧妝物上,相見介)(旦換妝介)(眾吹打迎生上)
  【前腔】看掛名的忙,落名的懈,馬嘶金勒驕何大。我杏園折得狀元紅,這杏花一任他十字街頭賣。
  (生見外貼)(旦背立介)(生問云)那是誰?(外)你一向在場前別館中,這件事我不好差人來報你。這個就是你的通家兄弟黃參軍。他元來是個女身,我纔是昨日要把你妹子招他為婿。他急了,纔說出來。(生驚云)天下有這等奇事!如今又改了妝怎麼?(外)因他做不成女婿麼,我就改個題目,要配與孩兒做個媳婦。他也推不得了。我就叫你的妹子,幫他改了妝,專待你來成親。古人說:金榜題名,洞房花燭。今日却不是天然的妙合!女兒,你就請嫂嫂過來拜親,不要害羞。(生)爹爹,忒倉猝了些!改日罷。(外)元來你兩個一對兒都是這樣假乖,快拜!叫賓相贊禮。(中淨扮賓相上,贊禮介云)女狀元和男狀元,天教相府配雙鴛。試看比翼青霄上,一樣文章錦繡翻。(生、旦交拜介)(中淨贊云)雲母屏風燭影深,長河漸落曉星沈。嫦娥應悔偷靈藥,碧海青天夜夜心。(生、旦貼交拜介)(贊云)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亂入池中看不見,聞歌始覺有人來。(外)
  【畫眉序】我當日總文裁,孩兒與黃郎呵!不過是座主通家雁行輩。今日呵!喜鰲頭交佔,與鳳侶同諧。誰承望桃李門牆,翻奉侍舅姑耆艾。(眾合)狀元罕有雌雄配,天教付女貌郎才。(生)
  【前腔】參幕與吾儕,當初呵!本兄弟通家兩稱謂。誰知道假龍公尾銳,隱蚌母珠胎。今纔識下月嫦娥,還誤認上科前輩。(生、旦合)狀元何處表雌雄配,只爭個紗帽金釵。(旦)
  【前腔】非是我喬撒乖,只為寒居忒蕭索。期宮袍奪錦,免門徑關柴。愧相公招跨鳳仙才,惹蕭史做乘龍佳客。(生、旦合)狀元你我既雌雄配,雙雙詠柳絮花魁。(貼)
  【前腔】快婿稱爹懷,誰料參軍亦吾輩。總先生設席,奈弟子弓鞋。改新郎做嫂入廚房,遣小姑為婆嘗羹菜。(旦眾合唱)狀元險誤我你做雌雄配,不笑殺了蝶使蜂媒。
  (中淨扮內相捧旨,並諸賜物上)俺奉蜀王爺的旨,宣賜那女狀元,和周丞相的乃郎新狀元成親。俺打着馬兒行來。這就是丞相的宅子了,不免進去宣旨。(報介)(排香案介)(中入,眾跪,宣旨介)皇帝詔曰:朕適覽卿奏,此事特奇。及問婚期,乃即今夕。朕轉聞兩宮,亦並驚喜。茲會旨合賜濯錦江水所染鴛鴦緞二十匹、真珠十升、鳳凰一母將九雛紫玉簪一條、八寶妝金釵二股、南粵翡翠千翎,助卿嘉舉。崇嘏原職,便敕銓除,以卿子鳳羽代之嘏可。朕嘉悅其奇,且念伊三載奏最,可封夫人,秩三品。追比古懷清事例,加號奇清君,歲給精粟百石。懿哉嘏可!文學優長,吏事精敏,久淹蓮幕,已及瓜期。選駿九方,貴略馬於牝牡;守貞十載,誰知烏之雌雄?天上佳期,人間好事。狀元雙佔,爾既自致二難;參郡交除,朕特成其四美。(中歇旨,向外云)爺纔分付,叫俺傳語丞相:兩狀元代為兩參軍,這是四美。(又宣介)故茲詔諭,宜悉朕心!謝恩。(謝介)(眾見中,中略謔旦告辭,外留中,中云)爺叫看成了親,等着回話,怎麼好稽留?(外)這等,便明日備小設薄禮謝勞罷。(中)那裏要謝!只要問你家的兩狀元討首號詩兒罷了。(笑介中下)(丑、淨取笑諢介)(丑)
  【滴溜子】難道女兒價妝男出外,況二十年來又妙齡,正當少艾,竟保得沒些兒破敗?黃大官你緊跟隨怎地瞞,必知大概。我試問那海棠,可依然紅在?
  (淨喝介)唗,放屁!)
  【鮑老催】你梅香憊賴!把嫦娥做自己般看得。他可象你這般麼?廚房中雜伴瓜和菜。梅香姐,(丑)我不叫做梅香,叫做梧葉兒。(淨)梧葉姐,你看我這老漢,你就說真是一個漢子麼?(淨扯開胸膛露奶子與丑看介)我扳開領,扯你頭,和伊賽。那小姐呵,我從前乳哺他三年大,休說道在家止許我陪他,就路途中誰許個男兒帶?
  (外)那兩個這般舞手舞脚的,在那壁廂說些什麼子?(丑)稟老爺,原來這個黃大官,也是個媽媽!纔梧葉兒因見他奶頭大,細問他,他纔說出來。(外)又添出一件古怪了!你把他的話對我說看。(丑)
  【滴滴金】梧葉兒哩,摸着他老蚌殼雙珠礙,大得來果珍李上加脬奈。他胸堂不彀掛兩隻癟丁噹漿皮袋。他說那小姐呵!別無盛價,在家出路都是他包代。他是一個鴛鴦樣,佔盡了奴儕。
  (外)媳婦,你過來,再仔細說這個緣由。梧葉兒說得不明白。(旦)這媽媽元先呵!
  【鮑老催】是個西鄰粉黛,來乳哺媳婦到初學拜。不想俺椿萱都歸蒿薤,(外)我到一向失問,尊公是誰?(旦)先人就是黃使君,名喚做黃彥。(外)耶!元來是先輩名臣。這老者死後,你便怎麼就與那媽媽兒過活?又怎麼相隨直到如今?(旦)這媽媽也姓黃,媳婦就叫他做黃姑。與黃姑入深山似僧尼戒,十年酬却詩書債。從來相伴惟他在,肯許個蒼頭代!
  (外向眾云)二十多年,伴着一個老婦人,更見他徹底的澄清,又是名臣的後裔。我一聞此語,不覺要手舞足蹈。(外眾合向旦唱)
  【雙聲子】木蘭代向邊榆寨,即這個黃令愛。(合向淨唱)牡丹曬須綠葉蓋,出這個黃姑怪。幫襯來成文章伯,似天上謫下人間界。住織女黃姑,本銀河一帶。(合)
  【尾聲】這姻緣真不歹,小可的動了龍顏喜色,誰信道繡閣金針,翻是補袞才。
  (外) 辭凰得鳳今如此,(貼) 坦腹吹簫常事矣!
  (生旦)世間好事屬何人?(丑淨)不在男兒在女子。(下)




  資料來源
  ------------------------------------------------
  古代戲曲叢書
  四聲猿 歌代嘯(附)
  [明]徐 渭 著
  周中明 校注
  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開本787×1092 1/32 印張7.75 字數157,000
  1984年1月第1版 1984年1月第1次印刷
  印數:1-15,000
  統一書號:I0186.437
  ------------------------------------------------

  《女状元》简介

  西蜀临邛黄春桃,芳年二十,既工书画琴棋,兼擅描鸾刺绣,幼失怙恃,自立家计。因虑计线偿工,终非远图,遂于大比之年,更名黄崇嘏,女扮男装,进京应试。结果一举夺魁,除授成都府司户参军。丞相周庠适有女儿待嫁,即发下三件繁杂案子,令黄审理。崇嘏理案折狱,精细绝妙。丞相又请其入府,嘱为当地名胜各题对联诗赋,崇嘏迅即写出奇文。丞相慕其才学出群,即引出女儿情事,欲招之为婿。崇嘏无奈,写诗道出真相。丞相闻说,叹为奇迹。恰逢其子亦中状元,遂邀春桃入府为媳。既允,报请皇上,夫妻除授双参军,奉旨择吉完婚。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