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SK

自在、乐观、幽默、大度

 
 
 

日志

 
 

《燕子箋》[上][明]阮大鋮  

2013-09-17 09:09:09|  分类: 古代戏曲34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燕子箋》(卷上)

  (明)阮大鋮



  燕子箋目次

  卷上
  第一齣 家門
  第二齣 約試
  第三齣 授畫
  第四齣 偕征
  第五齣 合圍
  第六齣 寫像
  第七齣 購倖
  第八齣 誤畫
  第九齣 駭像
  第十齣 防胡
  第十一齣 題箋
  第十二齣 拾箋
  第十三齣 入闈
  第十四齣 開試
  第十五齣 試窘
  第十六齣 駝泄
  第十七齣 謀緝
  第十八齣 閨痊
  第十九齣 僞緝
  第二十齣 守潰
  第二十一齣 扈奔
  卷下
  第二十二齣 拒挑
  第二十三齣 兵囂
  第二十四齣 收女
  第二十五齣 誤認
  第二十六齣 謁汧
  第二十七齣 入幕
  第二十八齣 閨憶
  第二十九齣 刺奸
  第三十齣 平胡
  第三十一齣 勸合
  第三十二齣 招婚
  第三十三齣 放榜
  第三十四齣 轟動
  第三十五齣 箋合
  第三十六齣 辯奸
  第三十七齣 遷官
  第三十八齣 奸遁
  第三十九齣 雙逅
  第四十齣 排宴
  第四十一齣 合宴
  第四十二齣 誥圓



  燕子箋卷上

  第一齣  家門

  【西江月】(副末)老卸名韁拘管,閒充詞苑平章。春來秋去酒樽香,爛醉莫愁湖上。燕尾雙叉如翦,鶯歌全副偷簧。曉風殘月按新腔,依舊是張緒當年情況。
  [漢宮春]扶風才子,嫖姚後裔,霍姓都梁。挈友長安取應,為試期尚遠,追歡笑、暫過平康。丹青筆、聽鶯撲蝶,小像寫雲娘。不料朱門有女,與青樓一樣,窈窕相當。把春容箋詠,燕子銜將。被同儕計搆,更名姓、決策勤王。二美並、麒麟高閣,走馬狀元郎。
  啣做美詩箋的是多情燕子,
  吃無端捧打的是曲背醫王,
  走兩路功名的是單身詞客,
  同一付印板的是二位雲娘。



  第二齣  約試

  【滿庭芳】(生儒服上)池柳含英,山花綻錦,些兒春到琴心。裙腰芳草,一線色青青。十載茂陵燈火,時未遂,空賦凌雲。芸窗下,寒香晴雪,箋釋送窮文。
  [集唐]寂寞相如臥茂陵,青山百鳥豈知貧。丈夫飄蕩今如此,愁思看春不當春。小生姓霍名都梁,表字秀夫,扶風茂陵人氏。原是嫖姚後裔,近夾流寓西京。懸藜乙夜,長翻天祿之書,韞櫝丁年,未展龍媒之駕。技占虎頭三絕,名高駿骨千金。衹是高堂早背,家室未偕。幾時月下乘鸞,必定書中有女。昔年應試,曾與秦樓妓女華行雲偶然邂逅,未免有情。哎!衹是春風韋曲,浪尋門戶烟花,秋水樊川,終是夢魂詩酒。你看今日芳意撩人,心情難遣。又被學博秦先生國士相待,留我衙齋讀書,不能到樂游原上登眺一回,且向小池花樹下略步一步,以撥煩悶,多少是好。
  【黃鶯兒】(生)芳意動寒林,聽晴檐鵲喜聲,小池楚楚倒浸梅花影。歎黑貂半零,況紅鸞未盟,才人自古一例兒皆無命。待奮鵬程,自有彩毬當果,敲打着看花人。
  (副末持書上介)身充苜蓿寒齋役,手送桃花春信來。小人齋夫在此。這封書是相公同窗的鮮于相公捎來的,說道長安今歲黃榜招賢,他已擇吉上路,在前廂客店專等相公同去。(送書)(生接書看介)
  【前腔】燈火賦《停雲》,不共雕盤薦五辛。為今春大比期將近,烟花帝京,不亞繁華錦城。把紫騮結束先向河橋等。敢恭迎,雙魚一紙,草草不宣情。
  既是鮮于相公已行,我就收拾早晚趕上,與他同去便了。(副末)小人極承相公看顧,但斗膽有一句要奉勸,不好說得。(生)但說不妨。(副末)我看鮮于相公做人,不比得相公。
  【貓兒墜】他天生眼腦,不是至誠人。更花柳場中太着情,惺惺未必惜惺惺。請三省,算不如伯勞飛燕,各進前程。
  (生)多承你好意,衹是我與他同窗日久,暫時共事,也自無礙。
  【前腔】同袍共事,何必太疑憎?自幼燈窗共苦辛,況繞朝鞭策暫時行。待躍龍門,那時水清鰱鯉,一霎分明。
  你與我請秦爺出來,當面辭過,明早好行。(副末)秦爺有請!
  【生查子】(小生上)絳帳曉風輕,梅蕊傳春信,鶯轉聽鳴琴,待走馬之新任。
  自家扶風學博秦若水是也。家住邢州,薄宦此邑,廣文雖冷,文史足娛。今日報陞汧陽縣尹,文憑限定,走馬上任。正要與門生霍秀夫一別而行,不知請我出來有何話說。(生揖,小生答介)(生)門生數年深蒙教誨,今日有同窗書到,說試期已迫,約同一齊取應,特請老師出來拜別,明早便可登程。(小生)原來如此。可喜可喜,賢弟高才絕學,國士無雙,此去南宮,定佔魁選。老夫今日聞信,陞任汧陽,目下也要打點上任。有些微卷價,聊代餞行。專候看花,再申薄賀,(向齋走取卷價送介。生接揖介)生受老師了!
  【貓兒墜】(小生)河橋新柳,贈別短長亭。管取聲名重長卿,鳣堂今已報遷鶯。唱驪聲,從此魚龍溝水,相望盈盈。
  【尾聲】(生拜別介)書箱劍匣俱齊整,早準備踏花鞍▓[革登]。(小生)此乃是九萬扶搖第一程。
  玉壺春酒正堪攜,野店山橋送馬蹄。
  此後長安望明月,隴頭流水咽東西!



  第三齣 授畫

  【菊花新】(外冠服、從人上)寅清典禮佐明良,兩袖平分玉案香。朝罷輟鵷行,花暫時遊賞。
  [集唐]紫禁朝天拜舞同,玉摟金殿曉光中。微臣欲獻唐堯壽,遙指南山對衮龍。下官酈安道便是,早官翰苑;忝陟容薹,贊鈴閣之謀謨,掌秩宗之典禮。衹是白雪絲生鬢上,青山家在夢中。膝罕麟兒,執慚虎子。幸喜夫人鮑氏,治內幽貞;女兒飛雲,性生慧淑。骨肉團聚,聊慰老懷。今日退朝回來,衙門無事,不免與夫人、孩兒,署中花下,消散片時。院子,請夫人、小姐出來則個。(院)夫人、小姐,有請。
  【前腔】(老旦)口脂面粉帶餘香,遙聽鳴珂出建章。(旦、梅香同上)花柳漏春光,彩勝又翻新樣。
  (外、老旦揖拜介)(旦拜介)爹媽萬福。(外)孩兒到來。夫人,我年逾耳順,齒髮漸衰,鱸蒓之興久酣,雞肋之昧俱盡。陳力宜知止足,仕途應避嶮巇。但屢疏乞身,未蒙聖允,如之奈何?(老旦)相公,如今國家正當多事,況你年紀未甚衰頹,還須殫力公家,豈可遂圖私便?(外)夫人說得有理。(旦)孩兒見此春光明媚,爹爹退食餘閒,今日辦下春酒一盃,與母親一同爲壽。(外)如此生受你了。(旦拜送酒介)
  【榴花泣】(外)十年青鬢,憂國盡成霜。慚鳩拙,玷鵷行,蒓鱸飛夢到江鄉。鏡湖投老,末許遂歸航。君恩敢忘?念漁陽顰鼓聲悲壯。慶天階蓂葉生輝,醉春卿花裏傳觴。
  【前腔】(老旦)雪晴鳷鵲,歸苑帶恩光。朝回案,舉相當,休因庭桂動淒涼。(指旦介)他知書達禮,你有女似中郎。(旦再拜介)親恩忍忘,願年年花下人無恙。祝椿萱眉介南山,又何必結絲蘿腹坦東牀。
  【漁家燈】(衆跪唱)染袍袖禦府天香,捧雕盤玉女瓊漿。聽只聽烏弄春聲,不住的落花輕漾。春光,合宅齊歡賞,真不羨神仙蓬閬。待傳梆,入朝時又忙,請將息百般勞攘。
  (外)你們起來。(丑門官捧紅氈包上介)朱鷺鼓敲三下響,紅猩氈裏一封。(作擊鼓介)院公,門官稟事:外面有天雄軍節度使同年賈老爺,差人有書在此問候。(院稟介)(外)與我取來。(門官從轉盤遞,院接。門官下介)稟老爺:書禮在此。(外接書看介)夫人、孩兒,此是我同年,天雄節度使賈公,名喚南仲,與我至厚,如同胞兄弟一股,是他差來問候的。衹是禮物太多,沒個全受的道理。
  【前腔】(外)念故人高牙遠方,一紙書殷勤寄將,抵多少雙鯉加餐,又河必南金重貺?
  (老旦)這來意甚遠,受他一兩樣,也才使得。(外看禮帖躊躇介)也罷,受了他吳道子水墨觀音像罷!取過來看。(院展畫,看介)
  且酌量,領納菩提像,瞻水月青蓮合掌。夫人,此畫果是吳道子真筆,如今難得。
  (旦)這一幅像,爹爹與孩兒供養罷。
  待焚香,把金經頌揚,小閣中梅花馨響。
  (外)如此,院子你可領了這幅畫,裝裱齊整,交與小姐供養。(院)曉得。老爺,本衙門答應裱背繆繼伶,裱手甚好,發與他裱罷。(外)這也由你。你可分付賈爺的差人,明日領回書便了。(院)理會得。
  【尾聲】(合)家慶集,愁眉放,且暖閣權時將養。
  (外)明日衙門有事,好早進去,
  莫誤了平旦雞聲報曉光。
  花撲玉缸春酒香,故人雙鯉自遐方。
  絲綸退食文章靜,竹下鵷雛引鳳凰。



  第四齣  借征


  【字字雙】(副淨上)從來筆硯太荒蕪,有故。
  (內問介)甚麼緣故?(副淨)
  三杯到口醉模糊,
  (內問介)難道沒有醒的時節?(副淨)
  待醒來又去嫖賭。文場半個字兒無,
  (內問介)這卻是怎處?(副淨)
  無非是包雇。約同窗朋友到皇都,
  (內問介)約去也沒幹?(副淨)
  你那裏知道,全仗他救苦,救苦!
  小子鮮于佶的便是。為人滑溜,做事精靈,渾身上十萬八千根毛孔,孔孔皆是刁鑽;一年中三百六十個日頭,日日無非遊蕩。遇着疑難事,只須眼睛眨一眨,就是鬼谷子也透一片機關;逢着劣板腔,略把嘴唇掀一掀,饒他孔聖人,早摸他三分頭腦。青樓撒漫第一,朱窩擲手無雙。最喜金山廣有,數甚麼柴米油鹽茶酒醋,般般何
  止千箱?可恨墨水全無,衹是這之乎者也矣焉哉,字字不通一竅。文場入試,便去殺雞為黍,(半跪作割雞介)拿兩片厚臉皮道:「大教全仗老兄。」交卷出來,慣會以羊易牛,蹬一副大頭腔說:「頭名斷然是我」。真是青庚不去看朱子,那黃甲何曾到白丁?今年大比將近,我前日曾託學裏齋夫,去約同窗朋友霍秀夫,一同取應。此人才學過人,況且心事平坦,易於撮弄。科場中文章,未免煩他改攛改攛,代作代作,他一定不奚落我。道猶未了,此時霍兄也好來到。
  【水底魚兒】(生)曙色長途,炊煙一縷孤。你看板橋霜跡,我不是後棲鳥。
  (生、副淨揖介)(副淨)霍兄來了,可喜,可喜。前日託齋夫寄來的書,想到了,小弟在此專等。(生)前日承兄相約,多感,多感。因與學中秦先生相別,故此來遲,有罪了!(副淨)今日天氣晴和,正好趲行前去,請!請!(生)如此僭了。
  【駐雲飛】(生)春到平蕪,十里紅亭草色铺。那小雨杏花酥,輕暖遊絲鹜。嗏!献賦帝王都,待價将沽。貨与皇家,美玉难藏椟。不怕凌雲不動子虛。
  【前腔】(副淨)螢火生疏,懶去懸樑錐刺股。梟注博長呼,裘馬遊無度。嗏!依樣畫葫蘆
  (揖生介)偷取者也之乎。
  活剝些兒,告過休嫌妒。請莫解鸘裘酒代沽。
  (副淨)此就是向年姚店主門首了。這人頗小心知事,還在他家裏寓罷,何如?(生)使得(副淨)店主那裏?(末扮老店主上)是那個?酒債尋常行處有,人生七十古來稀。原來二位相公,請進。(生、副淨進門。末揖,安坐介)(副淨)店主,別來數年,還是這樣清健,不像是七十歲的老頭兒。(末)好說,好說。二位相公風采,也比往常大不相同,今科必定一齊高掇了。
  【一封书】(末)連鑣赴帝都,准取今番雙褂緣。
  衹是一件,如今場期改在四月初邊了。
  長安酒可沽,且請消停茅舍住,聞改場期在夏初。
  (生)這是甚麽緣故?(末)爲着安祿山有些作亂消息,故此官家有事,把科場權遲一遲。
  爲胡奴,犯雒都,待奏罷鐃歌賦鳴鹿。
  (副淨對生說介)如此說,我們來早了些,還去家中看看再來,何如?(店)功名大事,沒有箇打迴頭的道理,就在寒舍將就住一住,一兩月光陰,也是容易過的。(副淨)也說得有理,衹是清清的,住在這幾間房子裏面,朝日價「子曰」、「子曰」,這卻捱不過。還在有趣的處所,踱一踱,耍一耍,纔好!(生笑介)(副淨)老兄笑怎麽?想是笑小弟纔到這裏,就要閒遊,如此沒坐性的。(生)不是笑老兄,小二不弟有一樁心事。(副淨笑介)老兄心事,小弟猜着了。(附耳介)可是這個人?(生大笑介)瞞不過了,店主人,我問你,我昔年在此相會的女客華行雲在家好麼?
  【前腔】(生)行雲似舊無?別後琴心傍玉壺。
  (末)聞得雲娘自別了相公,一心只要相從,如今不常十分留客。
  他從良誓不渝,淡掃淡蛾眉思鳳侶,怎肯浪過橫塘學野梟。(合)采蘩蕪,解珊瑚。來日呵,好重訪文君過酒壚。
  輕風細雨濕梅花,驟馬先過碧玉家;
  巫峽行雲長入夢,西施謾道浣春紗。



  第五齣 合圍

  【點絳唇】(淨胡服,女樂、眾軍士上)高鼻連群,明駝成陣。番靴整,踏遍了華清,羯鼓把花催醒。
  漁陽壘鼓動黃雲,沙磧驚看起雁群。貂皮夜來微雪下,琵琶送酒石榴捃。自家范陽節度使安祿山是也。天生胡種,濫受國恩;外貌癡肥,中懷狡黠。金貂皂帽,一時寵冠群僚;鐵騎雕戈,八面雄先諸鎮。繡褓賜錢於浴室,金雞設障於朝參。真是寵幸無雙,富貴已極,我的心願也罷了。只叵耐楊國忠這老兒,與那達奚珣一班的人,屢在宮裏讒譖咱家,說咱是胡人,必萌異志。仔細思量起來,咱在邊廂,他們在裏面,到底出不得這狗頭算子。因此上整頓兵馬,直犯長安。你看所過州縣,望風瓦解,近日又差何千年、高邈二人,假以獻那射生手為名,擄了楊光▓[歲羽],賺破了太原城子,好歹歇馬數日,刻期可以渡河。這都不在活下。今日天氣甚是晴和,眾軍士,可前去帳外外沙地上打圍一番,多少是好。(眾應,吹打吶喊介)
  【二犯江兒水】(淨)雕鞍金櫈,結束了雕鞍金櫈。繡幡飄,雲外影。暢好長楊蘸水,細草如煙,那紫騮韁沙路穩,鷂尾掣金鈴,爐香宋鵲薰。雪盡啼輕,風緊弓鳴,你看草茸中,狐免滾。
  (眾獻打圍獵物介)稟大王,此處草坡上,可以消停片時,等眾人馬略歇一歇。(淨)使得,使得。(淨坐,胡女彈琵琶,奉酒介)
  瑟琶數聲,響叮噹瑟琶數聲。團花舞裙,顫篤速團花舞裙。灑纓時,噇了些打剌蘇,鼾不醒。
  (眾起,吹海螺聲,斜身低頭,單擺疾行三轉。淨上桌唱介)
  【前腔】你看中原數星,勒馬望中原數星。刮邊風·吹雁冷。仗着靴尖平踢,韁扣牢拴,一枝枝番箭准。想起雞頭乳半停,紅塵笑口迎。幾時得金錢重洗,舞馬轟撾,把凝碧池,歌吹領?(淨下鳴鼓行介)花腔鼓鳴,撲鼕冬花腔鼓鳴。玉靶弓擎,赤緊的玉靶弓摯。對陣時,孩子們,挑選射離兒做頭一等。
  亂雲飛磧滿漁陽,舊是蚩尤古戰場。
  胡騎歸鞍掛雙兔,彎弓猶自射黃羊。



  第六齣 寫像

  【七娘子】(小旦淡妝上)風流貪看社陵花,解春衣夜宿兒家。舊日章臺,重來系馬,權時閒話湖山罅。
  [阮郞歸]曲江寒食草青青,有人來茂陵。隔花小犬吠春星,風吹繡幕鈴。擔酒債,閣琴心,凌雲賦早成。當壚先唱白頭吟,文君心似冰。奴家姓華,小字行雲,長安人氏,不幸門戶單貧,落籍上廳行首。拋歌賣笑,捧心長是自憐;詠月披風,點筆亦能免俗。念頭一向只要從良,但有廝稱兒郎,不惜琴心相許。幸喜茂陵才子霍秀夫,向曾韋曲相逢,近又天台重訪。因他試期尚早,接來此處讀書。看他聰俊多才,至誠不假。私心暗約,可托終身。今日小雨初晴,瓶花香綻,明窗淨几,甚是可人,不免約霍郎出來,閒話一回,多少是好。霍相公,有請!
  【前腔】(生)酒闌風帝冷初斜,剛就枕惱殺林鴉。行雨夢酣,賣花聲聒,覺清風小透鉤簾下。
  (生、小旦揖拜介)小生試期未偶,落魄西京,感卿曲意款留,一言難謝。(小旦)霍郎說那裏話!衹是陋巷茅檐,恐怕不是你看花人住的所在。(生笑介)各色花都不在話下,衹是一朵解語花兒,饒他踏遍曲江,也沒處尋得。(旦微笑介)(生看几上介)雲娘,這几上手卷,是甚麼畫?(小旦)鄰廂女伴家借來看的,是一卷『明妃上馬圖。(生展看介)果然畫得好。雲娘,我看你的天姿出色,與這畫上的明妃,分明一個粉撲兒不差甚麼。(小旦)諸般不像,衹是桃花薄命,流落平康,也與他出塞的苦沒甚差別!(作傷感介)(生)雲娘,不必煩惱,小生一向略曉得丹青幾筆,你看今日流鶯啼樹,粉蝶過牆,風景宛然如畫。我與你作一幅聽鶯撲蝶圖,描寫得十分喜洽,免得你歡處生愁。啼痕界面,如何,如何?(小旦)久知霍郎丹青絕妙,衹是奴家風塵陋質,怎便相煩彩毫?(生)好說!(作取絹展筆介)(生)雲娘,待小生細看一看,方好落筆。(作從頭至腳看介,畫時帶看帶畫介)
  【刷子帶芙蓉】(生)絕代玉無瑕,為卿卿特地淡掃鉛華。怎麼腮邊這一點紅得如此?半天風韻,仍然人面桃花。
  (小旦笑取鏡自照,又看畫介)果然象得十分。(生)像只象得你的樣兒標致,這帶笑含嚬,無情有意的天然一段韻致,教我怎畫得出?
  溪紗,綰眉峰春愁那答,蕩凌波弓鞋這些。
  (生取明妃圖對比介)明妃,明妃,我說雲娘一定不讓你!
  果然明妃重畫,怎肯學毛延壽,批點壞上陽花。
  (小旦看畫介)
  【山漁燈犯】(小旦)樊口停,蠻腰罷,准備同心,怎離鞍馬。收拾了按板紅牙,彈箏銀甲。琴心豈負當壚寡,再休題浪酒閒茶。(拜謝生,生推介)承謝你文通筆花,虎頭鈎法,擡舉得,比並着檀郎沒半點差。
  奴家的意思,還要霍郎把自己尊容,也畫在上面,方纔有趣。
  僥幸煞,只少個風司馬。並香肩,相隨雙蝶,穿過海棠花。
  (生)這卻也好。衹是小生下界文魔,怎敢與個玉天仙並在一答,可不惶恐,也罷,趁此餘紅殘粉,也免不得出醜出醜!
  【普天帶芙蓉】(生)畫眉郎怎自把眉兒畫,較玉貌,羞慚殺。(作向池邊自照介)打草稿,顧影池中,(又取鏡自照介,畫介)脫粉本,央小鏡菱花。
  (小旦看介)風流標致,儼然活現,衹是你一付文心,連你自家也描寫不出。
  描不出、詞源峽,再把腮斗邊添些喜洽,可抵得,桃花洞仙胡麻。(生、旦同唱)比目連枝不亞,祝東皇,生生世世作並蒂木蘭花。
  (小旦)霍郎,你不但文詞壓倒一世,就是這丹青,世上那裏有這樣出色的才子!難得!難得!(副淨上)沽酒不辭平樂醉,尋花又過杜陵春。這幾日身上欠些爽利,不曾去看得霍兄。今日不免去尋他,溫存一溫存,幫襯一幫襯,到那入場時才好如此如此。你看轉灣抹角,已是華行雲家門首。(敲門,內開門,進揖介)(副淨)這幾日小弟在寓中有些小恙,不惜時常來看得老兄與雲娘,拋別,拋別!(生)小弟也有些小恙,因此失候鮮于兄。(副淨笑介)兄的病我都曉得!(作附耳低語、笑介)可是這樣?(生笑介)休得取笑!(副淨看桌上畫,問介)這是那個画的?(生)不瞞兄說,是小弟胡謅。(副淨細看,笑介)元來是你两口老人家傳子孫的神影子,如何象得這樣!(將畫貼在自己面上介)(生)這怎麼說?(副淨)向不敢沾雲娘一沾,恐怕老兄有些喫醋。今日在畫兒上略拈他些便宜,莫怪,莫怪。(生笑介)(副淨)雲娘,我還有一句話對你說,如此一幅好畫,切莫被人裱壞了,那貢院門首繆酒鬼,手段極高,是答應禮部衙門的,可着人送去與他裱才使得。(小旦)使得!
  【朱奴帶芙蓉】(副淨)看一對班頭風雅,行雲雨是真不差。分明活現巫山畫,是藐姑權放個神仙假。把鶯兒打,休教鬧喳,仗玉人檀口,唱醒了曲江花。
  今日小弟要發興喫幾杯酒了。雲娘也請破例,唱一個板鑽心的曲兒,等霍兄大家樂樂才是。
  【尾聲】(小旦)請暖閣中傾杯斝。
  (副淨)霍兄,你與雲娘,今后不要叫甚么,只叫做那畫兒罷!
  画中人、又好做人中畫,免不得秘戲春宵,也要费临榻。
  雲想衣裳花想容,美人圖畫領春風。
  流鶯巧作周遮語,蛺蝶深穿宛轉叢。



  第七齣 購倖

  【梨花兒】(淨吏巾上)我做提控最有名,瞞天過海無人問。今午大比期又臨,嗏!只要賺幾貫銅錢養阿正。
  自家衙門中一個都吏,叫做臧不退便是。一切科場内編號誉卷,皆是我掌案。每年有人來打點,也要做一兩樁事兒,故此主顧越多,上年有茂陵一位姓鮮于的朋友,來央托我幹辦幹辦,因機會不便,不曾與他成就得。那曉有這樣好人,分文也不來倒取。今年不知此人可曾到?若到時,須去望他望,或者又要央我也不定。正是:閉門家裏坐,性從天上來。
  【前腔】(副淨)同窗朋友忒高興,客邊一個太孤另。閒來過訪外郎門,嗏!敲時看可有人來應。
  此是老臧的門首了,待我敲看。(作敲介。淨應,出見,進,關門揖介)(淨)小弟正在這廂念老兄,向年做事不周,甚是惶愧,反叨厚惠,何以克當!(副淨)這些小意思,何勞齒及。常言說得好:「有心來拜年,端午也不遲」。今年一定耍煩老兄與我着實設個法兒,務必中得十拿九穩方好。(淨思介)有了,我想代作傳遞,未必一時湊巧,今科關防嚴,字眼關節,一毫不通風,衹有個極好的計較在此:這些號數都在我手裏编過的。兄出场時,上心訪着那位朋友中文字做得極好的,便將他什麼號數,察得明白,我悄悄打進去,把兩家卷上號改了,甚如替你做文章一般,又沒形跡,此是十拿九穩,必中的計較。何如?何如?(副淨)如此甚好,待我先拜謝。(作拜,淨扯介)
  【剔銀燈】(副淨)我家資黃金滿籝,只想副烏紗蓋顶。煩君就裏相幫襯,偷割換三場雲錦。倘成名,敢忘大恩!說過如今現封銀五百兩。待榜上有名,那時呵,加幾錠雪花相赠。
  【前腔】(淨)科場中,鑽營頗精,只為着關防嚴緊,換日偷天計可行,將字號與你牢牢封進。叫他互更,機通鬼神。
  只一件,老兄事成、高中後做官時,还要找我一兩次肥抽豐才使得,那時莫便(作搖身介)
  做張智妝喬不允。
  文章憎命達,魑魅喜人過。
  只因求富貴,平地起風波。



  第八齣 誤畫

  (淨圍裙扮裱背匠上)門掛招牌利市,家傳裱背生涯。非我浪把口兒誇,倒是文房風雅。任你鍾王真跡,饒他歐褚名家,和那荊關擘斧與披麻,不彀我漿兒一刷。自家乃裱背繆繼伶的便是,因我平常喜喫幾杯兒,人人都叫我做繆酒鬼。且喜手段高強,生意利市。衹是禮部衙門是我當官,時常要費答應。日前禮部酈老爺衙裏,發出吳道子水墨觀音一幅。又有一位什麼霍相公,親送來春容一幅,手工倒是加倍,囑付我與他用心裝裱。(看壁介)這兩項俱乾透了。今日天氣晴明,不免揭將下來,裝上軸頭。恐怕他們來取。媽媽,快拿出漿盆糊刷來!(丑裝裱婆上)自嘆紅鸞不利,招了個槳水冤家。終朝棕刷手兒拿,好不肮髒邋遢。晚上一同住宿,又曛曛睡得昏花,把棕毛兒略略兩三爬,便有幾點漿兒滴答。老兒,漿盆糊刷都在此。(淨)媽媽,有要緊主顧家一兩件生意,你可幫襯一幫襯,完成與他,免得他來取討聒絮。你來,你來!(做端櫈子,扶淨站,揭畫介)
  【鎖南枝】(淨)漿錘紙,雪打糊,拭淨平臺把畫片鋪。
  這一軸是霍相公送來的春容,
  揭起美人圖。
  這是酈府中送來的觀音像,
  裝就觀音佛。
  (丑下場取酒介,做安軸介)這魔音像畫尤是要緊,持我灑些蕓香末子,裝在這袋裏面。(做灑屑裝袋介)
  和芸屑,辟蠢魚,好把錦囊盛,休使燕泥污。
  (丑持酒肉上介)老兒,我曉得你的尊性,裱完時,就要幾盃燒刀兒到口了。(淨)這是本等,老人家勞勞碌碌,未免要幾盃兒,和和筋骨才好。(丑擺桌斟酒介)
  【前腔】(丑)老兒你年老大,兩眼糊,終日波波能趁幾貫蚨,(作灌酒介)美酒兩三壺,(丑把肉塞淨口介)請喫塊燒羊肉。破衲被,就地鋪,我與你,效鴛鴦,一處宿。
  (淨醉,丑醉,扭淨睡介)(淨)青天白日,怎生去睡覺?(丑亂扭介)(雜上)主考窗欞須絳帖,分簾炕頂要綾緗。這是繆酒鬼的鋪面了,裏面有人麼?(內驚問介)是甚麼人?(雜)是禮部提調衙門,叫你當官的。(淨醉開門介)(雜)來無別的事,今年大比場中,又要糊房,提調老爺叫你去領錢糧出來,好早早叫眾人們上心趲做。(淨)好苦惱,好苦惱!赤春頭上,生意還不曾做得幾件,就要去當官!(雜)說不起,你是個當行的頭兒,怎麼妝憨打呆的?(做扯去,淨與丑說介)我去到衙門中見過就來。衹是桌上這西軸畫,一軸是大堂酈老爺家的觀音像,一軸是那茂陵霍相公拿來的春容,倘來討時,便把與他。(丑)你去,你去,我曉得:這幾件難道就打發不開不成?(淨同雜下介)(丑)好沒興!剛剛喫得像意,要與老頭兒敘一敘,答一答,又叫當甚麼官。當你娘的官!當你家奶奶的官!(笑看酒介)還剩下半壺在此,老娘不免一齊消繳了罷!(做連壺吞有聲介)(末上介)為取深閨畫,來過裱背門。(敲門介)(丑笑介)扭是老兒半路回來了。(開門便緊摟末頭介)我的老親肉、老寶貝!你回得正好,我的酒興兒動了,兩個去睡覺罷,再莫妝喬了!(末)啐!這婆子瘋了?你睜眼看誰是你老兒?我是酈老爺衙裏討畫的。你老兒那裏去了?多時發與他裱的觀音像,小姐要供奉,催得緊,快拿與我去!(丑指桌上介)畫麼,畫在這裏不是?衹是你就不是我老兒,便同喫兩盃茶,樂一樂去何妨?(纏末介)(末)這是怎麼說起?一個女人家,醉成這樣一個模樣!(丑扯末撮嘴,末推倒,撒手取桌畫,出介)兩手劈開歪纏路,一身跳出鬼婆門。(下介)(丑起身望介)呸!原來這樣不識趣的!這樣好熱湯湯的酒兒,(扭頭行幾步介)老娘這一表人材,難道是滯貨兒麼?(指內介)好沒福,好沒福!(看桌介)畫原來拿去了。呀!怎麼拿着沒袋兒的去?這一軸有袋的落在這裏,想是霍家的了。且拿進去,待霍家來討,把與他罷。(又回身罵介)你好沒福,你好沒福!
  老表千年慣作精,阿婆老去有風情。
  不因一軸丹青錯,怎得鸞交兩處成。



  第九出  駭像

  【一翦梅】(旦上)春來何事最關情,花護金鈴,繡刺金鍼。小樓睡起倚雲屏,眉點檀心,香爇檀林。(小旦扮梅香上)春光九十過將零,半為花瞋,半為花疼。梁間雙燕語星星,道是無情,卻似多情。
  (旦)露濕晴花一苑香,小窗裊裊拂垂楊。(小旦)纔看紫燕銜鶯粟,又聽黃鸝叫海棠。(旦)梅香,前日老相公與我供養的那幅觀音像,許久怎不見院子送進來,想是未曾裱得,你可催他一聲,浴佛日子將近,我要褂在小閣中朝夕供養(小旦)曉得。老院公那裏?(院上)手持水月楊枝像,送與春香荳蔻人。(小旦)院公,小姐教我問你:日前老相公分付你裱的觀音像,可曾停當不曾?目下就要供奉哩!(院)裱得停當在此,正要交與小姐,煩你送進去罷。(小旦接畫送介)(旦接介)收下了,叫院公去罷!(院)理會得。(下介)(旦)梅香,這軸畫不比尋常,乃是菩薩示現,須要虔淨。你可焚起香來,待我先展拜過,然後供奉纔是。(梅焚香開畫,旦駭唱介)
  【不是路】瞥見丹青,那裏是寶月珠瓔坐紫竹林?端詳審,玉題金躨,又把吳綾幀,點綴湘江幅幅裙。嬌嬈甚,喬裝詐扮多風韻,好似平康賣笑人。
  好奇怪!原來不是觀音像,是那一家女娘的春容,胡亂拿來了!(小旦指介)小姐,你看與那女娘同撲蝶的人兒,好不畫的標致,
  又有郎君俊,紅衫翠袖肩相並。
  (旦)羞人答答的,一個女娘家,怎麽同那書生一搭兒耍戲?
  那有這投行徑,這般行徑?
  【前腔】(小旦)水墨精神,也不像楊枝水月人。(背指旦介)女兒身,與毫端紙上相廝映,
  (回身介)小姐,這畫上的女娘呵,
  要與你差別些些沒半星。
  (旦再看介)只怕是那個隨手畫的,偶然相像,未必有心。(小旦)
  分明甚,安黃點翠般般稱,那裏有沒稿的龐兒信筆成?
  (旦)呀!上面還落的有款,待我看來。(讀介)「茂陵霍都梁贈雲娘妝次」。
  我秋波稔,圖書一抹珊瑚暈。上有霍生名姓,又爲雲娘圖贈。
  (小旦)也奇,也奇,怎生也叫做雲娘?小姐:你看!(指畫介)
  【紅衲襖】(小旦)你看他點眉峯,螺黛勻,你看他露春纖,約斜領,你看他滿腮渦,紅暈生,你看他立蒼苔,蓮步穩,要包彈一樣兒沒半星。逞風流,倒有十分的可憎。可喜那尋花峽蝶深深也,又一對黃鸝見穿柳鳴。
  【前腔】(旦)莫不是賺陽臺,行雨雲?莫不是謊天台,劉阮情?莫不是暫離了倩女魂?莫不是顰效了東家逞?怎生生的打合上卓女琴!教我暗煎煎,難將這啞迷兒忖。自不曾在馬上牆頭也,露了紅扮些兒一線春。
  (旦)梅香,本待要要將畫發與院子去換才是。衹是畫得有些奇怪,待我再仔細玩玩。(小旦)不消換得,小姐留了,當做自己的春容正好。(旦)衹是多了一個人兒,恐爹媽看見不當穩便!(小旦笑介)若與老相公、夫人看,真是多了那個人兒;若是小姐自己看,只怕正好不多哩!(旦)休胡說!
  【尾聲】東風暗與傳春信,好撩撥心情難忍,且細問小閣窗紗勘笑嚬。
  春凰圖畫若為容,帶笑含顰不語中。
  最是芳心那得似,夢魂應入百花叢。



  第十齣 防胡


  【點絳唇】(末戎裝服率眾上)電掣風行,高牙專閫。丹心耿,不忿那羯狗橫行,看怒發衝冠頂。
  [集唐]穰苴門戶慣登壇,一劍當風白日看。但使龍城飛將在,莫教胡馬度陰山。下官天雄節度使賈南仲是也。家世邢州,立功邊徼,聖思簡任,節鎮天雄。丹心如斗,每思裹革以酬知,赤羽薰天,忍看妖氛之犯座。叵耐安祿山這廝,本是胡奴,濫邀天眷,不特飽鷹颺去,公然瘓狗噬人。聞得起兵范陽,連破州郡。下官只得整兵秣馬,赴闕勤王。我想潼關有哥舒老將軍在彼把守,定然牢固。只恐這廝,從武牢小路抄襲商南,長安未免震動。眾將士們!你可紮住營盤在武牢關口,不許縱範陽一人一馬闖將到過去。傳來烽火,上心探看,梆鈴器械,務要整齊。但遇賊騎來沖,便行奮勇截殺。如有玩縮,軍法重處!(眾)得令!
  【錦纏道】(末)你看遍西京,照烽火,我心中不平。這鼠子敢縱橫,自漁陽公然出穴弄兵。犯常山,攻陷生靈,賺太原,又佯獻射生,惡貫已充盈。慚愧殺師中老臣,教我義憤滿胸襟,冠直上,皤然雙鬢。待除凶,裹革報君恩。
  前面就是武牢關了,可搶上去紮營。(眾)得令!
  【朱奴兒犯】(眾)看一隊隊貔貅廝稱,一程程風翻浪滾。潼關大隊哥舒領,把武牢關鐵桶如山鎮。連營,傳烽要明,斷不放賊奴狂逞。
  三戌漁陽再度遼,騂弓在劈箭橫腰。
  白馬將軍頻破敵,肯教胡騎度函崤。



  第十一齣 題箋

  【步步嬌】(雙蝴蝶飛上舞介。且徐步上)甚風兒吹得花零亂,你看雙蝶依稀見。
  呀!這一對蝴蝶兒,怎麼飛得如此好?只管在奴家身上撲來。
  為何的撲面掠雲鬟?又上花樹上探花去了,紅紫梢頭,恁般留戀!
  (作花下仰看,又回身介)呀,怎麼又在裙兒上旋遶?
  欲去又飛還,將粉須兒釘住裙汊線。
  (蝶飛在桌上,旦桌上撲打不着,遂睡。蝶下介)(小旦上介)悄步香閨內,巫山夢未醒。呀,小姐,才梳洗了,緣何睡在妝薹上?待我輕輕喚醒她做針指。(輕咳,喚介)(旦徐起,唱介)
  【風馬兒】(旦)瑣窗午夢線慵拈,心頭事,忒廉纖。(起坐介)梅香,檐前是甚麼響?(小旦)晴檐鐵馬無風轉,被啄花小鳥,弄得響珊珊。
  [減字木蘭花](旦)春光漸老,流鴛不管人煩惱,細雨窗紗,深巷清晨賣杏花。(小旦)眉峰雙蹙,畫中有個人如玉。小立檐前,待燕歸來始下簾。(旦)梅香,我這兩日身子有些不快,剛才夢中,恍恍惚,象是在花樹下撲打那粉蝶兒,被荼蘼刺掛住繡裙,閃了一閃,始驚醒了。(小旦)是了,是了,前日錯了那幅春容,有這許多光景在上面。小姐眼中見了,心中想着,故有此夢。不知夢裏可與那紅衫人兒在一答麼?(旦)莫胡說!你且取畫過來,待我再細看一看。(小旦)理會得。(取畫介)小姐,畫在此。(旦取畫細看介)
  【黃鶯兒】(旦)心事忒無端,惹春愁為這筆尖。啞丹青問不出真和贗,將為偶然,如何象得這般?
  梅香,取鏡來:(小旦取鏡介)(旦看鏡,又看畫,笑介)這畫中女娘,真個象我不過,只這腮邊多了個紅印兒。
  多只多粉腮邊一點桃紅綻,若為憐,倘把氣兒呵着,他便飛下並香肩。
  (小旦)看那莺兒與一雙粉蝶兒,怎生畫得這樣活現?
  【鶯啼序】(小旦)似鶯啼恰恰到耳邊,那粉蝶酣香雙翅軟。入花叢若個兒郎,一般樣粉撲兒衣香人面。
  小姐,這畫上兩個人,還是夫妻一對,還是秦樓楚館賣笑追歡的?若是好人家,不該如此喬模喬樣妝束;若是乍會的,又不該如此熟落!
  若不是燕燕於歸,怎便沒分毫腼腆?難道是,橫塘野合雙鴛?
  (小旦)小姐,這畫上郎君呵!
  【集賢賓】你看他烏紗小帽紅杏衫,與那人笑立花前,擲果香車應不忝。(旦)衹是女兒們忒家常熱慣,恁般活現,平白地陽臺攔佔。那落款的叫做霍都梁,筆跡尚新,眼前必有這個人兒的。我心自轉,分明有霍郎姓字描寫雲鬟。
  (旦)我看這幅畫,半假半真,有意無意,心中着實難解。且喜桌兒上有文房四寶在此,不兔寫下一首詞,聊寫幽悶則個。(磨硯,取箋筆寫介)
  【啼鶯兒】(旦)烏絲一幅金粉箋,春心委的淹煎。並不是織錦回文,那些個題紅宮怨。寫心情。一紙尖憨,蕩眼睛,片時美滿。悶懨懨,(上看介)又聽粱間春燕,不住的語呢喃。
  (寫完自念介)[醉桃源]沒來由事巧相關,瑣窗春夢寒。起來無力倚欄杆,丹青誤認看。綠雲鬢,茜紅衫,鶯嬌蝶也憨。幾時相會在巫山?龐兒畫一般。韋曲飛雲題。我這一首詞也抵得這畫過了。(放桌介)(梅香做從上至下看介)好古怪!怎粱上燕子兒,衹是這樣望鏡臺前飛來飛去,與往時不同?(作往撲介)把這殘泥將妝盒都點污了。呀!怎麼把小姐題得這箋兒銜去了?(叫介)燕子,轉來:轉來,還我小姐的箋!(且笑介)癡丫頭,這個燕子怎麼曉得人的言語?只得隨他罷了。
  【貓兒墜】(旦)飛飛燕子,雙尾貼妝鈿。銜去多情一片箋,香泥零落向誰邊?(小旦)天,天,莫不是玄鳥高媒,輻湊姻緣!
  【尾聲】(小旦)小庭且把梨花掩,
  (指巢介)燕子,燕子,
  你免不得還來巢畔,我好拴上了紅絲,問你索彩箋。
  (小旦)小姐,我收拾筆硯先進去,你可就到房中歇歇。紅豆且調鸚鵡粒,雪花待酌兔兒斑。(下介)(旦斜視進介)咳,適間這妮子在此,我心事不好說出,(笑介)果是那畫上紅衫郎君,委實可人!
  【四季花】畫裏遇神仙,見眉稜上,腮窩畔,風韻翩翩。天然,春羅衫子紅杏單,香肩那人偎半邊,兩回眸。情萬千。蝶飛錦翅,鶯啼翠煙。游絲小掛雙鳳鈿,光景在眼前。那須要阻臺雲現?縱山遠、水遠、人遠,畫便非遠。
  【浣溪紗】麟髓調,霜毫展,方才點筆題箋。這巢間小燕忒刁鑽,募忽邊銜去飛半天。天、天,未必行方便,便落在泥邊水邊。那些禦溝紅葉蕩春煙,只落得飛絮浮萍一樣牽。
  【奈子花】二三春月日長天,往常時,兀自懨煎,那禁閒事恁般牽挽。畫中人幾時相見,待見,才能說與般般!
  繡屏斜立正銷魂,侍女移燈掩閣門。
  燕子不歸花着雨,春風應自怨黃昏。



  第十二齣 拾箋

  【番卜算】(生)桃李曲江灣,浪暖魚將變。愆期未便奏甘泉,小步心情遣。
  [菩薩蠻]無可奈何花落去,步過小橋人盡處。二十四番風,鶯啼怨落紅。遠山青可數,取作眉兒譜。蝴蝶怎生忙?天晴花草香。小生前日為雲娘寫下小像,十分得意。誰想拿去裝裱,被一個潦倒的匠人,錯送到別處去,倒取了一幅水墨大士來。那像倒是吳道子真跡。咳!小生筆跡,雖然比不上吳道子,但雲娘的樣子,恐怕與南海水月爭差不多。這樁事也好笑,叫那裏去尋訪?只得由他。衹是試期尚遠,客路無聊,不免悄地去曲江堤上,散步一回,多少是好。
  【步步嬌】(生)柳絲綰不儘東風怨,蘭露如啼眼,青青燕尾簾。壺內真珠,解鸘裘可換。俏步曲江煙,着落紅一陣陣把春光餞。
  我想那軸畫,描寫雲娘逼真,就別人錯去,斷沒有這一個標致女子可以借用,縱收了也是枉然。衹是偏不錯了別樣畫,偏錯了一幅觀音。如今他就掛在小閣中,焚香換水,也着實有趣。
  【醉扶歸】我破工夫描寫出當壚艷,不做美的把花容信手傳。敢則是豐神出脫的忒天然,因此上他化為雲雨去陽臺畔。差送了春風桃李美人顔,倒換得普陀水月觀音現。
  來此是曲江邊了。你看新晴後風景,怎麼這等撩人也!
  【皂羅袍】韋曲花如人面,你看胭脂雨潤,翠荇風牽。幾時馬蹄碎杏花煙,蛾眉重畫芙蓉面。
  (望天介)這燕子飛得好奇,怎生只管在我頭面上晃來晃去,似認熟的一般!
  飛飛燕子,隨風往還。那紅襟小尾,貼楊花舞旋,爲何迎風掉下猩紅瓣?
  (作從上視下介)為何掉下一撮紅毛衣來了?(拾看介)呀!不是毛衣,是一片紅葉大的箋兒,寫了許多蠅頭的細宇在上面,待我看來。(作念介,念前[醉桃源]詞介)呀!細看這詞,象是收了春容像的。怎生語氣筆法,件件精細,分明是個女兒家模樣。
  【好姐姐】這霞箋,香閨妙填,明說出丹青收管。抽黃數白,就班姬怎讓先?
  咳!我剛說天下來必有象行雲的人兒,(把箋指介)那知道就有一位在此。那末句說「龐兒畫一般」,就是一紙供狀了。霍都粱,霍都粱,你好生難消遣也!
  難消遣,打熱的風流情怕閃,這扯淡的相思症轉添。
  且住,昨日行雲為錯失了春容,早間尚在那裏納悶,如今不兔疾忙回去,與他說這畫有了下落,免得他煩惱。(轉行介)正是:踏春不覺來時晚,為着衣香惹蝶歸。(作扣門介)開門,開門!
  【馬蹄花】(小旦上)剝啄百花間,知是檀郎轉。
  (作開門,生進見介)霍郎,你早間出去,在那裏行動來?(生)雲娘,早起在曲江堤上步一步。
  【江兒水】(生)我悄地尋春去,芳草邊,
  (小旦)曲江光景如何?(生)
  那邊光景甚好!見輕盈掠水有烏衣燕。春愁小語如相盼,
  (小旦)見那燕子怎麼,(生)
  為啄花褪下花箋片。
  落下這一幅箋在此。你看詞上,分明是為錯收了你春容而題。你莫要悶,待從容訪問取還來便是。衹是也叫做什麼飛雲!
  細把情詞詳玩,又別有雲娘,省識你春風嬌面。
  【川撥棹】(小旦)你丹青善,奴沒福分能玩展。那知落在王謝堂前,那知落在王謝堂前。那燕子啊!勝蜂媒蝶使傳,這天機非偶然。緊收藏,莫等閒。
  霍郎,這也非等閒。你好收者,待場後從容尋問這畫下落便了。(丑扮保兒上)好傳折桂令,報與探花郎。霍相公,時間鮮于相公說,今日禮部出的有告示,明早就要選場,請五更頭早去。(生)知道了。(丑下)(生)怎麼陡然就開科起來?我身子冒了曉風,有些不爽,且在小閩樓中將息將息。這筆硯各件,煩雲娘替我打點打點!(小旦)現會得。
  【尾聲】春闈刻日青錢選,把偷香手好生磨練,折得頭一發春風出杏園。
  曲江拾得錦箋回,  東閣招賢此日開。
  十二樓中紅粉笑,  齊看高折碧桃來。



  第十三齣 入闈

  【懶畫眉】(老旦上)殘年官閣領春風,自課香閨針指功,連朝女病欠惺忪。一雙白髮,衹有這青春種,免不得延醫將藥餌攻。
  老夢臨春亂,嬌兒帶病慵。這幾日女孩兒不知為着甚麼緣故,茶飯懶進,衹是要睡,面龐着實瘦了。我十分放心不下,好叫院子去請個醫生診看才是。院子那裏?(院上)聞得堂前喚,階下聽使令。老夫人,院子在此,有何分付?(老旦)叫你來,為小姐身子不自在,快去請個醫生來看!(院)老爺不在衙內,醫生不便喚進來。這街上倒有個女科醫婆,叫做盂媽媽,人人道她的藥甚靈,須索去請她來看才使得。(老旦)如此快去請來!(院)理會得。(起出行介)行行去去,去去行行,此間是盂媽媽門首了。盂媽媽在家麼?(丑扮老駝婦,背包上介)是那個?
  【縷縷金】(丑)金蓮巨,背兒弓,藥包肩上打,肉蓯蓉。
  (院)我是酈老爺府中,請你去看病的。(丑)是看那一位病?(院)是小姐身子有些不自在,請你看。(丑)如此就同去便了。
  聞說官衙女,病兒沉重,老娘手到有神功,盧醫也惶恐。
  (到門,院子稟,同進叩首介)(老旦)女先生,老身衹有一個小女,這幾日有些小恙,煩你診看一看,調理好了,重重相謝。(丑)夫人,女科是我的本行,自然用心。(老旦)梅香,可服侍小姐出來,請有一位女先生在此。(內應,小且扶旦出介)
  【懶畫眉】(旦)輕防小閣下簾櫳,病有根芽怕藥怎攻,啾啾唧唧雨聲中。無端一夜把梨花送,怎教他一片西飛一片東?
  (旦扶桌介)(老旦)女孩兒,你今日身子好些麼?(旦)不見得。無別樣症侯,衹是再打不起精神來。(丑)小姐,恕不見禮罷!待我來看看脈息,好用藥。(診脈介)
  【縷縷金】(丑)小姐,你虛怯怯,怕當風。午後渾身熱,患怔忡。
  (旦)都說得對症。(丑)我從十七八歲看病起到如今,那有認錯了病症的!這病容易治,待我撮藥來。
  咀片般般備,依方撮弄。
  (開包撮藥介)藥在此,包管一貼下去就要好的。好時不要別樣,只要老夫人把頭號梭布見賜十來匹兒。(小旦)要布何用?(丑)要打鞋面。(小旦)那消要得許多?(丑伸脚將手指介)你看此物,每一次面子消不得丈把布麼?(小旦笑介)奠說渾話!此劑藥用什麼引子?我好去煎。(丑)
  薑三棗四水連鍾,煎至八分用。
  還請老夫人親去煎方好!(老旦)如此,你且在此略坐坐,待我進去煎熟了,勞你親送與小姐吃了,才去方好!(丑)這個使得。(老旦下介)(旦睡,丑扯小旦前行問介)梅香姐,我問你:我看小姐脈息。有些思鬱在裏面,象是個傷春的病一般。你實對老娘說,是怎麼起的?
  【前腔】(小旦)非減食,不傷風,為着春容畫,兩無同。又有紅衫客,風流孽種。因此上如啼帶笑夢魂中,長叫心兒痛。
  實不瞞媽媽說,小姐一向是極端重的,再沒有一絲兒胡思亂想。只為前日裱軸觀音像,供奉供奉,不想裱背鋪裏,錯發了一軸畫來。(丑)敢是錯了吃惱?(小旦)倒不是惱,倒是好笑。(丑)怎麼好笑?(小旦)那曉得錯來的是軸春容畫,上面的一個女娘,與俺小姐象一個印板兒印的不差。那女娘身邊又畫一個如花似玉的郎君,生得標致。我小姐看了,象是心上就有幾分想着那人兒一般,偶然把這節事情,在箋上題一首詞,又古怪得緊!(丑)怎麼又古怪?(小旦)剛剛歇了筆,卻被梁上飛下個燕兒來,銜將去了。故此從那日起,小姐心上,衹是這般懨懨答答的。(丑)梅香姐,你這些都是鬼話,哄你老娘不得的。從來那裏有個不見面害相思的?我不信!(小旦)真話與你說倒不信,你看小姐睡熟了,我悄悄取那畫與你看,便分明瞭。(丑)你可取來取來!(小旦取畫,丑看驚介)元來果然有這事!衹是我也象認熟這一個女娘,一時想不起!(偷看旦介)實是象小姐不過!(小旦)媽媽,我認不得字。小姐說,還有作画的人兒名姓在上面哩!(丑)我為着寫藥方引子,粗粗認得幾個字。待我看來。(看念介)「茂陵霍都梁寫贈雲娘妝次」,真個有個名姓。這樁事兒也奇不過了。所以他便這等胡思亂想。害出個傷春病了。衹是這不見面的相思,到底感得輕鬆,也不難治。你且收了畫去,怕老夫人出來,看見不穩便。(老旦持藥上介)熬將參麥黃湯熟,送與樱桃绛口嘗。女先生,煎熟了藥在此。(丑接藥,請旦醒吃介)吃了藥,且扶進暖所在睡睡方好!(旦)好飲霍香通氣散,須煩破故紙中人,(小旦扶旦下)
  【前腔】(外吉服上)歸思切,宦惰慵,承恩知貢舉,絳紗籠。
  (老旦)相公來了!(外與老旦揖介)牽掛嬌兒病,好生珍重。夫人,女孩兒好些了麼?(老旦)適才接此位女醫來看,說不妨事,煎了藥吃,方才扶進睡去了。(丑叩首介)(外)有勞你了,小姐病沒什麼要緊?(丑)不敢!小姐病是略略傷了風。心上也有些煩鬱,只消用一兩服藥,就平安了。(外)如此卻好!夫人,怎麼處?女兒病還未好,下官又奉命知今科貢舉,即刻便要入場。這女醫可賞他銀一兩,以後小姐要藥,差人來取。為帖回避關防,你不便進來。小姐好時,待我出場後,重重相謝便了,(賞丑,丑謝下介)(外)
  棘闈一月不通風,關防莫疏縱。
  (巡綽官領人役上介)嚴封棘院諸生坐,新築沙堤主考行。小官巡綽官是也。帶領各項人役,伺候酈老爺入場。借重大叔稟聲,分房監試在至公堂,侯老爺吃入簾宴,等久了!(院稟介)(外)夫人請進,下官就要入場了。(與夫人揖介)暫點朱衣收秀士,好開青眼看嬌娃。(老旦下)(外出,眾官役見介)那巡綽官過來!我有關防告示一道,可即刻出印了,遍外張掛,不可遲漏!(院子發示,兵接讀介)
  【皂羅袍】(外)山嶽君恩隆重,主南宮大典,濫及愚蒙。從來家世大江東,讀書以外唯耕種。並無弟男游學,也沒親知伴從。庵堂食店,休教隱容,但有奸徒打點,與食嚴拿送。
  (作發出刻介)(眾)請老爺起身!(院)院子送老爺!(外)你年紀老成,衙中一切着實要嚴緊。進去罷!(院)知道了!(下介)
  【前腔】頭踏齊聲歡踴,到至公堂上,高宴春風。兩傍挨擠鬧冬烘,中間一溜沙堤空。
  (眾喝)開來,開來!
  馬前喝道,靠西靠東,街心欄柵,一重兩重。真個關防嚴緊,並沒絲兒縫。(下介)
  彩仗春聯白鼻騧,晴風禦路踏平沙。
  玄都觀裏桃千樹,肯使門生隔絳紗。



  第十四齣 開試

  【菊花新】(雜扮監試同巡綽官上)森森柏府曉霜寒,柱下爭看衡豸冠。奉命把舉場監,且喜鳳麟春選。
  金輅春游博望開,天文垂曜象昭回。共言東閣招賢地,自有西征作賦才。下官監試官是也。今日天開文運,黃道吉期。巡綽官,可分付掌號開門。應試舉子,務要搜檢明白,魚貫而入,點名各歸號房,不許挨越。(巡應介)(吹打開門)(巡軍上排列介)(外扮老儒生同上介)
  【窣地錦檔】南宮刻日選青錢,爭看龍媒着祖鞭。(副淨後上)傍花隨柳正高眠,又要去陪場走這番。
  (作魚貫搜檢介)(巡官)搜檢的!(眾應)仔細搜!(眾應)上下搜到着。(眾應)搜檢無弊。(外入介)(巡)東號房去!(下介)(生進介)(巡)西號房去!(下介)(副淨進介)(巡)坐滿了怎麼處?也罷,到這邊席號坐。(下介)(巡)禀老爺,點名搜檢已畢。禀封門。(巡出封門介)(監試)可喜今科規矩嚴明,一毫無弊。天氣又且睛爽,可為大典稱慶。
  【前腔】文章濟濟集群賢,錦織天機玉吐煙。關防內外各森嚴,掄取真才中榜元。
  今日起早了,不免進去略歇息一歇息,到晚好來放出。(下介)
  冠冕通南極,文章列上臺。
  群英爭獻賦,獨有子云才。



  第十五齣 試窘

  (雜扮打高燈接科場人上)富貴須勒學,文章可立身。你看满胡來紫貴,都是進場人。我們是接場中相公的。夥計,今年規矩森嚴,莫挨近柵欄邊去,大家遠遠站立,等侯各人家相公出來,上前迎罷。
  【六幺令】(末吉服,近隸執板上)文場防範,直門官敢憚辛艱?梆鈴高閣要森嚴。支更鼓,聽傳宣,你們切莫些兒玩。
  左右,今年監試老爺規矩嚴得狠,你們可趕開閒人,不許挨近柵欄。但有舉子們出來,一溜開清清楚楚放出。凡有擠的,與我着實打下去!(眾大聲應,分付介)(內打三更,吹號三聲,大呼各號,老軍催卷介)
  【前腔】(眾)三更三點,明樓上掌號聲喧,東西各號卷催完。
  (內打雲板三聲,吆喝開門介)(末)里邊打點放頭牌出來了。
  聽打點,便開關,大家廝認休教亂。
  (皂)你們站開些,待相公們好走,(眾內望介)
  【前腔】(淨扮老儒上)精神全欠,老科場只走今番。(生上)詞源滾滾起波瀾。
  (雜)老相公。我在此。(作馱淨下介)(雜)小人是華家伻頭接霍相公的。相公定是得意的了?(接筆硯介)(生笑唱)
  文似錦,興方酣,朱衣肯不把頭來點!
  (皂叫封門介)(副末)翱臣待漏五更寒,鐵甲將軍夜渡關。日上三竿場未出,算来名利不如閒。自家絖店主便是。鮮于相公進場去,怎麼日色老高,老汉在家中吃过早飯了,還未見出來?放心不下,不兔向貢院前去看一看,是怎麼說?呀!此是贡院門首了,還封在那裏。(皂)晦氣,晦氣!這些相公,不知是果真有本事的,在裏面着實鏖戰,又不知是墨水乾了,一點兒榨不出?遭他家娘瘟!要我們辛辛苦苦在此伺候。平日莫去搖麼嫖麼。嗑你娘的溺尿麼?(副末)咳!你聽這些人埋怨話頭,就像曉得鮮于相公平日行徑的。(內擂鼓。叫搶卷。打雲板開門介)(皂)謝天謝地,好了,出來了!(副淨緩出上)三竿紅日上,一卷墨才完。(副未)鮮于相公,小人在此!在此!(副淨)好辛苦!(皂罵介)我問你,你這樣怕辛苦,就在家引自在自在,莫來現世也罷了。為你一個,苦了我們守到如今。我看這副嘴臉,也不像是胎孩發跡的!(要打。副末攔介)(皂)得放手時須放手,得僥人處且僥人!(回身指罵介)(副淨打躬介)下次再不敢如此。再若如此,但憑,但憑!(回身與副末走動說話介)那裏說起!裏邊文宇,做得簇錦的一般!這是想得動了火,牙齒忽然疼起來。哎喲,恨不將要死。只得慢慢的謄寫,故弄到此时候出来,難怪這些狗頭說零碎。(作到介,姚店主接筆砚,擺出酒饭介)相公,请用些飯将息将息,小人也要去安歇。(副淨)多勞了,請進,請進!(副末)正是:欲求生富貴,須下死功夫!(副淨看店下,回身笑介)鮮于佶,鮮于佶!你問你:這是怎麼起?活現世,受了許多辛辛苦苦,勞勞碌碌,三年下場一番,走到場裏面,一個字兒寫不出,倒反被那些狗頭如此作賤。不是观場,倒是來受罪了!(作倒在桌上介)
  【前腔】文思原欠,酒囊中墨汁全乾。
  不兔把這些酒飯消繳在肚子裏,也是我老鮮走科場一遭。(作吃介)我想場中做文字時,心上慌得凶,不知寫了那一套嫖經那一宗酒帳?鬼畫符一般。若要中,(笑介)除非是紗帽滿天象烏鵲兒飛,我把這頭。(作上挺介)這樣一撞,就撞着了,才使得!不然一生一世,也衹是這樣嘴巴骨。如今說不起,斷斷要去與老臧商量做那法兒了。且先到霍秀夫他那裏去走一遭,問他甚麼字號。
  日高三丈進朝餐,仔細想用機關。將朋儕字號輕偷換,朋儕字號輕偷換。
  花柳精神曲蘖腸,不才何以獻長楊。
  且從河鼓傍邊路,偷取天孫織錦囊。



  第十六齣 駝泄

  【小蓬萊】(生上)浪暖桃花風起;得意後渴倒相如。(小旦)打疊腰圍,放開情緒,去着官衣。
  (生)雲娘,小生場中文字甚是得意,可不負你一番指望,衹是身子中着實有些欠爽利。(袖中取文介)今日不該在窗下親把文章謄寫,這一會頭目更加眩暈,心兒上又煩燥得緊,恐怕書生沒福,不能承當功名兩字了!(小旦)說那裏話!尊體清臞,又着勞碌,故此有些不耐煩。奴家記得昔年有病,曾請過一個女醫姓孟的,用藥甚效。已曾着人請去,待她來看看,服一兩劑藥便好了,你且放心!
  【桂枝香】(生)曲江尋翠,便聽春雷轟地。連朝鏖戰風雲,自笑隨行逐隊。那管輕寒透衣,輕寒透衣。(小旦)想是雄文得意,定要脫胎換體。好與你問良醫,漱止相如渴,腰扶沉約闈。
  (副淨上介)欲圖虎榜登名姓,先向雞窗問號頭。此間是華行雲門首了。(作進見,小旦揖拜介)(生強起拱手介)(副净)霍兄,怎麼是這樣一個光氖?(生)偶而小恙,不能相迎,得罪,得罪!(副净)想必是場中忒用心了!(小旦)正是如此說。(副净作掇椅就生溫存介)好事將近,須要上心調理,莫作兒戲。場中得意,不消說了?(生)風檐之下草草完篇,胡說也寫在此。(小旦送副淨看介)(副淨哼讀介)這樣七篇簇錦,定然高中無疑,怎麼倒說草草?天下有這樣草草的!衹是這病也害得你好。天殺的,你肚子裏怎生有這許多好東西?脹也该脹病了!(生)老兄也一定得意,文字倘寫出,也要請教請教。(副净笑介)小弟是瞞不過老兄的,只好渾場中一兩頓酒飯吃,到家時節去哄嚇那些鄉里的人,說鲜于相公又观場一次了。裏邊文字,不過胡亂寫幾句出來,那裏記得?取笑,取笑!
  【前腔】(副淨)你鵬飛比勢,龍媒爭馭。看棘闈星頭森沉,筆掃千人都廢。你胸中可抒,胸中可抒。定是朱衣不棄,孫山前置。只還有一件,今科場中規矩,與常年不同,要各人認定自己卷面上的字號,到發榜時,只寫了號數,不寫名字,直至進呈過,磨對明白,方才寫名姓傳臚。(生)這個記得!(副淨)小弟編的是「昃」字號。(生)小弟的是「日」字號。(副淨)記得真麼?(生)自己號數,怎麼記得不真?(副淨笑介)雲娘,莫怪我說,你已後但遇了「日」字號,(作抱介)便叫這是我的霍相公!我的霍相公!(小旦)鮮相公,也莫怪奴家說,你也真是個「賊」字號相公了。(生)休得取笑,
  免得病支離,與你同踏天街馬,分穿御賜衣。
  (生伏桌睡介)(丑扮駝女醫,保兒同上介)背包自有駝峰聳,攙手何愁雞眼疼?(保)媽媽,此便是我家門首了。(同進見介)(副淨)那裏走了這樣一個婆子來?(小旦)是一位女先生,奴家請來看霍郎病的。(丑與副淨、小旦拜介,轉身介)我說前日酈府裏那軸畫,象個人兒,彼時急忙想不起,元來就像昔年請我看病的這位華雲娘!(小旦喚生,抬頭見介)霍相公,請得女先生來了,好診診脈。(丑細看生面,轉身介)好古怪!這位相公面孔,也有些熟會,急忙想不起,元來也象酈府裏看過那畫上穿紅衫的秀才。我曉得了,曉得了!(扯小旦問介)適間聽見這位相公姓霍,他可叫做霍都梁麼?(小旦)果是叫做霍都粱。(丑)他可曉得畫幾筆畫兒麼?(小旦)畫得極好的。媽媽,他的名字,與他會丹青,你卻怎生知道?(丑)你莫管,有些說話在裏面。(轉身介)那裏撞得這樣巧?恰好就是他!且莫就說,待我看脈時,把些言语驚他一驚,看他如何?(看脈,眼中不住看生介)
  【泣顏回】(丑)真說病因誰?為惜花心憔悴些兒。你有青樓紅粉,那隔牆花怎去輕窺?
  (小旦)媽媽,只請你看病,怎麼說起這些閒話來?(丑)不是閒話,病根都是從這裏起的。
  牙簽錦題,筆尖兒亂點得瀟湘翠。
  這病藥都投效的,
  除非是銅雀春深,始醫得你彩風情癡。
  (副淨)這婆子,霍相公請你來看病,病症不說,一剗胡柴鬼話。好可惡,好可惡!(作怒介)(丑)倒不是鬼話,倒是一軸春容畫(副淨)還是這般胡言!(丑)不是胡言,倒是一片詩箋。(副淨)這是那裏說起?(丑)說起說起,反勞動了那燕子。(生驚,與小旦悄說介)這媽媽講的話,象是知道那丹青的下落。你可問他一問。(小旦)媽媽,你才說的话,有些來歷。你可明白講罷!(丑)你也說有些來歷麼?我直說與你聽罷!
  【前腔】(丑)說起話蹺蹊,誰識其中情事?朱門有女,為兒郎皺破雙眉。
  實不瞞你說,老身前日酈府裏請去看小姐的病,那小姐症侯,像是傷春的。細細問他梅香,說道日前因為裱袖觀音像供養,錯討了一軸春容畫來了。那畫上女娘象得他凶!(生,小旦驚介)原來有這等事!(丑)那畫上,又有一個穿紅衫的郎君,生得標致,小姐看見。着實想了,故此害出這病來。老身彼時不信,那梅香悄悄地取畫與我細細看來。(生)原來媽媽細看過畫的,畫面上是甚麼樣?(丑)上面麼?那象小姐的女娘,就是雲娘活現,那着紅衫的,就像相公。(生笑介)天下像貌同的盡多,那裏就是小生?(丑笑介)相公你還要瞒我,那上面還落的軟,我記得,念與你聽。(生)你請念來!(丑)莫怪我犯諱了。是「茂陵霍都粱寫贈雲娘妝次」十一個字儿,說得不差麼?是鬼話胡言麼?(副淨)霍兄,這些詳細,你請說說,只知道你替雲娘曾畫的有春容,是我叫送與那缪酒鬼祓裱。後來這些話,卻不曉得。(生)鮮于兄,正為着這軸春容,因你說送於那老缪裝裱。那曉得是個酒徒,想是酒醉了,錯發了別處去,倒取了一軸觀音像來。正不知那軸春容的下落,今日,孟媽媽這樣說,分明錯到酈府中去了。(副淨問丑介)酈府中可就是札部酈老爺,今年知貢舉的麼?(丑)便是。(生)此小像,小弟元為雲娘而寫,那裏知道那酈小姐,生得與雲娘一樣。如今錯認做自己的,在那廂疑惑。怪道小弟在曲江閒步,見個燕子銜幅箋來,箋上字跡語氣,正與雲娘說,象個女郎。今日後這位媽媽說明,方曉得是酈府小姐題的。(丑)正是,那梅香也說來,說小姐曾把
  烏絲詠題,猛可兒燕子銜將去。如今待文場高佔鳌頭,我與你向官衙穩做蜂媒。
  (小旦)媒不敢勞做,衹是勞動媽媽,婉轉說與小姐,取還奴家那軸春容来,就多感你了,(丑)要去取回,衹是沒個憑據,他怎肯相信?(小旦想介)有了。如今先將燕子銜來的箋兒,你拿去與小姐驗過,他便信了。待他發過春容來,然後把這幅觀音像央你送還,如何,如何?(問生取箋出介)(副淨取箋念介)這就是酈小姐親筆?(丑)便是!便是!(副淨)我前日在曲江邊踱一踱,猛然間也遇一個巧。(丑)相公遇着甚麼巧,想是也撞了個燕子?(副淨)倒沒見有個燕子飛,衹是被那鶴鳥撒得滿頭上白刺聒的,褪下頭巾來,洗也洗得不乾淨。(小旦付丑箋介)這是金鳳小釵一股,權送媽媽的。你換得畫來時,再加重謝。(丑喜謝介,拜介)多謝多謝!衹是如今還不能夠進去。酈老爺好不嚴緊,臨入場時,親口分付過我的,叫我莫要進衙裏走動。待出場來,我去看小姐時,與你婉轉說明,或者他肯發來也未見得。(副淨)媽媽,我有一樁事,也央你一央。我有一幅行樂圖,拿去與酈小姐看看,如何?(丑)不用了。(副淨)怎知道就不用?(丑)如今不是時節了。(副淨)怎麼不是時節?(丑)如今端陽將近,過了年,小姐家那裏還要貼鍾馗像。(眾笑介)(丑指生介)你看你看,霍相公聽了這些話,身子都爽利起來,不消用藥了。衹是雲娘再將就他些兒便好。我去了,且將扁鵲巧心事,去作雙鸞系足人。(下介)(副淨)原來有這一段奇事在裏面。霍兄,你好生將養,且告辭了。(小旦)請小坐坐何如?(副淨)多謝了,小弟要在下處收拾收拾行李,待放了榜,不濟事的時節,就要學這駝婆娘,彎起腰來背了包,一溜跑了!(生、小旦笑介)
  【尾聲】(副淨)畫中活現陽臺女,那知又一幅巫山添註。來日裏金榜當頭,看把『日』字兒題。
  (別介)一生、小且下介)
  闈裏收緗軸,江邊拾彩箋,
  兩廂情意蜜,都倩老駝傳。



  第十七齣 謀緝

  (副淨)欲知心腹事,但聽口中言。我適間在霍秀夫處,聽見那駝婆子說了許多話。原來為着一軸春容,弄出許多把戲在裏頭。這也由他,衹是可喜把他字號,問得詳細在此。我雖不懂他文字中的奧妙,看他那病中光景兒,都是得意之极,文章決定好的了。不免到老臧家去,與他商議幹那心事去;(行介)呀!此間是了。(敲門介)(淨方巾扮臧不退上)多尋榆莢提控鈔,特為黃花舉子忙。是那個?(開門介)原來是鲜于兄,請進請進!(進,對揖介)(副淨)昨日場中得意麼?(副淨笑介)若得意,不來尋老兄了。正為着前日約的那事,幸喜問了一位朋友的字號來了。(副淨)是那個字號?(副淨)那個朋友編的是「日」字號,小弟的是「昃」字號,故此特地相煩,早早的打進去,便於割換,恐怕遲了就不濟事。(淨細思介)這樣連割卷也不消,只消把老兄的字號,下半鼓洗去了。那個明友的字號,下半截添幾筆兒,可不湊巧,(副淨)有理,有理,想得到!(揖謝介)(副淨)衹有一件,要文章十分好,才中得穩。(副淨)文章不消說得。
  【撲燈蛾】(副淨)他才華壓茂陵,爛若天孫錦。字號不爭差,我親身向伊探問也,問得分明詳審。仗君早把事兒行,倘託庇一朝札蹭,便来生犬馬,難忘你深思!
  (淨)且住,適間兄問得號數的朋友,是那里人?(副淨)就是小弟同學的,茂陵霍都粱。(淨)喜得問個明白,險些兒弄出事來。這割卷的勾當,除非用旁州別縣的人,兩不相照才使得。若是同學的,一放榜時節,墨捲傳閱,改刻不及,那姓霍的講起話來,怎麼樣處?連我也帶累得不乾淨。這個萬萬做不得的!除非再尋一個頭兒方好。(副淨)這卻怎麼處?急忙又沒別位朋友做得文章好的,可以挪移。(躊踏介)有了有了,這霍朋友,近來幹了一樁極不好的事情。(淨)甚麼事情?(副淨)他前日畫一軸春容,傳入到酈尚書府中去,勾引小姐。小姐見了,就想起他來,着實害病。(淨)可就是這知貢舉的酈老爺麼?(副淨)正是正是。那小姐又親筆題一幅箋,遞與他,他收執了。(淨)這越發不該了。(副淨)老兄,這分明是破壞他的閨門,借此暗道關節,罪名非小。(淨)這事情可是真的?也要有個憑據才好。(副淨)這是確確真的。如今在兩邊牽馬的,全是那駝背醫婆。他還送那婆子金釵一股。小姐詩箋現在婆子手裏。但拿住了一拷問,便見明白。(淨)那駝背醫婆可是姓盂的麼?(副淨)正是,正是。(淨)這個不難。他也時常在我家用藥。不瞞兄說,我有兩個小廝,現當緝捕,就叫他先去請他來,只說看病。待我哄誘出他口裏話來,掣出詩箋金釵到手,就鎖起來,把來做個作眼,去拿那姓霍的到官便了。(副淨)甚妙,甚妙!衹有一件,但拿到官時,火放火了,轉難收拾。不如嚇得他私自逃避,他的到手功名,不愁不是我的,這倒渾融些。(淨)這也見得老成。(向內叫介)小廝們那裏?走來,(雜)聽得老爹叫。慌忙就來到。老爹叫小人們有何分付?(淨)這一位相公姓鮮于,有話與我商量,叫你去做,你過來!(附耳小語,又做手勢介)你可曉得麼?(雜)曉得。(又附耳如前介)(雜)小人肚子裏雪亮的了。衹是那姓霍的下處那裏,須指點個明白,也還要鮮于相公到那廂,裝神搗鬼解了交,方可歇手。(副淨)二位,你明日撈到了駝婆娘時,便悄地通個信與我。我做個不認得的來,到那廂,自有理會。
  【前腔】(合唱)官衙女出群,巧把丹青引。央串女盧醫,俏地私通音信也,現付與箋詩作證。仗伊再把計兒行。嚇得他,他州逃進。那時節宮花一對,被我做荷包剪綹,插在這鬢兒橫。
  文章依樣畫胡蘆,本色休教鬼畫符,
  計就月中驅玉免,謀成日裏嚇金烏。



  第十八齣 閨痊

  (小旦扮梅香上)日正長時春夢短,燕子交飛柳煙低。這幾日,且喜小姐身子漸爽利了。今日是個好日子,老夫人分付。叫我當值他梳洗了,去佛閣卜燒香。不免將鏡臺妝盒收拾了,請小姐出來梳洗則個。
  【二江風】(小旦)假惺惺,按不住心頭病,這几日柳絮風情定。好展妝臺,冼脫殘紅,淡把眉兒整。(作薰衣介)還將半臂薰,還將半臂煎。
  待我把新做的鞋兒取出來,(取鞋介)
  弓鞋投點塵。
  (向內輕叫介、小姐,小姐,請出來梳冼,好去閣上燒香去。
  佛前香,莫久費夫人等。
  【前腔】(旦上)曳金鈴,繡幕風兒緊,看花影在紗窗映。
  (小旦)小姐,夫人說,今日日子好,請梳洗了閣上拜拜佛。(旦)如此,待我好梳洗。(作梳洗介)
  一星星,症侯寬鬆,免不得把雲鬟整。
  梅香,你取那春容畫兒與我看一看。(小旦)小姐,忙忙的要去拜佛,怎麼還要看這東西,恁地放他不下?(旦)你那曉得!我記得佛經上說,有一位鎖骨菩薩,變作淫女,勸化世人。那畫裏女人,莫非是菩薩現身?這樁公案麼,
  何須燃香禮佛燈,燃香禮佛燈!優曇插膽瓶,慈悲瑣骨一似蓮花净。
  (小旦)小姐,進去罷!(旦同行下介)
  多病金針繡懶添,如今喜氣上眉尖。
  佛前挑起琉璃火,小拜檀香手自拈。



  第十九齣 偽緝

  【鳳凰閣】(小旦)芭蕉雨響,點點人兒心上。茂陵消渴叩醫王,藥搗玄霜,露翻金掌,好活跳去桃花春浪。
  [菩薩蠻]春至年年韋杜曲,芳草無心裙帶綠。風冷酒初醒,琴心瘦長卿。藥裏封蛛網,愁入眉峰上。小拜向經幢,佛前燒柱香。奴家前日因霍郎病中,曾在錯取來的這幅大土像前,許了香願。這兩日幸喜好了,不兔權在像前,拜謝一謝則個。(作回身向像跪,焚香、告介)
  【黃鶯兒】(小旦)疾效祝檀郎,拈普陀雲一柱香。謝揚枝滴露,救答文園恙。散天花妙香,壓宮花帽光,展兜羅提挈向青雲上。(生俏上聽介)(小旦)感慈祥,也不枉煙花陋格抽換了妙莊王。(小旦叩首起介)
  【前腔】(生)俏步轉迴廊,謝卿卿祝瓣香。
  原來雲娘在此為小生禱告。(揖介)
  夫妻露水倒是恩山傍。
  今日就在菩薩前說下哲來。(同小旦跪對像介)小生霍都粱,日後功名有份,便與華行雲夫榮妻貴,
  永不相忘,拈花誓將,便看花怎忘,效於飛始勾結了琴心帳。
  (叩頭起介)小生還有一句話,要先說過。若是日後,倘遇着那題箋的人幾呵,
  奠怪裴航,除非題箋窈窕,雙杵搗玄霜。
  (雜扮捕役二人鎖駝婆上)
  【賺】(眾)打點昭彰,明白是牽頭女貨郎。
  (丑)可憐哦,我那裏曉得甚麼別樣勾當?我為着霍秀才的病,這箋詞、釵子,他付與我去換那春容的,是甚麼牽頭?(雜指介)
  這般喬模樣,科場太歲倒會彎弓撞。
  此間是華行雲門首麼?(丑)是了。(雜)莫要大呼小叫的。
  到平康,且輕輕叩得雙環響,賺出他開門好劈面搶。
  (作輕叩門介)(內小旦應介)是那個?(雜)開門,開門!(小旦開門問介)尋那個的?(雜)霍都梁!(生聽說,起避後介)(小旦)尋他怎麼?(雜)還問怎麼怎麼,他打包家關節,
  盜賈家香。現有這女駝供狀,女駝供狀。
  (丑)華行雲,快叫霍秀才來,當面對一對。我與他甚麼牽頭?把我無干無故,這般拷打,苦惱,苦惱!
  【前腔】(副淨上)客寓鄰廂,暫過同窗話短長。進中堂,呀!為何蜂攢蟻簇相喧攘,打得個殘病醫婆當死羊。
  這是那裏一班閒人在此囉唣?(雜)不是甚麼閒人囉唣,為緝拿打關節的。(副淨)打關節的是那個?(雜)是霍都梁。(副淨)唗!唗!唗!霍相公是我好朋友,是個有才學本分的人,那裏幹這樣的事?
  你休胡撞,有何憑據何贓仗?你挾詐斯文罪怎當?管赴公堂,定要分金破木從頭講,看你們怎生結賬,怎生結賬?
  (雜)這位相公說得有理。
  【前腔】(眾)拿賊拿贓,就捕捉奸情委實要雙。
  (拿出箋、釵與副淨看介)這是甚麼物件?(副淨)是一幅箋紙。(雜)這箋紙你說那個寫的?是如今知貢舉酈老爺的小姐筆跡。那霍都梁,先畫一幅春容小像,遞送與小姐。又勾引小姐寫出詩箋來答他,意思無非借此風月傳情,暗通關節。這金釵是與這駝婆子的,央他兩邊走動,
  就是真臓仗。娼門包宿,又要把朱門想,描畫丹青入洞房。休結黨,
  拿去還要一拶、一夾、一丟、一搭,自作自受,甚麼挾詐斯文哩?(生背聽懼介)(眾)
  如爐官法明明亮,摃幫作哄,誰許你口兒強!況酈老爺出的有關防,奸徒犯着難輕放。
  連這華行雲也是緊要犯人。(要鎖小旦,副淨救介)華行雲,
  你也要一同前往,一同前往。
  (雜)快說,霍都粱在那裏?若隱藏了,就了不得!
  【前腔】(小旦哭訴介)他剛畢科場,病好些兒便出帝鄉。知何往,不過青樓暫與相偎傍,書劍飄零在那廂?
  (雜)既不認帳,鎖了去!(副淨)
  且從容講,自古道救人一命勝造浮屠像。
  (背與小旦輕況介)不好了,前日與這駝婆子的箋、釵,都被這些人拿得到手,是硬做不得的。快快的收拾些物件,好生打發他們出門便了。(小旦慌介)奴家身邊有沒別件,衹有金鐲頭一付,金簪環一匣,憑鮮相公把與他們消磨這事罷。(副淨)快取來!(小旦進取鐲付淨,淨接介)我有處。(轉身介)列位班頭。如今霍相公場完就回去了,不在這邊。這華行雲不過暫與他相與。一個女人家,那裏曉得他來蹤去跡?有些須微意,列位收下,做個人情,看學生面放了罷!(將物送入雜袖介)
  金釧釵鈿且請袖裏藏。
  (雜)一樁天大的事,這幾件東西,怎生了得帳的?來不得,來不得!(副淨轉身與小旦說介)怎麼好?他們還要多哩!(小旦)這卻沒法處了!(副淨)也罷!我為着朋友份上,(腰間摸出錠子介)就把腰間剩的盤費,湊出來替你打發罷。(小旦)多謝了!只一件,那詩箋不可留在他們手裏。若添了銀子,須索取還才好。(副淨轉身介)列位,這小娘子身邊委實的沒有甚麼東西,我替他再添你二十兩雪花,寬釋了他,還了他那詩箋罷!(雜)相公,你先前講的話忒不通,如今怎樣知起道理來了!千看萬看,看你尊而,真個是人情人似法度了。(副淨送銀,取詩箋與小旦介)
  再解衣囊,松紋兩錠鞍橋樣。(揖介)謝你還卻詩箋,放了這窈窕娘。
  (丑)列位老爹,可憐我是個殘疾人,也放了我罷!(雜)唗!你是放不得的。還要拿去法司衙門審明定罪,才見得我們不是打詐。
  難疏放,關通歇案知非虛謊,
  還要在霍都梁原籍,
  關捉勾當,關提勾當。
  正是得放手時須放手,得僥人處且饒人,(雜鎖駝婆下)(副淨問小旦介)這事怎麼起的?(小旦)連奴家也不知怎麼起。好好在家裏,忽然這些差人一擁進來,那裏容人分辯?(副淨)想必是那駝婆子口不穩當,把前日事對人講的。(作伸舌介)如今是甚麼時節,略不謹密,就弄出事情來了。我問你,霍兄在那裏?(小旦)在後面房裏。(作關門請生出見介)(生與小旦哭介)(副淨先哭介)(小旦)深虧了鲜于相公,自己破费許多,方才免得囉唣,奴家詞箋也贖過來了。(與生看箋,生收介)(生)鮮于兄
  【皂角兒】我連日裏兀自不強,閉門兒風波天降。招災禍幾筆丹青,這詩箋是勾魂供狀。(拜謝介)
  (副淨扯介)我兩個髻年相與的朋友,是何等交情,怎麼倒謝起來!(生)
  感謝你為朋友,解囊金,陪口舌,費盡心腸。
  鮮于兄,你曉得我平生那裏喫過一毫虧苦的?倘若到官,不分皂白審問起來,叫如何抵對?(副淨)也不妨。(生)那丹青果然是我畫的,恰好像那小姐。那詩箋又是酈小姐真筆,供說燕子銜來,就渾身是口,誰人肯信?定是要受刑問罪,我的命定是沒有的了,
  難禁刑杖,除非脫亡。(與小旦哭介)顧不得橫塘一曲,兩兩鴛鴦!
  【前腔】(小旦)正自爇菩提妙香,反差下牛頭阿旁。若非是湊着恩星,一例兒吃摧花刑杖。從今後蕭蕭雨,溶溶月,雙雙影,撇殺檀郎。相思一樣,梅花主張。便風兒順稍口信,解我愁腸!
  (副淨)霍兄,這樁事看起來不妨,我幫了你承個頭與那些狗頭們當官理論一場,諒不輸與他,不消遠去得的。若去了,恰不誤了功名大事!(生)老兄,老兄,如今性命要緊,功名二字也題不起了,只得與兄相別。別後事情,還要與我照管一二。(副淨)果然要去,那廂避避。這别後事情,小弟自然為兄打點,安頓得妥貼,不必掛心。
  【尾聲】(生背唱)故鄉有路難還往,似輕薄桃花飄蕩。
  也罷,往汧陽尋秦老師去罷!
  只得向汧水魚龍,權時寄鷫鸘。
  (生、旦分下)(副淨吊場介)果然算得停當,去也去得幫襯!我不免再說與老臧去,叫他放心打進字號去便了。
  萬丈深潭計不差,春明門外即天涯。
  十年窗下無人問,一日看遍長安花。



  第二十齣 守潰

  【水底魚】(副淨扮哥舒翰率眾上)百二雄關,臨風一劍寒,老當益壯,隻手塞泥丸。
  平沙落日大荒西,隴上明星高復低。孤山幾處看烽火,戰士連營候鼓鼙。自家老將哥舒翰便是。奉命把守潼關,最為緊要。將士們!你看漁陽兵馬,紛紛如蟻,搶上潼關來了,待逼近時,併力一齊沖殺前去,不町退縮!(眾)得令!
  【前腔】(淨扮安祿山,丑扮何千年率眾上)殺氣漫天,欃槍蔽斗間,踏平鞏洛,乘勢闖潼關。
  (安)手下的,此去潼關不遠了。哥舒翰兵馬在此,你與我殺將上去!(作搦戰,哥舒翰敗下介)(安大笑介)你看哥舒翰這老兒,不夠一兩陣,那些兵馬都紛紛鼠竄。牙將何千年,你可領鐵騎五千人,殺進潼關,徑闖長安便了。(何)得令!
  【清江引】(眾)紛紛兵馬皆奔竄,失卻秦關險。猛虎啖群羊,皂鵰欺雀燕。刻日裏,在凝碧池把歌吹演。
  月黑雁飛高,哥舒夜遁逃。
  漢家麟閣像,專待霍嫖姚。



  第二十一齣 扈奔

  【燕歸巢】(老旦)葳蕤鎖合小庭閒,懸艾虎在簾間。(旦)病餘已過暮春天,池面鏡綠初圓。
  (旦拜老旦介)(老旦)[明妃怨]梅柳才描春色,又見菖蒲抽節。稿砧入禮闈,愁聽玉笛吹。(旦)長日睏人天氣,欹枕心情如醉。病後怯檐風,盆榴紗映紅。(老旦)孩兒,你爹爹為知貢舉,入場中將一月了。今日又是端陽,廚中辦得有菖蒲酒,我與你在石榴花下,小飲幾杯,應個節氣。(旦)孩兒病體才好,有些怯風,就在這中堂內陪侍母親罷。(老旦)也由你。(送老旦酒,梅接送旦酒介)
  【玉芙蓉】(老旦)天中節候傳,曲水風光轉。
  我想老相公呵,
  此時賜榴花天酒,和歌高宴。水心劍許仙人捧,金鏡圖從帝座懸。(合)韶光淺,又汛菖蒲一年。歡笑處,怎不共紫衣魚袋,盡醉百花前。
  【前腔】(旦)釵符風口銜,釧臂鮫絲綰。憐黛眉一色,綠遍庭萱。惜花慵卷金鈴索,待燕長鉤繡戶簾。(合同前)
  (外同院於急上介)
  【滴溜子】(外)迫忙裏,迫忙裏,撒開棘院,疾速的,疾速的,權回庭畔。
  (進內介)(老旦見驚問介)相公!
  何事沖沖氣喘,君恩御墨鮮,點知文苑。怎生驀地歸來,令人兢戰!
  相公有何事,這等忙忙來衙裏?(外)夫人,不好了!為哥舒翰失利,安椽山這廝闖進潼關來了!聖駕既已西巡,我只得追隨前去,待事定再傳臚了。
  【前腔】祿山的,祿山的,潼關直犯。哥舒翰,哥舒翰,全軍奔敝。大駕去長安西畔,傳聞凝碧池,胡奴開宴。趁此俏地更衣,奔從雕輦。
  (老旦哭介)這卻怎麼處?(外)快取衣來換,把印信縛在臂上,隨身行李先發去,權且乘着小犢車出了城,再乘馬趕去未遲。(作更衣介)(雜推車上)(外上車,對老旦別介)
  (尾聲)朝冠脫卻,且把輕裝換,將紫綬身中密綰,說不盡的家常,憑伊自管看。
  (老旦、旦哭介)(院子上介)不好了!老爺才出得城門,賊兵四面焚掠起來。梅香,快請老夫人、小姐更了衣服,往南山鄠杜莊子上去等侯,(內嗚鑼喊介)(老旦、旦唱[哭相思]介)
  扈駕西巡何日還?不堪烽火滿長安,
  出門那敢高聲哭,多少胡兒勒馬看。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