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SK

自在、乐观、幽默、大度

 
 
 

日志

 
 

《四聲猿3·雌木蘭替父從軍》[明]徐渭  

2013-09-02 09:01:10|  分类: 古代戏曲34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代戲曲叢書

  《四聲猿》(明)徐渭 著

  之三

  雌木蘭替父從軍


  第一齣

  (旦扮木蘭女上)妾身姓花名木蘭。祖上在西漢時,以六郡良家子,世住河北魏郡。俺父親名弧,字桑之,平生好武能文,舊時也做一個有名的千夫長。娶過俺母親賈氏,生下妾身,今年才一十七歲。雖有一個妹子木難,和小兄弟咬兒,可都不曾成人長大。昨日聞得黑山賊首豹子皮,領著十來萬人馬,造反稱王。俺大魏拓跋克汗下郡徵兵、軍書絡繹,有十二卷來的,卷卷有俺家爺的名字。俺想起來,俺爺又老了,以下又再沒一人。況且俺小時節一了有些小氣力,又有些小聰明,就隨著俺的爺也讀過書,學過些武藝。這就是俺今日該替爺的報頭了。你且看那書上說,秦休和那緹縈兩個:一個拼著死,一個拼著入官為奴,都只為著父親。終不然,這兩個都是包網兒、帶帽兒、不穿兩截裙襖的麼?衹是一件,若要替呵,這弓馬、槍刀、衣鞋等項,卻須索從新另做一番,也要略略的演習一二,才好把這要替的情由,告訴他們得知。他豈不知事出無奈,一定也不苦苦留俺。叫小鬟那裏?(丑扮小鬟上)(木)小鬟,你瞞過老爺和奶奶,隨著俺到街坊上走一回者。(向內買諸物介,引鬟持諸物上)(鬟)大姑娘,把馬拴在那裏?(木)且寄養在對門王三家。(唱)
  【點絳唇】休女身拼,緹縈命判,這都是裙釵伴,立地橕天,說什麼男兒漢!
  【混江龍】軍書十卷,書書卷卷把俺爺來填。他年華已老,衰病多纏。想當初搭箭追鵰穿白羽,今日呵,扶藜看雁數青天。呼雞喂狗,守堡看田;調鷹手軟,打兔腰拳。提攜咱姊妹,梳掠咱丫環。見對鏡添妝開口笑,聽提刀廝殺把眉攢。長嗟嘆,道兩口兒北邙近也,女兒東坦蕭然。要演武藝,先要放掉了這雙腳,換上那雙鞋兒,才中用哩。(換鞋作痛楚狀)(唱)
  【油葫蘆】生脫下半折凌波襪一彎,好些難。幾年價才收拾得鳳頭尖,急忙得改抹做航兒泛。怎生就湊得滿幫兒楦。回來俺還要嫁人,卻怎生?這也不愁他,俺家有個漱金蓮方子,只用一味硝,煮湯一洗,比偌咱還小些哩。(唱)把生硝提得似雪花白,可不霎時間漱癟了金蓮瓣。鞋兒倒七八也穩了,且換上這衣服者。(換衣,戴一軍氈帽介)(唱)
  【天下樂】穿起來怕不是從軍一長官,行間,正好瞞。緊絛鉤,廝稱細褶子系刀環。軟噥噥襯鎖子甲,暖烘烘當裌被單,帶回來又好與咬兒穿。衣鞋都換了,試演一會刀看。(演刀介)(唱)
  【哪吒令】這刀呵,這多時不拈,俺則道不便;才提起一翻,也比舊一般。為何的手不酸,習慣了錦梭穿。越國女尚要白猿教,俺替爺怎不捉青蛇煉?繞紅裙一股霜摶。演了刀,少不得也要演槍。(演槍介)(唱)
  【鵲踏枝】打磨出苗葉鮮,栽排上綿木杆,抵多少月舞梨花,丈八蛇鑽。等待得腳兒松,大步重挪捻,直翻身戳倒黑山尖。箭呵,這裏演不得,也則把弓來拉一拉,看俺那機關和那綁子,比舊如何。(拉弓介)(唱)
  【寄生草】指決兒薄,鞘靶兒圓;一拳頭揝住黃蛇攛,一膠翎撥盡了烏鵰扇,一肐膊挺做白猿健。長歌壯士入關來,那時方顯天山箭。俺這騎驢跨馬,倒不生疏,可也要做個撒手登鞍的勢兒。(跨馬勢)(唱)
  【幺】繡裲襠坐馬衣,嵌珊瑚掉馬鞭,這行裝不是俺兵家辦。則與他兩條皮生捆出麒麟汗,萬山中活捉個猢猻伴,一轡頭平踹了狐狸塹。到門庭才顯出女多嬌,坐鞍橋誰不道英雄漢。
  所事兒都已停當,卻請出老爺和奶奶來,才與他說話。(向內請父、母、弟、妹介)(外扮爺、老扮娘、小生扮弟、貼扮妹同上,見旦驚介,云)兒,今日呵,你怎的那等樣打扮?一雙腳又放大了,好怪也,好怪也!(木)娘,爺該從軍,怎麼不去?(娘)他老了,怎麼去得?(木)妹子、兄弟也就去不得了?(娘)你瘋了,他兩個多大的人,去得?(木)這等樣兒,都不去吧。(娘)正為此沒個法兒,你的爺急得要上吊。(木)似孩兒這等樣兒,去得去不得?(娘)兒,娘曉得你的本事,去倒去得。(哭介)衹是俺兩老口怎麼捨得你去!又一樁,便去呵,你又是個女孩兒,千鄉萬里,同行搭伴,朝食暮宿,你保得不露出那話兒麼?這成什麼勾當?(木)娘,你盡放心,還你一個閨女兒回來。(眾哭介。扮二軍上,云)這裏可是花家麼?(外)你問怎麼?(軍)俺們也是從征的,俺本官說這坊廂裏有個花弧,教俺們來催發他一同走路,快著些。(木)哥兒們少坐,待我略收拾些兒,就好同行。小鬟,你去帶回馬來。(木收拾器械介)(眾看介,云)好馬,好器械。(娘)兒,你去一定成功喝彩回來,好歹信兒可要長捎一封,也免得俺老兩口兒作念。偌咱要遞你一杯酒兒,又忙劫劫的。才叫小鬟買得幾個熱波波,你拿著,路上也好嚼一嚼。有些針兒線兒,也安在你搭連裏了。也預備著,也好連些破衣斷甲。(二軍叫云)快著些!(眾哭別,先下)(木出見軍介,云)大哥們,勞久待了,請就上馬趲行。(作上馬行介)(二軍私云)這花弧倒生得好個模樣兒,倒不像個長官,倒是個秫秫,明日倒好拿來應應急。(木唱)
  【幺】離家來沒一箭,遠聽黃河流水濺。馬頭低遙指落蘆花雁,鐵衣單忽點上霜花片,別情濃就瘦損桃花面。一時價想起密縫衣,兩行兒淚脫珍珠線。
  【六幺序】呀,這粉香兒猶帶在臉,那翠窩兒抹也連日不曾幹,卻扭做生就的丁添。百忙裏跨馬登鞍,靴插金鞭,腳踹銅環,丟下針尖,掛上弓弦。未逢人先準備彎腰見,使不得站堂堂矬倒裙邊。不怕他鴛鴦作對求姻眷,只愁這水火熬煎,這些兒要使機關。
  【幺】哥兒們說話之間,不待加鞭;過萬點青山,近五丈紅關,映一座城欄,豎幾手旗竿。破帽殘衫,不甚威嚴,敢是個把守權官,兀的不你我—般。趁著青年,靠著蒼天,不憚艱難,不愛金錢,倒有個閣上凌煙,不強似謀差奪掌把聲名換,抵多少富貴由天。便做道黑山賊寇犯了彌天案,也無多些子,差一念心田。(指問介,唱)
  【賺煞】那一答是那些?咫尺間如天半,趄坡子長蛇倒綰。敢是大帥登壇坐此間,小緹縈禮合參官。這些兒略覺心寒,久已後習弄得雄心慣。領人馬一千,掃黑山一戰,俺則教花腮上舊粉撲貂蟬。
  (眾)說話之間,且喜到主帥駐紮的地方了,俺們且先尋下了安頓的所在,明日齊見主帥者。(下)



  第二齣

  (外扮主帥上)下官征東元帥辛平的就是。蒙主上教我領十萬雄兵,殺黑山草賊,連戰連捷。爭奈賊首豹子皮,躲住在深崖堅壁不出。向日新到有二千好漢,俺點名試他武藝。有一個花弧,像似中用。俺如今要輦載那大炮石,攻打他深崖,那賊首免不得出戰。兩陣之間,卻令那花弧攔腰出馬,管取一鼓成擒。叫花弧與眾新軍那裏?(木同眾上,跪見介)(外)花弧,俺明日去攻打黑山,兩陣之後,你可放馬橫沖,管取生擒賊首。俺與你奏過官裏,你的賞可也不小。違者處斬。(木)得令。(外)就此起兵前去。(唱)
  【清江引】黑山小寇真見淺,躲住了成何干?花開蝶滿枝,樹倒猢猻散。你越躲著我越尋你見。(眾唱)
  【前腔】黑山小寇真高見,右右他輸得慣。一日不害羞,三餐喫飽飯,你越尋他他越躲著看。
  (眾稟)主帥,已到賊營了。(外)叫軍中舉炮。(放炮介)(淨扮賊首三出戰)(木沖出擒介)(外)就收兵回去。(眾唱)
  【前腔】咱們元帥真高見,算定了方才幹。這賊假的是花開蝶滿枝,真的是樹倒猢猻散。凱歌迴帶咱們都好看。(帥唱)
  【前腔】眾軍士們,好消息時下還伊見,每月鈔加一貫,又不是一日不害羞,管教伊三餐喫飽飯。論成功是花弧居多半。
  (到京,內鳴鐘鼓作坐朝介,帥奏云)征東元帥臣辛平謹奏:昨蒙聖恩,命征討黑山巨寇,今悉已蕩平。賊首豹子皮,的系軍人花弧臨陣親擒,見解聽決。其餘有功人員,各具冊書,分別功次,均望上裁。(丑扮內使捧旨上,云)奉聖旨:卿剿賊功多,特封常山侯,給券世襲。花弧可尚書郎,念其勞役多年,令馳驛還鄉,休息三月,仍聽取用。就給與冠帶,一同辛平謝恩。豹子皮就決了。其餘功次,候查施行。(木換冠帶介)(帥、木謝恩介,受詔書,丑下)(木)花弧感蒙主帥的提拔,叨此榮恩。只因省親心急,不得到行臺親謝,就此叩頭,容他日效犬馬之報。(帥)此是足下力量所致,於下官何預。匆忙中我也不得遣賀敘別。(木)今日得君提挈起,(帥)下官也是因船順水借帆風。(帥先別下)(木唱)
  【前腔】萬般想來都是幻,誇什麼吾成算。我殺賊把王擒,是女將男換。這功勞得將來不費星兒汗。
  (二軍追上云)花大爺,你偌咱就這等樣好了。(木)二位怎麼這樣來遲?(二軍)咱兩個次候查功,如今也討得個百戶,到本伍到任,望大爺攜帶。(木)可喜,正好同行。(二軍唱)
  【前腔】想起花大哥真希罕,拉溺也不教人見。(伴)這才是貴相哩,天生一貴人,僥幸三同伴。咱兩個呵,芝麻大小官兒抬起眼看一看。(木唱)
  【前腔】我花弧有什麼真希罕,希罕的還有一件。俺家緊隔壁那廟兒裏,泥塑一金剛,忽變做嫦娥面。(二軍)有這等事?(木)你不信到家時我引你去看。(下)
  (爺、娘、小鬟上)自從孩兒木蘭去了,一向沒個消息。喜得年時王司訓的兒子王郎,說木蘭替爺行孝,定要定下他為妻。不想王郎又中上賢良、文學那兩等科名,如今見以校書郎省親在家。木蘭又去了十來年,兩下裏都男長女大得不是耍。卻怎麼得他回來,就完了這頭親,俺老兩口兒就死也死得乾淨。(二軍同木上)(二軍)花大爺,且喜到貴宅了,俺二人就告辭家去。(木)什麼說話,請左廂坐下,過了午去。(二軍應,虛下)(木進見親介)(娘)小鬟,快叫二姑娘、三哥出來,說大姑娘回了。(小鬟叫弟、妹上介)(木對鏡換女裝,拜爺娘介)(唱)
  【耍孩兒】孩兒去把賊兵剪,似風際殘雲一卷。活拿賊首出天關,這烏紗親遞來克汗。(娘)你這官是什麼官?(木)是尚書郎,奶奶,我緊牢拴,幾年夜雨梨花館,交還你依舊春風荳蔻函。怎肯辱爺娘面?(娘)我兒,虧殺了你!(木)非自獎,真金烈火,倘好比濁水紅蓮。
  (拜弟、妹介)(唱)
  【二煞】去時節只一丟,回時節長併肩,像如今都好替爺征戰。妹子,高堂多謝你扶雙老;兄弟,同輩應推你第一班。我離京時,買不迭香和絹,送老妹只一包兒花粉,幫賢弟有兩匣兒松煙。
  (二軍忙跑上)花大爺,你原來是個女兒。俺們與你過活十二年,都不知道一些兒。原來你路上說的金剛變嫦娥,就是這個謎子,此豈不是千古的奇事,留與四海揚名,萬人作念麼。(木唱)
  【三煞】論男女席不沾,沒奈何才用權。巧花枝穩躲過蝴蝶戀。我替爺呵,似叔援嫂溺難辭手;我對你呵,似火烈柴幹怎不瞞。鷺鷥般雪隱飛才見。算將來十年相伴,也當個一半姻緣。
  (二軍)他們這般忙,俺們不好不達時務,且不別而行吧。(先下)(鬟報云)王姑夫來作賀。(娘)這個就是前日寄你書兒上說的這個女婿,正要請將他來與你成親,來得恰好。
  (生冠帶扮王郎上,相見介)(娘)王姑夫且慢拜,我才子看了日子了,你兩口兒似生銅鑄賴象,也鐵大了。今日成就了親吧。快拜快拜!(木作羞背立介)(娘)女兒,十二年的長官,還害什麼羞哩。(木蘭回身拜介)(唱)
  【四煞】甫能個小團圓,誰承望結姻緣?乍相逢怎不羞生汗。久知你文學朝中貴,自愧我干戈陣裏還。配不過東床眷。謹追隨神僊價蕭史,莫猜疑妹子像孫權。
  【尾】我做女兒則十七歲,做男兒倒十二年。經過了萬千瞧,那一個解雌雄辨?方信道辨雌雄的不靠眼。
  黑山尖是誰霸佔,木蘭女替爺征戰。
  世間事多少糊塗,院本打雌雄不辨。(下)

  ---------------------------------------------------------

  六郡:指隴西、天水、安定、北地、上郡、金城一帶地區,是漢代防禦匈奴等外族的西北前線。郡是古代的行政區劃名,比縣大。良家子:清白人家的子女。
  魏郡:西漢時置,郡治在今河北臨漳西南鄴鎮。
  千夫長:統率千人的軍隊首領。
  「俺大魏拓跋克汗」四句:化用《木蘭詩》「昨夜見軍帖,可汗大點兵。軍書十二卷,卷卷有爺名。」大魏,北魏的自稱。拓跋克汗:南北朝時北魏的君主。北魏統治者是鮮卑族,姓拓跋。克汗,也作可汗,是匈奴、鮮卑等少數民族君主的稱號。
  一了:一向。
  報頭:報答。
  秦休:即秦女休。古樂府有《秦女休行》,寫秦女休為了替父報仇,殺人於市,後被赦罪之事。緹縈:漢文帝時人,她的父親太倉令淳於意犯罪當判刑,她上書漢文帝願充官婢為父贖罪,文帝深受感動而赦免了其父。
  終不然;難道。
  包網兒、帶帽兒、不穿兩截裙襖:指古時男子的穿戴。兩截裙襖:即上襖下裙。古代常形容女子的裝扮是「三綹梳頭,兩截穿衣。」
  從新:即重新。
  演習:練習,演練。
  裙釵:代指女子。
  搭箭追鵰:古代匈奴、鮮卑等族稱善射者為「射鵰手」,即能射落大鵰的人。
  扶藜:拄著藜杖。
  調鷹:古代多養鷹作為打獵時的助手。
  腰拳:腰部彎曲不直。
  提攜:這裏是撫育培養的意思。
  梳掠:這裏是訓導的意思。
  北邙(máng):即邙山,在今河南洛陽市北面。漢魏時王公貴族死後多葬於此,後因以泛指墓地。
  「女孩兒」句:指女兒尚未找到婆家。東坦:即坦腹東床。晉代太尉郗鑒派人到丞相王導家選女婿。王家諸公子皆正襟危坐,獨王羲之坦腹臥倒在東床之上,毫不在意。結果因此被選作女婿,後世遂以東床或東坦代指女婿。
  放掉了這雙腳:古時女子纏足,故女扮男裝時須首先放腳。北魏時女子尚未纏足(女子纏足始於何時說法不一,一般認為始於南唐),《雌木蘭》所寫並不符合歷史情況,但它並非嚴格的歷史劇,故不拘泥史實。
  折:大拇指與食指伸直時的距離為一折,半折形容很短。凌波襪:曹植《洛神賦》「凌波微步,羅襪生塵」。凌波,形容女子走路時步履輕盈。
  好些難:即很難。
  價:語助詞,無義。鳳頭尖:形容被纏之後腳的尖小。
  航兒:形容放開後腳大如船。
  「怎生」句:意思是剛放了腳布,腳還是十分纖弱細小的,怎麼能一下子就塞滿了大鞋。楦(uān):用來橕大鞋內中空部分的木製模具,這裏代指鞋子。
  漱金蓮方子:又叫瘦金蓮方,舊時婦女纏腳時用藥水洗腳的藥方,據傳用這種藥洗腳,能使腳變小。金蓮:指小腳。
  偌咱:這時候,現在。
  七八:差不多。
  行:行伍間,軍隊裏。
  廝稱:相稱,相配合。褶(dée)子:古代的騎服,一般上褶下袴,合稱袴褶,為軍中之服,魏晉至南北朝時,上下通用,北朝尤盛。
  鎖子甲:一種鎧甲,其甲五環相扣,一環受箭,諸環拱衛,故箭不能入。
  錦梭穿:指織布。梭:織布的工具。
  「越國女」句:傳說春秋時越國有一女子善劍術,越王聘之。往見越王途中遇一老翁,自稱袁公,與她比劍。比完之後,老者飛身上樹,化為白猿而去。
  青蛇:指寶劍。
  霜摶(tuán):形容舞劍時白光閃亮,猶如寒霜聚合。摶:聚合。
  苗葉鮮:葉形的槍頭。
  月舞梨花:形容舞槍時姿態優美。梨花:梨花槍,小說戲曲中經常誇說楊家梨花槍。
  丈八蛇鑽:一種長矛。
  機關:疑指射箭的訣竅或技巧。綁子:指弓弦與弓背相接的地方,又叫幫子。或疑「綁子」為「膀子」之誤,指臂力。
  指決兒:拉弓扣指的地方。
  鞘靶兒:弓的兩端。
  黃蛇攛:形容弓弧像彎曲的黃蛇。
  膠翎:箭翎。烏鵰扇:烏鵰的羽毛。
  「一肐膊」句:意思是胳膊像猿猴的上臂一樣強健。肐膊:即胳膊。
  「長歌壯士」二句:唐太宗時,薛仁貴與鐵勒族戰於天山,敵人數個驍勇的騎兵向薛仁貴挑戰。薛仁貴連發三箭射倒三位首領,其他的敵人驚懼投降。當時軍中有歌云“將軍三箭定天山,戰士長歌入漢關」。
  裲襠:又寫作「兩當」,俗稱「馬甲」或「背心」,將士穿的護身衣。
  兩條皮:疑指捆馬鞍的馬肚帶。麒麟汗:麒麟指馬,舊時常稱戰功為汗馬功勞。
  猢猻伴:相傳馬喜睡,多睡則易生病,養馬人常在馬廄中置一猴,以攪擾使馬不多睡。
  「一轡頭」句:意思是衹要勒緊了轡頭,就會踏暗坑溝塹如履平地。轡頭:控制馬的籠頭和韁繩。塹:深溝。
  鞍橋:即馬鞍,因形似橋,故名。
  外:扮演老年男子的角色。貼:即貼旦,扮演次要的女角色。
  忙劫劫:匆匆忙忙地。
  波波:即餑餑,饅頭。
  搭連:即褡褳,一種可以盛錢物的布袋。
  趲(zǎn)行:快走,急行。
  秫秫:高粱的代稱,以湊合解饞的食物比喻木蘭,帶調侃戲謔意味。
  「離家來」二句:化用《木蘭詩》「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不聞爺娘喚女聲,但聞黃河流水鳴濺濺。」
  密逢衣:指母親。唐代孟郊《遊子吟》「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臨行密密逢,意恐遲遲歸。」
  翠窩兒:在臉上貼翠鈿留下的痕跡。
  丁添:疑指疤痕。
  彎腰見:男子相見時彎腰作揖的禮節。
  「使不得」句:意思是不能堂堂站立露出女相。矬(cu6):矮小。
  水火熬煎:指大小便。
  機關:指心計。
  閣上凌煙:唐代曾經為功臣畫像,收藏在凌煙閣上,這裏是為國立功的意思。
  謀差奪掌:謀取差事,爭奪權利。把名聲換:指揚名於世。
  彌天案:罪惡彌天的大案件。
  趄(qè)坡子長蛇倒綰(w6n):意思是走上一條像長蛇倒掛似的斜坡。趄坡子:斜坡。綰:把長條形的東西盤繞起來打成結。
  參官:參拜長官。
  貂蟬:武官帽子上的飾物,貂尾及一個似蟬的黃金璫。
  爭奈:怎奈。
  向日:前幾天,以前。
  輦載:用人力車運載。
  管取:管保。
  的:的確,確實。
  見解聽決:現在解送來聽候處治。
  上裁:皇上決定。
  給券世襲:賜予可以讓子孫世襲做官的憑據。
  尚書郎:東漢時,從孝廉中選取有才能的入尚書氤臺,在皇帝左右處理政務,工作滿一年的稱為尚書郎。魏晉以後,尚書分為若干曹,如吏部、屯田、水部等,有侍郎、郎中等官,綜理各曹曹務,統稱為尚書郎。
  冠帶:指與其官職相應的衣帽、腰帶。給與冠帶就表示正式授官。
  決:處決。
  叨:叨光,得益。
  行臺:主帥的行營。
  遣賀敘別:送賀禮,敘別情。
  百戶:武官名,百夫之長。為元代軍制。
  本伍:本隊。
  賢良文學那兩等科名:漢文帝時,下詔令各地選舉賢良方正文學材力之士,被舉的人可以獲得很高的官位。賢良和文學後來便成為選舉人材的科名。
  校書郎:官名,專管校勘典籍。
  不是耍:不是開玩笑的事,應該認真對待。
  過了午:喫過午飯。
  「這烏紗」句:是因擒賊首而做官的一種幽默說法。
  春風董蔻函:含苞未放的花朵,比喻仍是處女。舊時稱少女十三、四歲為豆蔻年華。
  只一丟:只一點點兒。
  松煙:指墨。
  萬人作念:萬人稱頌。
  用權:采用權宜之計。
  「似叔」句:按封建禮教,男女授受不親,叔嫂間也不例外;但當嫂子落水快溺死時,夫弟則可不受此約束而伸出援助之手。
  似生銅鑄賴象,也鐵大了:明代諺語,用生銅鑄成黃色的大象,日久變為灰黑色,也和鐵鑄的一樣。這裏比喻木蘭與王郎均已長大成人,應該完婚。
  蕭史:《列僊傳》載簫史是秦穆公時人,善吹簫。穆公以女弄玉妻之。簫史每日教弄玉吹簫,簫聲似鳳鳴,有鳳凰止於其屋。穆公為之築鳳臺,簫史、弄玉居其上數年後,隨鳳凰飛去。
  妹子像孫權:三國時吳國孫權之妹好武,與劉備成親時洞房中仍陳列著武器。
  「那一個」句:化用《木蘭詩》「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
  ---------------------------------------------------------

  這部雜劇是根據北朝樂府《木蘭詩》改編而成的。劇中寫木蘭女扮男裝,替父從軍,在戰場上英勇殺敵,屢立戰功。戰爭結束後,木蘭受封為尚書郎,衣錦還鄉,與王郎成婚。劇中熱情地歌頌了一個普通女子非凡的軍事才能和無畏的英雄精神。




  資料來源
  ------------------------------------------------
  古代戲曲叢書
  四聲猿 歌代嘯(附)
  [明]徐 渭 著
  周中明 校注
  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開本787×1092 1/32 印張7.75 字數157,000
  1984年1月第1版 1984年1月第1次印刷
  印數:1-15,000
  統一書號:I0186.437
  ------------------------------------------------




  《雌木兰》简介

  衍花木兰替父从军事。花弧之女木兰,年方十七,弟妹均幼。适值黑山贼寇造反作乱,上命征兵,卷卷有花弧名字。木兰因父年老多病,想起古代秦休、缇萦两个女子,一个为父而死,一个为父入官为奴,遂生代父从军之念。当即冒名入伍。鞍马铁衣,辗转黄河之滨十二年,立下头等战功。论功行赏日,被授尚书郎,赐驰驿还乡。木兰回归故里,还女儿形相,与未婚夫王郎喜完婚契。




  《木兰辞》


  【原文】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不闻机杼声,惟闻女叹息。问女何所思,问女何所忆。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昨夜见军帖,可汗大点兵,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阿爷无大儿,木兰无长兄。愿为市鞍马,从此替爷征。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旦辞爷娘去,暮宿黄河边,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黄河流水鸣溅溅。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不闻爷娘唤女声,但闻燕山胡骑鸣啾啾。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勋十二转,赏赐百千强。可汗问所欲,木兰不用尚书郎;愿驰千里足,送儿还故乡。
  爷娘闻女来,出郭相扶将;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小弟闻姊来,磨刀霍霍向猪羊。开我东阁门,坐我西阁床,脱我战时袍,著我旧时裳,当窗理云鬓,对镜帖花黄。出门看火伴,火伴皆惊忙: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


  【译文】

  叹息声一声连着一声,木兰对着门在织布。织机停下来机杼不再作响,只听见姑娘在叹息。 
  木兰辞问问姑娘你这样叹息是在想什么,又是在思念什么呢?(木兰回答道)我并没有想什么,也没有思念什么。
  昨夜我看见军中是文告,知道皇上在大规模地征兵,征兵的名册很多卷,卷卷有父亲的名字。父亲没有大儿子,木兰没有兄长,愿意为此去买鞍马,从此替代父亲去应征。 
  木兰到各处的集市备办各种战具。早上辞别父母上路,晚上宿营在黄河边,听不见父母呼唤女儿的声音,只能听到黄河汹涌奔流的哗哗声。早上辞别黄河上路,晚上到达黑山头,听不见父母呼唤女儿的声音,只能听到燕山胡人的战马啾啾的鸣叫声。 
  不远万里,奔赴战场,像飞一样地跨过一道道的关,越过一座座的山。北方的寒气传送着打更的声音,清冷的月光映照着战士们的铁甲战袍。征战多年,经历很多战斗,许多将士战死沙场,木兰等幸存者胜利归来。
  胜利归来朝见天子,天子坐在殿堂上(论功行赏)。木兰被记了很大的功劳,赏赐了很多财物。天子问木兰想要什么,木兰不愿做尚书省的官,只希望骑上一匹千里马,送木兰回故乡。 
  父母听说女儿回来了,互相搀扶着到外城来迎接木兰;姐姐听说妹妹回来了,对着门户梳妆打扮起来;弟弟听说姐姐回来了,忙着霍霍地磨刀杀猪宰羊。打开我闺房东面的门,坐在我闺房西面的床上,脱去我打仗时穿的战袍,穿上我以前女孩子的衣裳,对着窗子整理像云一样柔美的鬓发,对着镜子在额上贴好花黄。出门去见同去出征的伙伴,伙伴们都很吃惊都说我们同行多年,竟然不知道木兰是女孩子。 
  把兔子耳朵拎起时,雄兔的两只前脚向前伸开,雌兔的两眼眯着。当雄雌两兔一起并排着跑,怎能分辨得出哪个是雄兔,哪个是雌兔呢?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