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SSK

自在、乐观、幽默、大度

 
 
 

日志

 
 

《紅拂記》[明]張鳳翼  

2013-08-21 07:51:55|  分类: 古代戏曲34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十種曲》第二套之五 总第十五

  《紅拂記》(明)張鳳翼 著



  繡刻紅拂記定本

  目錄

  第一齣 傳奇大意
  第二齣 仗策渡江
  第三齣 秋閨談俠
  第四齣 天開良佐
  第五齣 越府宵遊
  第六齣 英豪羈旅
  第七齣 張娘心許
  第八齣 李郞神馳
  第九齣 太原王氣
  第十齣 俠女私奔
  第十一齣 隱賢依附
  第十二齣 同調相憐
  第十三齣 期訪眞人
  第十四齣 樂昌懷伴
  第十五齣 棋決雌雄
  第十六齣 俊傑知時
  第十七齣 物色陳姻
  第十八齣 擲家圖國
  第十九齣 破鏡重符
  第二十齣 楊公完偶
  第二十一齣 髯客海歸
  第二十二齣 敎婿覓封
  第二十三齣 奸宄覬覦
  第二十四齣 明良遭際
  第二十五齣 競避兵燹
  第二十六齣 奇逢舊侶
  第二十七齣 奉征高麗
  第二十八齣 寄拂論兵
  第二十九齣 拜月同祈
  第三十齣 張皇天討
  第三十一齣 扶餘換主
  第三十二齣 計就擒王
  第三十三齣 天涯知己
  第三十四齣 華夷一統



  第一齣 傳奇大意

  【靑玉案】〔末上〕人生南北如岐路。世事悠悠等風絮。造化小兒無定據。翻來覆去。倒橫直豎。眼見都如許。  時來有志須遭遇。卻笑風流賦枯樹。坎止流行應有數。良辰美景。賞心樂事。一曲飛觴羽。〔問答照常〕

  【鳳凰臺上憶吹簫】李靖人豪。張姬女俠。相逢似水如魚。喜私奔出境。靈右停車。偶與虬髯相遇。談笑處意愜情舒。覘眞主。扶王定霸。各自躊躇。  須臾。西京兵起。把佳人驚走。野外馳驅。遇樂昌夫婦。合鏡安居。付紅拂徐郞上道。到海上坐展雄圖。功成日同歸完聚。列土分符。

  打得上情郞紅拂女。  撇得下愛寵楊司空。
  讓別人江山虬髯客。  成自己事業李衞公。



  第二齣 仗策渡江

  【瑞鶴仙】〔生李靖上〕少小推英勇。論雄才大略。韓彭伯仲。干戈正洶湧。奈將星未耀。妖氛猶重。幾囘看劍。掃秋雲半生如夢。且渡江西去。朱門寄跡。待時而動。
  〔鷓鴣天〕投筆由來羨虎頭。須教談笑覓封侯。囊中黃石包玄妙。腰下靑萍射斗牛。調羮鼎。濟川舟。雲龍風虎豈難投。功名未到英雄手。且與時人笑敝裘。李靖字藥師。京兆三原人也。姿貌魁秀。氣槪雄奇。與聞韜略。忝韓柱國宅相之親。受業河汾。叨文中子宮牆之末。正是世本將家元有種。才堪王佐更無雙。連年獻策皇都。苦爲當權擯棄。淪落江左。十有餘載。近來聞得越公楊素留守西京。招納豪傑。欲待仗策往見。以圖尺寸。只得渡江。取路前去。

  【錦纒頭】本待學鶴凌霄。鵬摶遠空。歎息未遭逢。到如今敎人淚灑西風。我自有屠龍劍。釣鰲鉤。射鵰寳弓。又何須弄毛錐角技冰蟲。猛可裏氣冲冲。這鞭梢兒肯隨人調弄。待功名鑄鼎鐘。方顯得奇才大用。任區區肉眼笑英雄。
  迤邐行來。又到這大江邊也。怎得個船兒渡過去。呀。好了。遠遠有個漁船來了。〔末扮漁人上〕家臨九江水。來往九江側。同是長干人。何事不相識。〔生〕漁翁。渡我過江去。我多與你錢。〔末〕漢子。你差了。我在此釣魚。尙且意不在魚。就渡你一渡。何須論錢。上來上來。仔細。

  【普天樂】〔生〕謝漁翁相欽重。暫許我仙舟共。汀蘆畔。汀蘆畔驚起栖鴻。波心裏隱見游龍。似憑虛御風。〔末〕漢子。看江上芙蓉花都開了。〔生〕最堪憐是秋江上寂寞芙蓉。

  【古輪臺】〔末〕幸相同。片帆江上掛秋風。可堪驚眼風波裏。南飛烏鵲。遶樹無枝。分明是擇木難容。〔生〕俛首沈思。轉添惆悵。自慚蹤跡久飄蓬。〔末〕看你儀容俊雅。笑談間氣展霓虹。多管是吹簫伍相。刺船陳孺。題橋司馬。惜別太匆匆。君今去。不知何日再相逢。
  漢子。你姓甚名誰。如今要往那里去。〔生〕小生姓李名靖。因獻策未遂。流落多年。如今將投楊越公去。請問漁翁姓名。下次好相謝。〔末〕我那里是漁人。我本姓劉名文靜。字肇仁。世居京兆武功。因父死難。襲封官職。今見天子營仁壽宮。人民苦役。每每思亂。故棄職避地在此。近聞太原州將子李世民。英雄蓋世。折節延攬。我不久就投他去。你到越公處。倘不得意。也到太原來如何。〔生〕謹領盛意。就此分手。

  【尾聲】風塵奔走徒虛哄。頃刻勞君舟楫功。〔末〕有日還乘破浪風。

  〔生〕江畔逢君路不迷。  〔末〕卽今相見卻成悲。
  〔合〕何時一舉風波靜。        江漢翻爲雁鶩池。



  第三齣 秋閨談俠

  【一翦梅】〔旦紅拂貼樂昌公主上旦〕庭院涼生枕簟秋。月上妝樓。風滿歌樓。〔貼〕梧桐葉落雨初收。新恨眉頭。舊事心頭。
  〔更漏子〕〔旦〕玉爐香。紅蠟淚。偏照畫堂秋思。眉翠薄。鬢雲殘。夜長衾枕寒。〔貼〕梧桐樹。三更雨。不道離情苦。一葉葉。一聲聲。空階滴到明。〔旦〕奴家姓張。行一。世居東吳。避兵西來。因住越府廊下。不幸父親亡過。就養育在越公府內。纔得長成。便教歌舞。插金披綺。好不富貴。只是奴家情耽書史。性好兵符。每聞喚聲。好不耐煩也。〔貼〕奴家乃亡陳公主。號曰樂昌。自兵入建康。與夫主徐德言分別。蒙上將奴賜與越公。逗遛在此。不覺又一年也。〔旦〕姐姐。你我終日選伎徵歌。隨行逐隊。如何是好。

  【駐雲飛】繡幄瓊樓。選伎徵歌第一流。扇底眉頻皺。舞處低紅袖。休。脈脈歎淹留。年光拖逗。空有煉石奇材。誤落裙釵後。魂斷西風不自由。心事縈牽別樣愁。

  【前腔】〔貼〕雨散雲收。漂泊渾如不繫舟。愁殢新豐酒。黛鎖隋堤柳。休。密約幾時酬。誰知消瘦。天上人間。別恨難禁受。爭怕芙蓉不耐秋。一任珠簾不上鉤。
  姐姐。你手中拿那紅拂子。卻是爲何。〔旦〕你聽我道來。

  【駐馬聽】玉笋金鞲。揮麈風前亂攪愁。欲待拂除烟霧。拭卻塵埃。打滅蜉蝣。春絲未許障紅樓。簾櫳淨掃窺星斗。〔背科〕若問緣由。誰能解得就中機彀。
  姐姐。你常時懷那半面破鏡。卻是爲何。

  【前腔】〔貼〕鳳去秦樓。一段相思半面羞。只爲靑鸞罷舞。金鵲驚飛。缺月含愁。妝臺懶整玉搔頭。水晶簾舊約空囘首。〔背科〕若問緣由。不知何日重諧佳偶。

  〔旦〕眞成薄命久尋思。  〔貼〕夢見君王覺後疑。
  〔合〕火照西園知夜飮。        分明複道奉恩時。



  第四齣 天開良佐

  〔末扮西岳大王上〕善哉善哉。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自家奉玉皇敕命。鎭守西方。配位四嶽。今日有一異人李靖到此。不免曉諭他一番。多少是好。小鬼判官何在。〔丑淨扮鬼判上立介〕

  【西地錦】〔生〕歷盡長堤險渡。自憐多少奔波。殘陽古廟無烟火。空山惟有啼烏。
  一路行來。再無人家。只遇得這所古廟。不免進去歇息一囘。再作區處。呀。元來是西岳大王之廟。我想如今行藏未決。不免向大王面前拜囑一番。討個端的。卻不是好。〔拜介〕靖聞大王肅爽凝威。嵯峨擅德。是以立像淸廟。作鎭金方。遐觀歷代哲王。莫不順時禋祀。興雲致雨。天實肯從。轉孼爲祥。何不有賴。李靖吐肝膽于階下。拜求一卦。倘三問不對。亦何神之有靈。我便當斬大王頭。焚其廟。惟神裁之。大王聽我道。

  【玉芙蓉】我堂堂一丈夫。落落多艱阻。十年來一身進退維谷。失林飛鳥無投處。涸轍窮魚轉困苦。〔合〕時不遇。向誰行控訴。倘神靈有知須早啟迷途。
  你看如此世界呵。

  【前腔】奸雄方競逐。社稷將傾覆。待橫行須臾電擊風馳。掃除氛祲淸寰宇。斬戮鯨鯢萬姓蘇。
  〔合前卜卦科〕大王。我李靖若果有天子之分。乞明賜一卦。呀。如何卦不好。我旣無天子之分。終不然天生李靖何用。只得再求一卦。擇一賢主。輔之立功何如。

  【前腔】天心倘有屬。大寳應難據。終不然坐看社稷丘墟。待捧忠竭節從明主。仗劍除殘早濟時。
  〔合前卜卦科〕呀。此卦卻好了。拜禱已畢。不覺神思困倦。且就廊下略睡片時。多少是好。〔睡介神起說介〕李將軍。你擡起頭來聽我道。〔西江月〕南國休嗟流落。西方自得奇逢。紅絲繫足有人同。月府一時跨鳳。去處須尋金卯。奔時莫易長弓。一盤棋局識眞龍。好把堯天日捧。李將軍。天色漸明。可起身罷。

  【前腔】〔生〕朦朧一夢裏。恍聽神人語。分明是說一個去向端的。大王。多承你指點我呵。不須買卜君平宅。免使楊朱泣路岐。時不遇。向誰行控訴。謝神靈應聲如響指長途。
  方纔朦朧睡着。分明是大王叮囑我一番。言語中間。雖有難解處。且待將來。必有應驗。
  夢中言語記來眞。  莫道無神卻有神。
  須信行藏都是命。  也知富貴不由人。
  〔下〕〔末〕李靖去了。判官小鬼。你與我一路護送他去。正是

  大底乾坤都一照。  免敎人在暗中行。



  第五齣 越府宵遊

  〔末院子上〕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晝短苦夜長。何不秉燭遊。自家不是別人。卻是楊越公府中一個院子的便是。若論我老爺。果然是整頓乾坤手。扶持日月功。腰間三尺劍。掌上萬人雄。怎見得。你看他志平吳楚。功蓋華夷。揮戈處赤日車迴。煉石來靑天缺補。說他將令的嚴明。使三軍股慄。看他摧鋒的氣槪。是一陣雷霆。因風縱火。智慧喪膽逋逃。汎海薄營。國慶棄州奔走。旣有偌大功勞。可知許多受用。花封繡戶貯嬌姿。不數他鄴都銅雀。劍擁玉人充舞隊。多半是帝胄金枝。吹銀笙。鼓瑤瑟。分明世外鈞天。開錦帳。啓璚筵。疑是壺中福地。明霜畫戟。侯門將士千員。嘶夜紫騮。夾道垂楊幾樹。我老爺是天上明明上將星。遣來人世布威靈。麒麟閣上應圖畫。鳥鼠山前好勒銘。早間蒙老爺分付鋪設筵席賞月。天色漸晚。收拾已完。不免去稟覆老爺則個。呀。道猶未了。老爺早到。

  【齊天樂】〔外〕掃淸江漢功無上。雙手拍開霄壤。斧鉞威權。珥貂尊貴。番覺此身勞攘。自知重望。好坐撫人民。臥守封疆。警罷銅魚。光分玉兎。且徜徉。
  金魚玉帶應三台。將相還須蓋世才。我本無心求富貴。誰知富貴逼人來。楊素。身爲名將。職任元戎。討無不平。戰無不克。我常臨戰。令一二百人赴敵陷陣。不能陷而還者。悉斬之。又令二三百人復進。還如向法。士知進生退死。所向無前。及至論功。雖微必錄。故士雖畏我。亦願從我。人知我成功之易。不知我皆以賞罰中得士力也。今天子幸江都。加我司空之職。卽命留守西京。日來兵政肅淸。衙門無事。早上分付院子設宴花園中看月。院子那裏。〔末〕院子磕頭。〔外〕筵席可曾完備否。〔末〕稟老爺。筵席完備多時了。請老爺賞月。〔外〕旣如此。可喚女樂每出來承應。〔末〕女樂每走動。

  【生查子】〔旦貼齊上〕睡起洗殘妝。粉褪香腮上。報道欲持觴。一派笙歌響。
  〔旦貼拜科外〕取酒過來。

  【香柳娘】〔外〕向明月舉觴。向明月舉觴。璇臺虛敞。靑天碧海開秋爽。〔外指旦介〕你把那新打的曲兒唱個。〔旦〕試新聲奏商。試新聲奏商。雜管更調簧。珠喉轉嘹喨。〔合〕看澄波夜光。看澄波夜光。獨照華堂。偏宜淸賞。〔旦進酒介〕

  【前腔】〔外〕任嬌娥進觴。任嬌娥進觴。天香飄漾。桂枝疑在靑雲上。〔指貼介〕你試舞一囘。〔貼舞介〕舞纖腰楚妝。舞纖腰楚妝。踏月展霓裳。分輝動羅幌。
  〔合前旦貼〕風露寒冷。老爺請自保重。

  【前腔】〔外〕任吹風墜霜。任吹風墜霜。我爲將十年呵。身披草莽。寒關夜渡渾無恙。況秋宵正長。況秋宵正長。暫醉白雲鄕。須敎洗塵況。〔合前外作醉介〕

  【前腔】〔貼背唱〕見明月暗傷。見明月暗傷。舊遊虛爽。誰懸明鏡靑天上。〔旦〕你不須斷腸。你不須斷腸。圓缺謾平章。終須脫塵網。
  〔外醉旦貼扶介合前外〕我已醉了。收拾進去罷。

  〔外〕歌殘舞罷已三更。        可愛秋空氣轉淸。
  〔旦〕須信露從今夜白。  〔貼〕偏憐月是故鄕明。



  第六齣 英豪羈旅

  【夜遊湖】〔生上〕匹馬長途愁日暮。時未遇自歎馳驅。趙璧山中。隋珠海底。求售可憐無主。
  一雁西飛烟樹秋。關河搖落使人愁。無人寄語司空道。莫遣明珠暗裏投。自家涉遠到此。欲投越公。只得賃間房兒住下。明日淸晨往候。卻不是好。且喜正遇個客店。不免問聲。店主人那里。〔丑〕來了。相留燕趙齊梁客。借寓東西南北人。是誰。〔生〕小生要賃房的。〔丑〕要幾間。〔生〕要兩間。須是僻靜的纔好。〔丑〕敢是官人要看書麽。〔生〕不是。要候見越公。〔丑〕若官人往月宮裏去。千萬帶了我去。作成我看看桫欏樹與那搗藥的兔子。〔生〕不是。我自要見楊司空老爺。你不須絮煩。只與我房兒便了。〔丑〕此處來。鍋竈也有。可要做飯麽。〔生〕前面店中喫了。你自方便。〔丑下生〕客館蕭條。行蹤未定。教我如何睡得着。

  【集賢賓】寒燈欹枕聽夜雨。堪憐彈鋏無魚。懷刺侯門誰是主。抱奇才未遇明時。沈吟自許。須有日風雲際會。雖逆旅。論囊底不愁資斧。
  夜已深了不免去強睡一囘

  江鄕囘首隔風烟。  夜雨柴門思黯然。
  正是雁飛不到處。  果然人被利名牽。



  第七齣 張娘心許

  【似娘兒】〔外引旦貼上〕數載握兵權。居重地士戢民安。〔旦拂劍科〕爲公拂拭芙蓉劍。〔貼〕看氣奪霜威。光欺星燦。曾斬樓蘭。
  〔外〕戰袍猶帶血痕腥。十載高懸海內名。前隊貔貅衝曉色。後車鶯燕雜春聲。我自在此鎭守。門客甚多。近來眞覺懶于應接。去者頗衆。雖然如此。倘有豪傑。我自識他。正是跛足元堪笑。重瞳我自明。昨日送門簿來。有個秀才李靖求見。我曾聞此人有文武全才。今日若再來。當接見他一番。看他談論如何。分付直門將官。今日李秀才若來。可與通報。

  【菊花新】〔生〕朱門先達笑彈冠。丞相無私斷。掃門作客又經年。賦無衣有誰憐念。
  小生昨日候見司空。門上將官辭以宴飮。不得接見。今日只得又來。不知得相見否。只怕又是飮宴。正是但知北海客。不問北溟魚。早到司空府門首了。將官。勞一通報。〔丑扮將官進報生見長揖云〕司空拜揖。〔外作坐受科生〕天下方亂。英雄競起。公爲帝室重臣。須以收羅豪傑爲心。不宜倨見賓客。〔外起謝介〕老夫有罪了。請問先生。今天下紛紛。定而復亂。先生遠來。何以教我。〔生〕司空請坐。待小生拜稟。〔外〕先生請坐講。〔旦目生科〕

  【啄木兒】〔生〕蒙尊命。敢浪言。論四海干戈未息肩。只爲着土木疲民。況邊庭黷武連年。繁刑重斂誰不怨。山林嘯聚爭思亂。爲今之計。除是罷役休兵漸撫安。

  【前腔】〔外〕逢佳士。得讜言。我當初佐文皇定天下呵。河北江南已奠安。自當年駕幸江都。致中原萬姓騷然。我此身重荷朝廷眷。扶危定亂眞吾願。還要細與賢良計萬全。
  〔生〕小生吿退。再當候見。〔外〕倘先生有暇。時常來一講論。老夫不得遠送了。〔生外貼下旦弔場云〕院子。老爺着你問李秀才寓所何處。〔內應云〕在西明巷口第一家便是。〔旦〕知道了。待我自復老爺去。

  【簇御林】看他言慷慨。貌偉然。信翩翩。美少年。私心願與諧姻眷。只是無媒怎得通繾綣。我有計在此了。且俄延。須敎月下。成就這良緣。
  此事本當與陳美人說知。恐有漏泄。不當穩便。且到其間。再作理會。

  乍見風前連理枝。  須敎燈下有佳期。
  一腔心事無人識。  惟有淸風明月知。



  第八齣 李郞神馳

  【步步嬌】〔生上〕朝來獻策侯門去。見座右嬌娥侍。風流絕代姿。卻訝秋波。幾番偸覷。眇眇獨愁予。司空見慣渾閒事。
  方纔候見司空。見一侍女。手持紅拂。頗有顧盼之意。未知何故。

  【江兒水】天上碧桃樹。日邊紅杏枝。笑水中看月做風中絮。無端一笑成何濟。料目成心許也非容易。把意馬心猿拴住。打曡情悰。收拾起迷魂春思。〔內作鵲噪介〕

  【川撥棹】鵲聲沸。更燈花何太喜。看簾鉤雙挂蛛絲。看簾鉤雙挂蛛絲。算窮途有何信息。且向孤幃。枕漫支。漸聞雞。起舞時。

  【尾聲】漁郞誤入仙源去。囘首桃花路已迷。再莫向風前有所思。

  本謁侯門冀托名。  紅顏顧盼笑顏生。
  東邊日出西邊雨。  道是無情卻有情。



  第九齣 太原王氣

  【喜遷鶯】〔外虬髯淨道士上〕殘霞斂岫。正舉目江山。滿天星斗。〔淨〕日出分行。晚歸相守。事機各在心頭。〔合〕風斷數聲殘漏。雁排一帶深秋。登高處。占星望氣。半晌凝眸。
  〔外〕茫茫宇宙。落落堪輿。〔淨〕共探驪龍。誰得其珠。〔外〕自家姓張名仲堅。生長東魯。以殺人避仇。卜居西京。我素有大志。見天下將亂。昔廣蓄貲財。規造繻券。或龍戰二三十載。意欲建少功業。又喜得我道兄徐洪客海上遠來相從。似石投水。言無不合。眼見得這事有幾分也。〔淨〕張兄。夜色漸淸。你我正好望氣了。且喜此間有個高岡。與你同上一望。卻不是好。〔外〕道兄同請。〔淨〕張兄。你看那妖星犯牛女。紫微垣失光。天下事可知矣。〔囘望介〕呀。好怪好怪。你看參井之分。紫氣騰躍。太原乃參井分野。恐其中必有異人。張兄你見否。〔外〕我豈不見。

  【鎖南枝】看那重雲護。瑞氣浮。分明五城十二樓。咳。道兄。我生事在吳鉤。機關已成就。倘有勍敵起。做項與劉。這紛爭。怕黏手。

  【前腔】〔淨〕徘徊望。展轉愁。眼前是非方未休。張兄。你看江都分野已見。隋家不濟事了。他王氣黯然收。縱橫未分剖。倘眞人起。正可憂。與他做頭敵。恐掣肘。
  張兄。這也不難。我只待天明。先往太原去。你可囘家備些口糧。隨後便來。約定在汾陽橋相候。到得那里。少住十日半月。好歹便知端的。〔外〕如此甚好。道兄請先行。我隨後卽便來也。

  〔淨〕休論王相與孤虛。  世亂誰當任掃除。
  〔外〕渾濁不分鰱共鯉。  水淸方見兩般魚。



  第十齣 俠女私奔

  〔旦紫衣紗帽上〕自憐聰慧早知音。瞥見英豪意已深。俠氣自能通劍術。春情非是動琴心。奴家自從見那秀才之後。不覺神魂飛動。我想起來。塵埋在此。分明是燕山劍老。滄海珠沈。怎得個出頭日子。若得絲蘿附喬木。日後夫榮妻貴。也不枉了我這雙識英雄的俊眼兒。如今夜闌人靜。打扮做打差官員的妝束。私奔他去。早已被我賺出這門來也呵。

  【北二犯江兒水】重門朱戶。恰離了重門朱戶。深閨空自鎖。正瓊樓罷舞。綺席停歌。改新妝。尋鴛侶。西日不揮戈。三星又起途。鸞馭偸過。鵲駕臨河。握兵符怕誰行來問取。魏姬竊符。分明是魏姬竊符。雞鳴潛度。討的個雞鳴潛度。聽更籌戍樓中漏下玉壺。
  〔衆更夫上擋路介〕此是何人。這般時候。往那裏去。

  【前腔】〔旦〕公門將佐。我是個公門將佐。休猜做亡國虜。正懷揣着令旨。手執銅符。戴烏紗。衣挂紫。〔衆〕如今老爺睡也未。〔旦〕寄語主更夫。何須竟夜呼。〔衆〕老爺呵。自有絃上醍醐。燈下氍毹。這時節向陽臺行雲雨。
  如此說。大人自去。我們就睡也不妨了。正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衆下旦〕你看這一夥人。被我兩三句話。都哄過了。

  【前腔】女中丈夫。不枉了女中丈夫。人中龍虎。正好配人中龍虎。說話間不覺的喜孜孜來到草廬。
  乘着這月色。又到了西明巷了。此是第一家。不免敲門則個。〔敲門介〕開門。開門。

  【懶畫眉】〔生〕夜深誰個扣柴扉。只得顚倒衣裳試覷渠。〔開門看介〕呀。元來是紫衣年少俊龐兒。戴星何事匆匆至。莫不是月下初囘擲果車。

  【前腔】〔旦〕郞君何事大驚疑。〔脫衣帽介〕那里是紗帽籠頭着紫衣。〔生〕呀。元來是個女子。〔旦出紅拂介〕我本是華堂執拂女孩兒。〔生〕你緣何到此。〔旦〕憐君狀貌多奇異。願托終身效唱隨。

  【前腔】〔生〕驟然驚見喜難持。百歲良緣頃刻時。侯門如海障重圍。君家閨閤非容易。怎出得羊腸免得駟馬追。

  【前腔】〔旦〕楊公自是莽男兒。怎會得紅粉叢中拔異姿。奴今逸出未忙追。我與你呵。正好從容定計他州去。一笑風前別故知。
  〔生〕我有個故人劉文靜。乃是智謀之士。見今在太原。我明日與你扮做村中進香的夫婦。同往太原投他。再作區處。正是

  籠裏籠前整羽衣。  誰知相見卽相隨。
  今宵久旱逢甘雨。  來日他鄕遇故知。



  第十一齣 隱賢依附

  【杏花天】〔末上〕山深木落猿啼。走天涯雲隨馬飛。識不破終童棄繻。擺不開殷郞枯樹。
  雖投定遠軍。未坐將軍樹。早知行路難。悔不理章句。我劉文靜千山萬水。到得太原。要投李公子。此間正是他私宅門首。不免喚聲。有人麼。〔丑應〕是誰。〔末〕是要見李公子的。〔丑〕待我通報。

  【生查子】〔小生〕乘醉斬蛇囘。劍吐虹霓氣。何日掃秦灰。夢想風雲會。
  〔丑稟介小生〕道有請。〔相見拜介末〕久慕英名。每勞夢寐。喜瞻奇表。誠慰下情。〔小生〕情篤神交。禮隆傾蓋。義合倒屣。罪切據牀。先生請坐。先生上姓。何來。〔末〕小生劉文靜。從江南來。特謁公子。〔小生〕久慕大名。幸得遠顧。必有教我。〔末〕文靜知公子將有事於天下。待攀龍附鳳。垂名竹帛耳。〔小生顧丑囘避介〕先生渡江以來。延攬必多。如先生者。果有幾人。〔末〕小生不足數。渡江以來。只得一人。名曰李靖。眞奇才也。〔小生〕他人品如何。願聞其槪。

  【剔銀燈】〔末〕他命世姿非凡志氣。王佐略出人頭地。扁舟江上同時濟。兩情歡如魚得水。〔小生〕他如今往那里去了。〔末合〕如今尙無枝可栖。往西京未知怎的。

  【前腔】〔小生〕我求賢嘗勞夢寐。況冰鑑如君無比。果然覓得英雄輩。共圖王掃淸何慮。
  〔合前小生〕先生不須囘下處去了。就在此住罷。

  〔末〕不識陽關路。  新從定遠侯。
  〔小〕何須負鼎俎。  氣味已相投。



  第十二齣 同調相憐

  【一江風】〔生旦上〕路迢迢。霜逕迷荒草。險似王陽道。近前村曙色將開。又聽金雞報。盤山渡板橋。盤山渡板橋。宵征不憚勞。〔旦〕官人。我和你行了這一程。恰好前面是店家。正好梳洗了。穿林早是人家到。
  〔生〕此是靈右地方了。店主人有麽。〔丑應上〕門面多瀟灑。鋪陳色色新。廣招天下客。安歇四方人。是誰。〔生〕我們夫妻是還香願的。來此買早飯喫。可先與我些湯水。〔丑〕有有。請坐着。〔丑下生〕你自梳頭。待我去喂馬來。〔生下〕

  【前腔】〔旦作梳頭介〕翠雲撩。一半塵埋了。膏沐香猶繞。斂修蛾不倩郞描。不貼花鈿小。不將脂粉調。不將脂粉調。村妝別樣嬌。還怕光輝易惹人猜料。

  【哭相思】〔外虬髯上〕走馬鬭雞抛夙好。衝風策蹇咸陽道。
  店主人與我看了驢兒。待我歇息一囘。起來喫飯。〔內應介外作看旦介〕

  【一江風】那多嬌。窣地香雲繞。一室容光耀。〔生上怒介旦作搖手介向前見外〕官人萬福。官人上姓。〔外〕我姓張。〔旦〕妾也姓張。合是兄妹。〔外背介〕意優閒禮度從容。似得閨中敎。何緣到草茅。何緣到草茅。你丈夫在何處。〔旦〕此間就是。〔外〕試語良人道。〔旦招生相見介外〕足下上姓。〔生〕小生姓李名靖。〔外〕原來是李藥師。〔生〕足下上姓。〔外〕我姓張名仲堅。〔生〕莫非是虬髯公否。〔外〕正是。〔合〕相逢何必曾相好。
  〔外〕煮的是甚麽肉。〔生〕是羊肉。〔外〕我已飢了。可取些酒與胡餅來喫。

  【梁州序】〔生取酒送介〕衝風度夜。披星乘曉。取酒烹羔自勞。何期相遇。片言契結同袍。〔外指旦介〕李郞貧士。何以致此異人。〔生〕我自向驪龍頷下。猛虎穴中。透得個機關巧。〔外〕看他也不似個村莊裏人。〔生〕他在侯門花月隊。鬭丰標。金屋曾經貯阿嬌。〔外問旦介〕你緣何隨了李郞。〔旦合〕相盼處憐同調。鵲橋偸度偕歡好。今避地肯辭勞。
  〔外〕你旣不相瞞。可對我說。果是誰家女子。〔旦〕妾本楊越公家侍兒。因見李郞眉宇不凡。願托終身。故不以自薦爲醜。乘夜私奔。〔生〕小生從江南到此。不想遇他。也是有緣千里能相會也。

  【前腔】〔外指生介〕看你胸襟灑落。〔指旦介〕儀容窈窕。自合雙飛雙宿。姻緣分定。相逢千里非遙。多應你好逑君子。擇壻佳人。一見相傾倒。我看你每呵。好似秦樓乘鳳。去弄璚簫。那銅雀焉能鎖二喬。
  〔合前外〕我也有些下酒之物。取出來下酒如何。〔生〕甚好甚好。〔外取出人頭幷心肝介旦〕此是何人。張兄爲何斬取其首。

  【前腔】〔外〕這是負心人行短才喬。轉眼處把人嘲誚。更爛翻寸舌。易起波濤。果是腹中懷劍。笑裏藏刀。對面情難料。十年今始得。肯相饒。斷首刳心絕獍梟。〔合〕相邂逅憐同調。聊當下酒供談笑。君莫惜醉村醪。

  【前腔】〔生〕羨君家氣槪雄豪。少年場如君絕少。更報讎雪恥。義比山高。〔旦〕分明是置鉛擊筑。魚腹藏刀。狙擊沙中巧。〔生〕太山輕一擲。等鴻毛。願結今生刎頸交。
  〔合前外〕李郞如今投那里去。〔生〕將投太原去。〔外〕我聞望氣者道太原有奇氣。你可曉得此處有異人否。〔生〕我只聞有一人。乃州將子李世民。其他皆將帥材耳。張兄爲何垂問及此。

  【節節高】〔外〕風塵暗四郊。奮英豪。斬蛇逐鹿誰能料。且是那太原呵。祥光繞紫氣昭。分星耀。個中定有連城寶。靑雲有路。怕人先到。〔合〕多管塵埃有眞人。須敎物色知分曉。

  【前腔】〔生〕我聞得那李公子呵。侯門一俊髦。挺英標。龍韜豹略曾探討。年方少。氣正豪。心猶小。招賢下士人爭道。芳名那更流傳早。
  〔合前外〕李郞何以使我見他一面。〔生〕我有一友劉文靜。與他交厚。明日到太原。便可尋他引見。〔外〕旣如此。李郞可在汾陽橋等我。

  【尾聲】〔旦〕奇蹤祕跡人難料。〔生〕草草相逢訂久要。〔外〕明日汾陽會不遙。

  客舍相逢意氣深。  來朝重會定佳音。
  但願到時還得見。  須知勝似岳陽金。



  第十三齣 期訪眞人

  【雙勸酒】〔淨上〕飄颻此身。燕齊秦晉。角巾布紳。資糧無甚。龍爭虎鬭正紛紛。是誰能早定乾坤。
  自家徐洪客的便是。雲水到西京。得遇張兄。與他周旋。情投意合。所謀之事。十就七八。不想近日太原王氣大盛。此中倘有眞主起乎。我那張兄豈不可憂。他與我相約。到此尋訪。我已先到。爲何還不見他來。

  【西地錦】〔外〕風色彫殘綠鬢。絲鞭翻惹緇塵。汾陽橋畔朝烟冷。誰當圯下期人。
  呀。道兄早已到此了。〔淨〕相候已久。路上來可曾得甚消息否。

  【風入松】〔外〕昨朝靈右暫棲身。向酒家瞥見佳人。〔淨〕他是何處來的。〔外〕他是侯門侍女私投奔。〔淨〕旣如此。你說他怎的。〔外〕能鑑別追隨豪俊。〔淨〕婦人家尙識豪俊。你難道到不識他。〔外〕其時被我看他梳頭。要識他丈夫。誰想到被他看破。卽時與我結爲兄妹。就令他丈夫與我相見。對酒間與他盤桓數巡。傾蓋處便情親。
  〔淨〕他丈夫姓甚名誰。何等樣人。〔外〕他丈夫是李靖。〔淨〕我亦聞得此人。不知果是如何。

  【前腔】〔外〕雙眸炯炯貫星辰。更談兵說劍如神。〔淨〕自古道好漢識好漢。你旣見他如此。可曾問起太原的消息麽。〔外〕他也道太原年少眞英俊。已約定同來詢問。我和你正要認李公子。恰好他的故人劉文靜在李公子處。只等他來。去尋劉文靜一面。就見李公子。卻不是好。待他來同尋故人。須一見好辨虛眞。

  【前腔】〔生旦上〕朝來霜色太侵人。早連鑣來到河濱。呀。張兄早已在此了。〔外〕路上辛苦。〔生旦〕驅馳道路何須問。〔生〕此間師父是何人。〔外〕是我的至友。卽向日所言望氣者便是。〔生〕他形奇古非同凡品。如今好同去尋劉兄。只是賤累在此。無處可依。〔外〕我已借下寡婦人家。我同李郞送一妹到他家暫住何如。〔旦〕旣有下處。行李奴家自當照管。張兄師父自與我官人前去便了。〔生〕如此甚好。我如今同尋故人。待一見好辨虛眞。

  滿目悲生事。  因人作遠遊。
  西征問消息。  心折此淹留。



  第十四齣 樂昌懷伴

  【霜天曉角】〔貼樂昌上〕小窗知曉。幽夢縈懷抱。天外音書難報。鏡中眉黛誰描。
  〔點絳脣〕高柳蟬嘶。採菱歌斷秋風起。輕雲如髻。雲外山橫翠。簾捲西樓。過雨涼生袂。天如水。畫闌十二。少個人同倚。奴家自陳亡後。沒入在此。喜得張美人爲伴。笑談閒耍。少遣悶懷。不想他近日看上那李郞。悄自私奔去了。女伴中只我與他最厚。如何此去。竟不通我知道。如今獨坐無聊。好悶人也呵。

  【綿搭絮】時憐花貌。孤枕度良宵。曉起尋歡。女伴潛蹤轉寂寥。憶花朝拾翠相邀。何事戀着年少。一旦輕抛。想是難禁春心。不耐冰絃月下挑。

  【前腔】釵行分散。獨坐更無聊。似我鳳去臺空。枉自傷心折大刀。想鸞交。音問寥寥。只合藍橋水斷。祅廟延燒。怎比得奔月姮娥。悵望天香雲外飄。
  我知道了。若還他此去。老爺差人追尋。便知老爺不是輕賢重色之人。我的心事就好對他實說了。正是

  去住寧無意。  淹留强自親。
  要知山下路。  且看過來人。



  第十五齣 棋決雌雄

  【高陽臺引】〔生上〕遍地干戈。極天烽火。正羣雄競起時節。〔外上〕事有關心。終宵魂夢顚越。〔淨上〕無端滿眼狐疑事。漫勞人搔首難決。〔合〕向他行雌雄一見。片時分別。
  〔減字木蘭花〕〔生〕連年奔走。咸陽雲樹空囘首。〔外〕滿目風波。爭奈龍蛇未判何。〔淨〕成吳霸越。笑談自有壺中訣。〔合〕梁甫長吟。應是觀濤難稱心。說話中間。不覺又到李衙門首。想劉兄在此。不免尋問則個。〔作問介丑上應介〕是誰。〔生〕我是劉先生故人李靖。特來尋訪。〔丑報介〕

  【卜算子】〔小生〕棋局正闌時。門外停車轍。〔末〕聞道相尋有故人。倒屣歡迎接。
  〔作相見介生云〕劉兄。別來無恙。〔末〕李兄。托庇粗安。此二位何人。〔生〕此道兄善相。故特與俱來尋兄。就謁見公子。〔淨〕適問公子與劉兄在此何幹。〔末〕在此弈棋。〔淨〕豈不聞陶侃有言。諸君國器。何以此爲。〔末〕弈雖小伎。其義頗大。故支公以爲手談。王生謂之坐隱。班固造弈旨之論。馬融有圍棋之賦。費褘笑談而退魏敵。謝安賭墅而破秦軍。先生不棄。就與公子少試國手如何。〔淨〕願請教。只怕公子見笑。〔小生〕取棋過來。〔丑持棋上〕閒庭一任三時去。長日惟消一局棋。棋在此。〔淨小生下棋介〕

  【高陽臺】〔小生〕黑白分行。縱橫異道。須敎四裔圍合。先着誰知。個中另有神訣。〔淨〕機設。運奇點眼爭國手。看指尖誰强誰怯。奮玄籌。乘虛競勢。細求約截。

  【前腔】〔末〕征着。彎掌南麾。馳情北壘。分明霧捲星列。雲起龍翻。須臾勢貌分別。〔淨作大叫介這局全輸了起背唱介〕支髮。茂弘局上劫更急。下場頭問誰分說。爲東君。熱心一片。化爲冰雪。

  【前腔】〔外〕摧折。侵地無方。攻城記屈。邅囘轉覺難發。功墮垂成。怎能勾衝擊唐突。〔生〕休說。應危尋變無救路。古人有言。當斷不斷。還爲所謀。恐狐疑反爲擒滅。莫勞神。漫營邊鄙。再求角活。
  局上已見輸贏。我每且吿退。不日再來求見。〔小生〕三君何所聞而來。何所見而去。〔淨〕聞所聞而來。見所見而去。

  〔小生〕眼前一局決雄雌。  〔末〕世事紛紛似弈棋。
  〔生〕  雪隱鷺鶿飛始見。  〔外〕柳藏鸚鵡語方知。



  第十六齣 俊傑知時

  【出隊子】〔淨上〕瞥然一見。鳳表龍姿自出羣。雌雄勝負隱然分。十載經營枉用心。大抵功名是天定勝人。

  【前腔】〔外〕魂搖心死。一曲殘棋了半生。空餘長劍氣凌雲。尺蠖神龍有屈伸。從此休誇謀事在人。

  【前腔】〔生〕相逢如故。魚水相投契自深。蒼天不負濟時身。我與張君同尋劉兄。想金卯弓長之夢。應在今日了。夢裏分明有鬼神。有日從龍順天應人。
  〔外〕方纔別了李公子。不覺又到下處門首了。不免喚一妹開門。

  【前腔】〔旦上〕孤嫠相守。寂寂雲林閉遠村。〔生〕開門開門。〔旦〕喚聲知是阮郞歸。欲問榮枯待入門。〔外淨嘆介旦〕觀着容顏便知淺深。
  〔相見介旦〕此去所見如何。

  【紅衫兒】〔生〕他不裘不履自是非常品。滿座風生。那更神淸朗。果然是異人。〔旦〕旣如此。你們何不就連袂相從。和他草萊中締盟。待風雲同濟昌時。不使靑萍負您。

  【前腔】〔外〕眼前顚倒渾難定。愁憤交幷。黍熟勞薪水。分明爲那人。〔淨〕誰知做駕海成橋。枉勞工費心。我如今向世外逃名。有甚爭謀競勇。
  〔生〕呀。道兄差矣。豈不聞見物不取。失之千里。旣遇明主。何必遠去。〔淨〕我本道家。偶然到此。今所志不就。豈能學范增王猛。坐視無成。況瓊臺瑤島。尙未荒蕪。李郞勉就功業。我就此別去也。〔外〕旣如此。李郞與一妹先囘。一到京中。可往武陵坊曲。尋板門小宅。須教我渾家與一妹相見。萬勿見卻。我送道兄一程。卽歸奉候。〔生旦〕我每就此拜別。〔作拜介〕
  〔生〕君今東去我西征。  〔旦〕客裏囊空乏餞行。
  〔淨〕正是將軍不下馬。  〔外〕果然各自奔前程。
  〔生旦下外〕道兄。你如今別我往那里去。〔淨〕事到其間。不得不說了。我一向與你相從。指望共成大業。我自向海中尋個退步。誰想連你的事也不成了。如今只得把我的退步讓與你做個進步罷。〔外〕道兄。你果是有心人。只不知你所說是何處。〔淨〕海中有一國。名曰扶餘。其主昏亂。民心久離。我一向留意在此。故其山川土俗。訪問頗悉。我別你後。先投那邊去。覓得個機會。倘或你來。好做內應。你若肯下氣從那李公子。也自由你。〔外〕我與你相從幾年。你豈不識我。大丈夫寧爲雞口。毋爲牛後。你先到那海上。我隨後便來也。乘機取便。到那里再作理會。〔淨〕張兄若如此。雖無大成。亦有小就。

  【醉太平】〔外〕追省。勞形弊跡。歎蠶絲燕壘。多少經營。似求仙煉藥。空敎人指望丹成。難平。不如子晉學吹笙。九天遙已知捷徑。低頭自忖。一腔豪氣塞滿乾坤。

  【前腔】〔淨〕閒評。人謀天命。看茫茫宇宙。得失難憑。尋谿問徑。那知道進退無成。須聽。桃源還自有通津。向漁郞好去尋問。〔外作墮淚介淨〕漫縈方寸。無端故作楚囚悲憤。
  張兄請囘罷。〔外〕作如此遠別。豈忍分手。必須再送一程。

  〔淨〕十載心期一黯然。  那堪悽愴別江潭。
  〔外〕不如意事常八九。  可與人言無二三。



  第十七齣 物色陳姻

  【番卜算】〔外上〕堤上柳含春。庭際花明夜。嬌鶯飛去向誰家。無奈輕抛捨。
  春心忽憶章臺柳。舊日靑靑今在否。縱使長條依舊垂。也應扳折他人手。自從李靖參見我後。我那張美人無故而去。我想此女識見不凡。志氣頗遠。多是看上他才調。私奔他去了。我要追他。亦有何難。只是人道我輕賢重色。不近人情。故此放他去了。我早知如此。悔不把這妮子贈與李靖。也得他些氣力。如今連李靖也去了。豈不可惜。今日閒居無事。不免喚陳美人出來。試問他亡陳故事。多少是好。女使每與我喚陳美人出來。

  【西地錦】〔貼〕舞鏡鸞衾翠減。啼珠鳳蠟紅斜。重門不鎖相思夢。隨人飛繞天涯。
  老爺喚出奴家。有何使令。〔外〕今日閒居無事。你試把兵入石頭的事。細說一番與我聽着。

  【獅子序】〔貼〕聽說罷。淚似麻。望江南天各一涯。自兵連禍結。社稷丘墟。〔外〕你哥哥爲何就至敗亡。〔貼〕若提起亡家國緣故。祇敎人羞結綺。痛臨春。嗟望仙。心傷桃渡。斷腸聲隔江惟聽。玉樹商歌。
  〔外〕你當初夫妻完聚的風景。可想得起麽。

  【東甌令】〔貼〕我巢金屋。他住錦窠。只道地久天長無坎坷。爭言天塹難飛渡。全憑地險關逾固。那些個山似洛陽多。平地起風波。
  〔外〕你如今還想丈夫也不想。〔貼〕若他人問。奴家尙好掩飾。老爺問時。豈敢隱瞞。

  【賞宮花】〔貼〕你跟前怎假。我如何不念他。痛惜分連理。應自歎蒹葭。一入侯門深似海。至今顧影愧菱花。
  〔外〕我常時見你懷着半面破鏡。我也不曾問你。如今你自言自語。又說個顧影愧菱花。莫不這個破鏡是你丈夫與你的。〔貼〕奴家有事在心。一向畏懼老爺。不敢明言。近來每見老爺義士之度。仁人之心。我這一腔春恨。就對老爺說。想也不妨。〔外〕你實對我說。不要疑心。

  【降黃龍】〔貼〕堪嗟。自那日波查。死別蒼茫。可憐割捨。那時以分鏡爲記。指望情緣未斷。尙有相見之日。因此上包羞忍恥。任漁陽羯鼓三撾。〔外〕如今你丈夫在那里。〔貼〕兵亂之後。奴家一身尙不能顧。豈知他的存亡。〔外〕你旣不知他存亡。又想他怎麽。〔貼〕休訝。沒奈何消遣。料他每萍歸大海難摸。〔外〕你還指望那鏡兒重合麽。〔貼〕奴聞破鏡難重照。落花不上枝。那些個破鏡重圓。落花再發。
  〔外〕你旣知道完聚不成。何不把那破鏡撇下了罷。

  【大聖樂】〔貼〕想當時鳳協鸞和。不料如今成話靶。縱不能拚死成名。也怎忍敎便抛捨。〔外〕你如今莫不怨着我麽。〔貼〕須知道紅顏自古多薄命。只落得莫怨東風當自嗟。〔貼哭介〕重提猛省。怎禁那梧桐夜雨。和淚珠飄灑。
  〔外〕你旣不忘丈夫。也是你的好處。你只把當初相約事情。細說與我。我好差人尋他來。與你相會一面。〔貼〕多感老爺。只怕無此理。〔外〕我一言旣出。豈肯改意。你但實說。〔貼〕奴家當初與他相約。國亡之後。必沒入侯門。卽使人將此破鏡在街坊市賣。他便好來相尋。奴家一向奉老爺法度。不敢私賣此鏡。今日老爺問起。不得不說了。〔外〕旣如此。可將鏡與我。你自進去。我有理會。〔貼〕整日悲籠鳥。終宵嘆檻猿。〔外〕要知心腹事。但聽口中言。〔貼下外〕院子何在。可與我喚個能幹的老蒼頭出來。〔院子上喚介丑上〕堂上聞呼喚。階前聽使令。稟老爺。有何分付。〔外〕你與我將這半面破鏡。在街上去賣。若有買的人。你須問他討那半面來配。若湊得着時。你便好好與他同來。你說到府中來自有好處。又不要放他。又不要驚他。〔丑〕這破鏡有誰要。若將去做交易。只怕這買賣不照。〔外〕這廝那曉得。你只去賣。自有緣故。〔丑〕如此小人就去。

  〔外〕世間寶鏡辨雄雌。  〔丑〕就去尋蹤不敢遲。
  〔合〕莫道斷絃無續處。     須敎缺月有圓時。



  第十八齣 擲家圖國

  【謁金門】〔生同旦上生〕情脈脈。囘首晉陽天碧。烟樹幾家渾未識。小門何處覓。〔旦〕弱體朝行無力。不耐冰霜經歷。〔合〕京國風烟如往昔。幽尋應咫尺。
  〔生〕馬蹄歸處踏神京。〔旦〕纔過長亭又短亭。〔合〕正是小橋松徑密。須知山遠路難憑。〔旦〕官人。看着與你私出西京。不道今日又同到此。司空旣不追尋。我今日就與你同行也不妨了。

  【沈醉東風】〔生〕想當初同出帝畿。正慌忙向他鄕逃避。你那司空不見你我呵。只道我似司馬相如。道我似司馬相如。把文君竊去。應猜做琴臺風致。〔合〕爲郞才女姿。非是雲邀雨期。這情踪傍人怎知。

  【前腔】〔旦〕自那日把新妝改易。悄出門偸從君子。司空不見了我呵。只道我似賈女私窺。道我似賈女私窺。忍捐恩負主。應猜做偸香情緖。
  〔合前生〕說話中間。不覺到武陵坊了。你看那曲巷短牆。板門小宅。多分是張兄家裏。不免試問一聲。〔作問介丑上應〕可是李郞一娘子麽。〔生〕你爲何知道我來。〔丑〕我主人差我在此相待良久。二位請進來。少待通報。〔丑下旦看介〕如何外面小門。裏面到有如此好房子。〔生〕張兄舉止異常。他潛蹤于此。必有緣故。

  【生查子】〔外貼扮虬髯夫婦上〕深樹隱門閭。正是談心處。門外有嘉賓。斂袂歡迎入。
  〔外〕李郞一妹。爲何來遲。〔生旦〕因路逕不熟。尋問而來。故此到遲。〔生旦外貼合拜介〕

  【園林好】〔生〕乍相逢歡同故知。許相邀不失故期。深自愧資身無計。空兩手造華居。乏執贄效芹私。

  【江兒水】〔外〕一片男兒氣。相投似有期。相逢肯使空歸去。我這些少家貲。都讓與你。願持予之贈。以佐明主。你看這蘭堂貴室堪居住。耕奴織婢堪驅使。〔丑末持箱上外〕資斧千箱完具。盡付君家好佐那人行事。
  〔生〕小生受之無名。斷然不敢。

  【五供養】〔旦對生介〕我和你驟然來至。他便傾家都付與伊。中間應有意。何必苦推辭。〔旦轉身對外介〕張兄。你何不同事。使嫂嫂與我同居共處。謀王同力助。定覇兩心齊。談笑功名。斷金之利。

  【玉交枝】〔貼對旦介〕勞卿勸取。他素心我也未知。如今知事應難濟。方纔說與我端的。他擒兎月中謀已就。怕從龍人下心難死。又未知他改圖甚的。這其間也隨他意兒。

  【川撥棹】〔外指貼介〕休聒絮。李郞一妹。我明言須記取。如今向海角天涯。如今向海角天涯。十年間須當建立。定因風寄與伊。定因風寄與伊。
  李郞。我一一交付與你。我夫婦止帶一奴隨行。就此拜別出門了。〔生旦〕兄嫂何忍就去。

  【尾聲】〔外貼〕行蹤已決留難住。〔生旦〕何事別離容易。〔合〕地北天南敎人起夢思。

  〔外〕贈君居宅與金資。  〔貼〕要建功名好及時。
  〔生〕忽漫相逢又成別。  〔旦〕只今囘首是天涯。



  第十九齣 破鏡重符

  【金蕉葉】〔小生徐德言上〕千思萬思。我渾家知他怎的。打不破愁城恨圍。磨不了山盟海誓。
  〔靑衫溼〕南朝千古傷心地。還唱後庭花。舊時王謝堂前燕子。飛入人家。夢中空遇。仙姿瑩雪。宮鬢堆雅。不知遊子貂裘敝盡。流落天涯。自家乃前朝駙馬徐德言便是。自故國喪亂。與公主分別。約以元宵賣鏡爲記。希圖後會。今日及期。出來問個消息。又遇這般大雪。正是憐卿謾道爲卿苦。愛他風雪耐他寒。

  【山坡羊】白茫茫六花飛墜。亂紛紛如風飛絮。我虛飄飄浮蹤似伊。雪花。我旣相似你。也合相憐我。如何偏打在我面上來。你看冷颼颼撲面無情緖。我那公主。我展轉思。此情訴與誰。近來聞得他沒入在侯門楊越公府中了。他侯門一入深無底。陌路蕭郞。一絲空繫。緘書。關河鴻雁稀。魂迷。陽臺雲雨疑。
  〔丑上〕賣鏡賣鏡。受人之托。必當終人之事。老爺差我出來賣此破鏡。中間必有緣故。前面有人。不免再教幾聲。賣鏡賣鏡。〔小生上問介〕老人家。你的鏡兒値得幾文。不等個晴暖天色出來。卻在這風雪中賣。〔丑〕秀才。你那裏知道。我這鏡非同小可。一向無人識他。恐怕埋沒了這段淸光。因此不辭風雪。爲他求個售主。〔小生〕你借與我看。〔丑遞鏡小生看哭介〕

  【前腔】眼睜睜瓊簪敲碎。苦哀哀銀瓶剛墜。痛煞煞當時鏡分。哭啼啼各自湮紅淚。老人家。我且問你。這鏡兒。誰將付與伊。〔丑〕你要買就買。不是來歷不明的。〔小生〕分明說與咱詳細。〔丑〕這等看起來。你敢有一半對着我的麽。〔小生出鏡介〕這鏡兒在懷中。那人兒何處。〔丑〕我實對你說罷。這鏡在楊越公府中出來的。你只隨我去。自有好處。〔小生〕多謝你。只是越公府中不是耍處。我如何敢進去。〔丑〕你只隨我去。管取不妨。〔小生〕我待相隨。還愁惹是非。待不隨。如何得信息。
  〔丑〕來至此間。是府前了。你且住在此。我與你打個消息來囘你。眼望旌旗捷。耳聽好消息。〔丑下〕

  【前腔】〔小生〕急忙忙隨他來至。他慌張張將咱留住。戰兢兢未知死生。眼巴巴怎望得他來至。我不道這兩半面鏡兒。也有湊着的時節。這鏡兒。還有會合時。我如今空手沒巴臂。半日倉皇。一天憔悴。鏡子。我若照你時呵。須知。羞看鬢有絲。他若照你時呵。須知。羞看減玉肌。
  此間官府往來。怕有認得我的。不當穩便。不免在耳房內少避一迴。待他囘報。

  鏡與人俱去。  鏡歸人未歸。
  無復姮娥影。  空留明月輝。



  第二十齣 楊公完偶

  【繞地遊】〔外楊素貼樂昌上〕〔外〕終朝凝望。爲爾添惆悵。待人囘必知的當。〔貼〕眠思夢想。觸目成悽愴。知他每有誰依仗。
  〔丑上〕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老爺磕頭。〔外〕你囘來了。鏡兒可有人買麽。〔貼〕稟老爺。小人正在街上賣。偶遇個秀才。聞說賣鏡。就討去看。一見了就哭將起來。小人問他端的。他身邊果有半面。湊來不差。如今小人賺得他來在府門首了。〔外〕莫不他去了。〔貼〕他的半面鏡子被小人拿來了。他一定不去。〔外接鏡與貼看貼悲介〕是了。奴家也知道他一定不去。〔外〕你如何就知他不去。〔貼〕他旣知奴家在此。要圖一面。縱令萬死。豈肯迴避。〔外〕旣在門首。可喚進來。〔貼〕他原是文士。求老爺禮貌他些。〔丑〕秀才有請。

  【金瓏璁】〔小生〕偸身尋去向。窺人不敢聲揚。聞召命。轉徬徨。
  路當險處難迴避。事到頭來不自由。〔丑〕老爺在此。過來相見。〔小生拜介外〕扶起。〔囘指貼介〕此是何人。你可認得他麽。〔小生貼各背哭介外〕取酒過來。你二人都坐了。〔小生〕司空在上。豈敢坐。〔外〕你雖亡國勳戚。乃是江左名士。但坐何妨。〔小生貼坐外把盞遞小生貼介〕徐生。你一向斷雁孤鴻。可曾尋偶否。

  【二郞神】〔小生〕漫悒怏。歎一雁西飛路渺茫。正鎩羽垂頭無倚仗。浪書空咄咄。迤逗柔腸。那里有心情來妄想。〔外〕你如此靑年。怎禁受得這般冷落。〔小生〕任冷落梅花孤帳。〔背介合〕空相望。似隔河牛女。對面參商。

  【前腔】〔貼〕堪傷。秦樓鳳去。簫聲絕响。把花草吳宮成夢想。〔外〕你們初諧伉儷。記得年紀多少。〔貼〕記盈盈十五。妝成始嫁王昌。歎囘首珠簾塵結網。把伉儷一時撇漾。〔背介合前〕

  【囀林鶯】〔外〕看他垂垂偸墮淚兩行。使人驀地心傷。他經年寂寞芙蓉帳。分明我拆散鸞凰。把他靑春虛曠。埋沒了畫眉張敞。〔合〕漫思量。忍見這低頭輾轉廻腸。

  【前腔】〔小生背介〕聽他言詞多慨慷。想他不甚隄防。只是檻猿籠鳥難親傍。料別來消減容光。愁心勞攘。怕眼下風波翻掌。
  〔背指貼介合前外指貼介〕你平日長於詩賦。何不把眼前的事情。賦成一詩。誦與我聽。

  【啄木鸝】〔貼〕聞嚴敎。自忖量。〔背哭介〕侍尊前强把愁眉放。若敎人棄舊憐新。怎下得義負恩忘。盈盈泪閣秋波泱。重重恨鎖春山上。論兒郞。羅敷空有。漫效野鴛鴦。
  稟老爺。詩成了。〔外〕誦與我聽。〔貼誦詩〕今日何銓次。新官與舊官。笑啼俱不敢。方信做人難。〔外〕好詩好詩。聞之使人酸鼻。

  【前腔】〔外〕新詩句。倍慘傷。想啼笑俱難非是謊。算咱每風月襟懷。肯敎人雲雨分張。你當初鏡破鸞孤往。管今朝重合妝臺上。謝伊郞。使君有婦。肯效野鴛鴦。
  徐生。你聽我說。我終不然戀他的姿色。斷你的恩情。我如今把你的渾家依舊配還你。只是你作客十年如張儉。想家徒四壁類相如。我就將陳公主的妝奩。爲徐舍人的行李。你也不消推辭。〔小生〕小生亡國之士。墮落泥中。相公時雨之恩。出於望外。本當執御以侍晏嬰。非敢泛舟而希范蠡。只是漂流已久。豈無風木之思。伉儷重諧。方有室家之戀。今欲暫歸祭掃。後當圖效涓埃。不知相公肯見許否。〔外〕我賓主當有相留之情。你夫婦已決同歸之志。固應聽允。何必強從。我分外有白金二錠。關文一通。與你前去。〔貼〕奴家旣蒙不殺之恩。又荷重諧之賜。啣環無地。結草何年。〔小生〕我們就此拜別前去。

  【黃鶯兒】〔小生〕幾載歷冰霜。喜春囘連理芳。債緣勾卻三生帳。新愁頓忘。舊約頓償。一朝提挈靑雲上。〔合貼禱吿天介〕吿蒼蒼。願他籌添海屋。福祉似川長。

  【前腔】〔貼〕公相度汪洋。續冰絃賴主張。妝樓打曡秋波望。鏡重圓轉光。花重發轉香。這般恩德如天樣。
  〔合禱介合前外〕近日打報子來。盜賊生發。你夫婦囘去。路上須要仔細。〔小生貼拜辭介〕多謝相公。

  〔外〕全恩割愛許相親。  〔貼〕破鏡重圓謝主人。
  〔小生〕惟有感恩幷積恨。    萬年千載不成塵。



  第二十一齣 髯客海歸
  〔外同貼上〕枉自勞心十載餘。功名到手卻成虛。如今且作任公子。靑海灘頭學釣魚。自家一天好事。漸漸成來。不道太原有一眞主。難與爭衡。娘子。豈不聞古人有言。識時務者在乎俊傑。我如今把這些行徑。都付與李郞。成就得他。也不枉了我這一片心了。我和你與他分別。不覺又行了數程。你看好風景也呵。好悶人也呵。

  【北新水令】一鞭殘角斗橫斜。猛囘頭壯心猶熱。帝星明復隱。王氣見還滅。漫自評隲。打曡起經綸手霸王業。

  【南步步嬌】〔貼〕逶迤山徑墮黃葉。雁外流霜月。迢迢去路賒。地北天南。夢魂難越。無端車馬嘆馳驅。從征又與家鄕別。

  【北折桂令】〔外〕坐談間早辨龍蛇。把袖裏乾坤做夢裏蝴蝶。狠的人海沸山裂。不禁支髮。空跌雙靴。祇因爲自認做豐沛豪傑。因此上小覷了韓彭功烈。我想起那李公子呵。所事撐達。與他爭甚麼鳳食鸞棲。我自向碧梧中別尋支節。

  【南江兒水】〔貼〕搖落長途裏。西風分外冽。秦娥夢斷秦樓月。樂遊原上淸秋節。咸陽古道音塵絕。柳色年年傷別。西望長安。那裏是雲中宮闕。

  【北雁兒落帶得勝令】〔外〕空打熬的計團圞把我機關設。空磨礱的事完成把我心腸竭。我當初的意兒。好不狠也。誰知道遇敵劫。把利名韁收不迭。怎肯造赤眉業。怎肯蹈烏江轍。〔貼〕勝負兵家不可期。你爲何就要丢手。〔外〕休說。早覷了上場頭一盤兒拆興滅。咱若是不識時幾送了也。

  【南僥僥令】〔貼〕裙釵應有恨。豪傑漫咨嗟。偌大江山都抛捨。又何必絮叨叨多話說。

  【北收江南】〔外〕呀。到頭來未免受顚蹶。算不如早明決。早知拿雲握霧手嘆摧折。待學東陵種瓜瓞。卻敎人垂頭無語自悲咽。

  【南園林好】〔貼〕車盤桓雙輪似遮。馬屯邅雕鞍汚沙。成都市空勞占卦。愁心緖亂如麻。堆雅鬢點霜華。

  【北沽美酒帶太平令】〔外〕行過處鬼門涉。巴前路九嶷遮。你看大海將近了也。隱隱波濤似捲雪。望洋心空切。我想起這大海。知道他磨過了多少英雄也呵。變桑田幾多歲月。祖龍橋舊基磨滅。可惜這片無窮的大水也。淘不淨我心性薄劣。洗不淸我面皮紅熱。傷嗟痛嗟。若不自寧貼。呀。那紛爭幾時休歇。

  【南尾聲】〔貼〕層層蜃市成宮闕。仔細看來都幻也。空使心機催鬢雪。

  〔外〕十年俠劍漫勞神。  〔貼〕千里風烟自苦辛。
  〔合〕畫虎未成君莫笑。     安排牙爪始驚人。



  第二十二齣 敎婿覓封

  【一枝花】〔生上〕千金輸一諾。傾蓋成知己。別後望雲山幾千里。囘雁峯高。那得音書至。〔旦〕闌干閒徙倚。怕花發新枝。笑我玉貌把人留住。
  〔南鄕子〕〔生〕惜別獨驚魂。小院沈沈晝掩門。事業蹉跎空嘆息。難言。一縷春絲絆客轅。〔旦〕何事繫心猿。時不重來仔細論。唾手封侯非遠別。飛騫。莫學村家底樣恩。官人。你終日安居在此。功名一字。再不掛懷。是何道理。〔生〕小生豈無進取之心。只是放你不下。〔旦〕呀。官人差了。你讀詩書。豈不聞懷嬴勸晉公子之事乎。你旣有如此才藝。又遇這般時節。況且張兄所贈貲財。足充館穀。豈可坐以待老。

  【桂枝香】你看四方鼎沸。羣雄蜂起。若還不出展經綸。恐怕你置身無地。況有張兄呵。把家財贈伊。家財贈伊。資身有具。何須縈繫。漫遲疑。試看龍虎紛爭日。豈是鴛鴦穩睡時。

  【前腔】〔生〕平生意氣。須敎遭際。終不然爲枳棘鸞栖。肯誤卻雲霄鵬翅。古人有言。良臣擇主而事。好鳥擇木而棲。況那李公子呵。是英雄可依。英雄可依。奇勛可致。不免暫時抛棄。肯遲疑。從今大笑出門去。不斬秦關誓不歸。
  娘子。你與我收拾行李起來。卜一吉日。就別你前去。〔旦〕官人豈不聞不疑何卜。行李已完備了。我今日就送你登程。〔生〕也說得是。我就此拜別罷。〔旦〕我還要送你一程。有幾句話兒叮囑你。〔生〕娘子請先行。

  【長拍】〔旦〕滾滾征塵。滾滾征塵。重重離思。迢迢的去程無際。〔生〕娘子。你有甚言語叮囑我。〔旦〕我欲言還止。轉敎人心折臨岐。無奈燕西飛。更生憎影煢煢伯勞東去。只怕蕭條虛繡戶。禁不得門掩梨花夜雨時。縱不然化做了望夫石。也難免瘦了腰肢。

  【短拍】〔生〕淚染冰綃。淚染冰綃。愁濃綠蟻。爲功名難免別離。自笑處囊錐。解不開這些愁緖。怎理得亂繩千縷。早圖個分茅列土。趲歸路促高車。

  【尾聲】修書須把平安寄。〔旦〕織得廻文付與誰。只索夢趁飛花逐馬蹄。

  〔旦〕郞今別去路漫漫。  〔生〕千里雲山阻笑歡。
  〔合〕東去伯勞西去燕。     馬行十步九囘看。



  第二十三齣 奸宄覬覦

  【北點絳脣】〔淨薛仁呆上〕世業秦興。兵鋒楚勁。邊豪猛奮。起金城。頃刻崤函定。
  自家薛仁杲的便是。我足追駿馬。力敵萬人。自我舉兵以來。不知擒獲了多少人。被我斷舌劓鼻埋足捶背殺了多少。我一向頗有窺西京之意。叵耐楊素那老兒威名甚重。智勇兼全。故此掩甲休兵。未遂所願。近日聞得楊素已死。正是我得志之秋。不免出號申令。稱兵前去。將官宗羅喉等何在。〔衆應上〕先鋒衣染血。騎突劍吹毛。路失羊腸險。雲橫雉尾高。覆元帥。有何使令。〔淨〕我卽日要起兵咸陽去。你衆將每聽我道。

  【淸江引】邊庭豪傑推雄猛。恣殺掠人奔命。怒發震雷霆。志決圖呑倂。〔合〕長驅直入咸陽境。

  【前腔】〔衆〕長戈銳戟誰能競。聽我主申軍令。發號疾如風。賞罰明如鏡。〔合前〕

  赤土流星劍。  烏號明月弓。
  朔風吹塞北。  殺氣滿秦中。



  第二十四齣 明良遭際

  【神仗兒】〔外唐王同公子文靜領兵上〕揚旗耀幟。揚旗耀幟。揮干整羽。喜先發難制。汾晉俱來從義。平燕趙。定梁齊。城幽冀。下靑徐。

  【滴溜子】〔生上〕忙奔走。忙奔走。山馳水驅。空驚眼。空驚眼。塞雲關樹。望塵頭漫漫無際。想唐王舉義師。如雲如雨。且候牙門。向前拜趨。
  〔外小生末升帳生進見介外〕你是何方人氏。有何技能。到此投軍。〔生〕李靖是京兆三原人。少年隨侍母舅韓擒虎。頗習兵法。聞明公起義兵。願從書記之列。〔小生〕孩兒前年曾識此人。可留大用。〔外〕你旣曉兵法。我卽日要發兵安輯蕭銑。你意見如何。〔生〕靖聞用兵如治病。急則治其標。今鄧世洛聚兵數萬。屯於金州。討之不克。倘擊蕭銑。急則與世洛連兵。愈爲難下。今日之計。只合移兵先平世洛。則唇亡齒寒。蕭銑不攻自破矣。〔外怒介〕我兵已發。誰敢阻當。你敢是與蕭銑作說客。軍令煽惑軍心者斬。左右綁去斬了。〔衆綁生小生末同救止介〕

  【祝英臺】〔生〕把風塵經歷盡。暗處嘆投珠。早知如此。悔不抛擲楚弓。棄置吳鉤。門外學吹齊竽。到如今呵。須臾。聽不得鶴唳華亭。又早狗烹錡釜。恨他鄕這骸骨倩誰收取。

  【前腔】〔小生〕須知。遠方來仗策追隨。忍使命先徂。遇事敢言。料敵輸謀。多是應變隨機。〔生〕明公欲定天下。奈何殺壯士。〔末〕休棄。建奇勳須仗雄才。豈可把片言輕試。願明公把使過與使功相濟。
  〔外〕旣如此說。且放他起來。就留在二公子帳下聽用。

  〔生〕 可憐仗劍走風塵。  〔末〕帳下幾乎喪此身。
  〔小生〕得放手時須放手。  〔外〕得饒人處且饒人。



  第二十五齣 競避兵燹

  【水底魚兒】〔淨領衆上〕十萬貔貅。旌旗射斗牛。功名到手。席捲向神州。軍士們。你看所向無前。勢如破竹。且喜秦州已定。如今分兵經略扶風去。功名到手。席捲向神州。〔下〕

  【前腔】〔丑貼扮妓女上〕垢面蓬頭。閒花滿地愁。不堪囘首。烟霧障紅樓。平生枕席有情。今日刀鎗沒趣。若遇了這夥殺人的軍兵。不輸似那般使水的子弟。你聽金鼓之聲近來。不免快走迴避。不堪囘首。烟霧障紅樓。〔下〕

  【縷縷金】〔旦〕玉筯落。翠蛾愁。出門思避難。欲誰投。無奈弓鞋窄。行行落後。悔敎夫壻覓封侯。孤身怎奔走。奴家自別良人。且喜安居無事。不想薛仁呆作亂。打破京城。人民奔散。只得毀妝。混在衆人之內。奔出鄕去。再作道理。悔敎夫壻覓封侯。孤身怎奔走。

  【水底魚兒】〔淨領衆上〕破邑屠州。長河變血流。星馳雲驟。鬼哭與神愁。軍士們。已到扶風了。可打點攻城。凡遇男子精壯的便用他從軍。老弱的竟自殺了。凡女子美貌少年的送到我帳下來。老弱醜的也竟殺了。〔衆應〕星馳雲驟。鬼哭與神愁。〔下〕

  【前腔】〔小淨末扮僧道上〕寺觀淸幽。奈強梁作寇仇。神通佛咒。到此一齊休。可奈這般兵勢。趕得實難存濟。別人不見老婆。偏我們沒了徒弟。卻好了。你看前面兩個婦人。只待拿來出氣。姐姐。我和你同伴兒走。〔僧道妓打笑諢介〕神通佛咒。到此一齊休。〔下〕

  【縷縷金】〔旦〕心驚恐。淚交流。岐路從誰問。半含羞。恐被朱顏誤。遭他毒手。水流花落鳥聲愁。咸陽怎囘首。奴家奔走這一程。且喜金鼓之聲漸漸遠了。只是途路難行。不知往那里去好。只得向樹林叢中尋個小路。漫漫行去。水流花落鳥聲愁。咸陽怎囘首。〔下〕



  第二十六齣 奇逢舊侶

  【鵲仙橋】〔小生上〕桐音重協。蕙幃還共。轉覺那人恩重。〔貼〕靑鸞飛入合歡宮。想往事恍如春夢。
  〔淸平樂〕〔小生〕春風依舊。着意隋堤柳。搓得鵝兒黃欲就。天氣淸明時候。〔貼〕去年繡戶朱門。今宵雨魄雲魂。追憶相思況味。不知幾個黃昏。官人。我和你今日再得完聚。雖則荒村茅舍。可不勝似璚樓玉宇。〔小生〕似我衝寒冒雪。訪問消息的時節。誰想有今日。

  【解三酲】〔小生〕想那日琴調瑟弄。嘆中途付與東風。只道今生已作鴛鴦冢。誰承望再覩乘龍。幾囘賸把銀缸照。猶恐相逢似夢中。〔合〕恩山重。把斷絃再續。勝似鸞封。

  【前腔】〔貼〕恨當時强移恩寵。爲相思淚染鵑紅。只道高唐永隔行雲夢。誰知道重上巫峯。延津寳劍看重會。合浦明珠喜再逢。〔合前〕

  【不是路】〔旦上〕避難匆匆。改換衣妝毀玉容。心驚恐。未知何處可潛蹤。來到這村中。看一灣流水三山拱。五柳當門半畝宮。看這宅院。且是淸幽。不免扣門則個。開門開門。〔小生應介〕是誰。〔旦〕相借重。到門不敢來題鳳。莫嫌驚動。莫嫌驚動。
  〔小生〕是婦人聲音。娘子。你可出去開門。〔貼〕是。如此開門。〔驚見介〕呀。好似張美人。〔旦〕呀。陳美人何故在此。

  【前腔】〔貼〕勞想仙蹤。似一片花飛故苑空。今匆宂。緣何飄泊到簾櫳。〔旦〕我自那日見了李郞。看他是個豪傑。要去從他。又恐泄漏。因此上不曾吿別姐姐。竟相從。他出門投主我無人共。誰料咸陽起賊烽。心洶洶。不期到此叨陪奉。莫嫌驚動。莫嫌驚動。
  〔貼〕姐姐。我丈夫也在此。請裏面相見。官人。元來是舊日結義姊妹張美人。〔小生見介旦〕不知徐官人緣何得與我姐姐重合。

  【太師引】〔小生〕嘆飄蓬。匣鏡塵埃重。似孤猿別鶴和斷鴻。恨劍擁玉人西去。漫尋消問息難通。不道因賣鏡之故。得見司空。那時被我渾家將新詩五言來打動。因此上放出雕籠。〔旦〕緣何來到這里。〔小生〕我怕聽得景陽曉鐘。故尋個深山深處絕蹤。
  每常聞得我渾家道張姨工容賢德。說已從了李郞去矣。不知緣何也到此。

  【前腔】〔旦〕霎時相見諧鸞鳳。向荒村與俠士偶逢。〔小生〕那俠士是誰。〔旦〕那俠士姓張名仲堅。他呵憐取相如四壁。把家貲罄竭相供。我李郞因此上懷金仗策圖建立。我孤身自守房櫳。誰知道强賊恣凶。滿京城家逃戶走難容。

  【前腔】〔貼〕你倉忙避寇誰趨捧。況烽烟隔絕故宮。你若是尋夫遠道。怎禁得宿水餐風。當時旣叨同畫閣。又何妨茅宇相共。終不然敎你西我東。今日須暫留魚乘從容。
  姐姐。倘以良人在此。不便起居。便當分爲兩院。奴家親自陪侍。未審尊意如何。〔旦〕多謝姐姐厚意。只是奴家也有一言要對姐姐說。〔貼〕有何見諭。〔旦〕你徐官人才貌兩全。況聲名素著。當此立功之秋。若不出去圖些事業。可不枉了這般人品。〔小生〕張姨之言。極是有理。只是我渾家久別方敍。又無女伴陪他。故此遲疑。今得張姨在此同住。小生便出去尋些功名。心上也放得下了。〔旦〕徐官人旣肯納愚言。奴家丈夫見在唐王府中。倘若起兵。他必爲將。奴家修書與徐官人去。他那里必有用你處。不知意下如何。〔小生〕如此甚好。只怕軍門嚴急。如何通得書信。〔旦出拂介〕奴家有計在此了。奴家相從丈夫之時。曾扮爲男子模樣。相見時他正驚疑。出此紅拂。方知我是楊司空家侍女。如今卽將此拂與徐官人帶去。到那里覷個機會。與他看時。自有分曉。〔付拂介小生〕謹領。

  【三學士】〔旦〕看你才華眞出衆。更兼眉宇豐隆。若還不展鵾鵬翅。可不負了生平錦繡胸。〔合〕但願功成金印重。天山定。早掛弓。

  【前腔】〔小生〕數載飄零似轉蓬。爲恩情多少磨礱。今朝暫捨吹簫侶。來日還圖夾日功。〔合前〕

  【前腔】〔貼〕亂後分離喜再逢。把歡蹤又作離蹤。只怕你蹉跎歲月征鞍上。我消歇容華破鏡中。〔合前〕

  〔小生〕蘼蕪綠處是殘春。     草色和烟拂馬塵。
  〔旦〕 惟有西河堤畔柳。  〔貼〕安排靑眼送行人。



  第二十七齣 奉征高麗

  【似娘兒】〔生領衆軍士上〕二卵棄干城。救張蒼幸藉王陵。自誇才略誰應並。看奇謀六出。戰功百勝。還須萬里專征。
  我自從獻策。觸犯軍令。幾至殺身。幸得恩主與故人救取。此後屢立戰功。官拜行臺兵部尙書。早間主上召我議事。問我分合爲變。奇正安在。我答曰。善用兵者無不正。無不奇。使敵莫測。故正亦勝。奇亦勝。三軍之士。止知其勝。莫知其所以勝。非變而能通。何以至此。主上大悅稱善。因問我討高麗一節。我請以五萬師往擒之。少間待劉兄來議。此事必有端的。

  【步蟾宮】〔末捧劍上〕虎帳談兵懸廟勝。請長纓運籌先定。長風萬里好橫行。指日勒山銘鼎。
  〔相見介末〕早間主上傳下旨意來。命吾兄領精兵五萬。下海征高麗國。這劍與你軍中行事。有犯法者。先斬後奏。這空頭吿身。許你選用人才。竟拜官職。然後奏聞。〔謝恩介生〕我想當初若無主上與恩兄救取。此時已成枯骨。豈料今日也能與朝廷當得一面。

  【江頭金桂】想昔日身投陷穽。幸蒙恩救此生。誰道陳謀屢中。遭際明聖。把腹心牢訂盟。因此上論戰爲兵。要竭忠藎。喜拜專征新命。西海橫行。感恩那知身重輕。把偏箱鹿角。把偏箱鹿角。依稀八陣寄邊庭。好敎淨洗單于頸。只待臨期係漢纓。

  【前腔】〔末〕憑着你變奇爲正。神機妙夙成。好似孫吳對壘。頗牧臨陣。况師徒敎閱精。待你向蜃海攻城。鯨波交刃。管取不勞而定。馳奏承明。飛鐃入雲歌凱聲。穩功酬推轂穩功酬推轂。威彰分閫佇勳名。高標銅柱黃沙塞。圖畫雲臺白玉京。
  請問李兄。何日起行。〔生〕靖聞兵貴神速。且明日支干大利。就起兵前去。〔末〕兵行之際。不得餞送奈何。〔生〕此別不久。何勞垂餞。

  〔生〕叩首欽承君命。  〔末〕爵賞人人歡慶。
  〔生〕朝中天子三宣。  〔末〕閫外將軍一令。



  第二十八齣 寄拂論兵

  【月雲高】〔小生上〕山花無限。離愁怎消遣。沒奈何分恩愛。忍敎拆散。一寸柔腸。兩下裏相縈絆。舉步天涯近。囘首雲山遠。何事關情一樹烟。惱殺行人啼杜鵑。
  自與公主分手。不覺又是月餘。張姨雖與我書物。正不知他丈夫肯用我否。

  【前腔】只怕轅門深遠。孤身怎求見。慢提起金張貴。已是人離鄕賤。若話不投機。可不枉了身勞倦。出處皆前定。空自閒嗟嘆。方信道人生行路難。怎怕得平湖北到天。
  行了這半日。身子便覺困倦了。不免把紅拂藏好腰間。向草叢中少睡片時。多少是好。〔作睡介〕

  【小桃紅】〔生領衆軍上〕軍容整肅。陣勢森嚴。鐵騎分前後也。兩翼齊驅下。首尾似循環。看雲屯更風旋。怕甚麼莽蚩尤狡匈奴能負險也。這蕞爾高麗何足辦。指點鴨綠紅邊。那降旗隱隱城闉。
  〔軍人拿德言介〕稟元帥。有細作在此。〔生〕拿來待我自審問。這廝何故閃在草叢中。〔小生〕小生聞李元帥出征高麗。願投幕下。因疲倦暫睡在此。不想冒犯虎威。〔生〕你仔細說來。果是何方人氏。有何韜略。敢來投我。〔小生〕元帥聽稟。

  【下山虎】鯫生徐姓。名喚德言。爲有你平安報。因此敢候轅門。〔生〕你莫不是奸細麽。〔小生〕豈是反間憸夫。也非偸營細人。〔生〕一向西京擾亂。連我家室也未知如何。你緣何帶得我家信來此。〔小生〕我荆婦與你夫人有姊妹緣。曾同作侯門眷。亂後相逢在遠村。特致靑鸞信。不憚艱難。〔生〕你莫不是打聽了我家中事情。故把假書來哄我。〔小生出拂介〕試看紅拂殷勤豈偶然。
  〔生〕呀。紅拂是我夫人的。如此定是眞了。我亦素聞你才名。如今幸得相會。不惟得了家書。且得賢士。可喜可喜。請坐了。有言望見教。

  【蠻牌令】思家喜書傳。爲國得英賢。資爾謀猷能破敵。管敎我勒燕然。〔小生〕多承元帥不棄。只是小生亡國之臣。不可圖存。敗軍之將。難以語勇。〔生〕歎包胥無依誰念。痛左車有策難言。喜今日相逢馬前。幸分明指與平川。
  久聞大名。未得相會。如今要征高麗。先生必有妙計。乞明以教我。〔小生〕元帥雄略蓋世。豈藉餘謀。只是蒭蕘之言。聖人所擇。旣蒙垂問。敢不吐露。竊聞高麗有鴨綠之險。負固不服。今新羅扶餘諸國。環處其外。習知其情。倘元帥發咫尺之書。令彼移兵合擊。是以夷狄攻夷狄。爲力旣易。成功必速。不審尊意如何。〔生〕甚妙甚妙。明日便當依計行事。軍士每取參軍服色過來。〔拿冠服與小生介生〕下官蒙聖旨得專封拜。今日就承制拜先生爲參軍。〔小生〕小生無功。豈敢受職。〔生〕范睢入秦。卽拜亞卿。韓信還漢。便爲大將。豈必拘拘汗馬之功。顧言論何如耳。〔小生〕如此小生從命了。明早就好發書各國去罷。

  【尾聲】〔合〕檄書速發如飛翰。乘機夾擊莫遲延。管取功成靑海邊。

  王命師中促遠征。  樓船殺氣動旄旌。
  洗兵魚海雲迎陣。  秣馬龍沙月照營。



  第二十九齣 拜月同祈

  【天下樂】〔旦上〕簾幙垂垂春雨微。鞦韆院靜落花飛。〔貼〕碧雲望斷音塵杳。莫怪年年顰翠眉。
  〔菩薩蠻〕〔旦〕南園滿地堆輕絮。愁聞一霎淸明雨。雨後卻斜陽。隔簾花草香。〔貼〕無言匀睡臉。枕上屛山掩。時節欲黃昏。無聊獨閉門。〔旦〕姐姐。看着送你官人出去。不覺又經年了。你看春色將闌。好傷感人也。〔貼〕我和你空房獨守。也索自禁受。只不知他每功名如何。

  【征胡兵】〔旦〕芳郊春老紅英墜。行人那些。沒來由爲着功名。忍使向天涯。空自灑思君淚。儘敎人極目望魚書。魚書不至。

  【前腔】〔貼〕想長楊風掉靑驄尾。長途怎支。悵空閨漸老韶光。闌干共倚時。曲曲傷心處。儘敎人極目盼歸期。歸期不至。
  〔貼〕曾分付梅香。擺下香案。如今天色已晚。請姐姐同去拜月祈禱則個。〔旦〕請了。〔作焚香拜月介〕

  【香遍滿】〔旦〕幾多心事。拈香拜天都訴與。海月空驚人兩處。知他在那里。榮枯是怎的。吿蒼蒼須鑒知。好把人周濟。

  【前腔】〔貼〕良人別去。春來冷落愁幾許。姐姐。似你和我呵。還有故人秉燭西窗語。知他在那裏。吉凶是怎的。願蒼蒼默護持。早成他歸計。
  〔旦〕禱吿已畢。同向幽徑中少步一囘如何。〔貼〕是。如此姐姐請行。

  【琥珀貓兒墜】〔旦〕殘紅零落。苔徑點胭脂。流水飄香不待時。多情空詠斷腸詩。〔合〕腰肢。擔不起一腔春恨。萬縷春絲。

  【前腔】〔貼〕沈沈庭院。愁絕夜何其。被冷香銷月上時。雲遮未放滿朱扉。〔合〕蛾眉。鎖不住綠肥紅瘦。柳寵花迷。

  【尾聲】〔合〕無端燕子啣春去。柳絮因風滿院飛。今夜還應攪夢思。

  共聽樓頭鼓二更。  香階攜手且閒行。
  相思相見知何日。  此時此夜難爲情。



  第三十齣 張皇天討

  【番卜算】〔生小生領軍上生〕赤膽佐唐堯。笑把邊塵掃。〔小生〕幕中借筯展龍韜。座上歡同好。
  〔生〕鐵騎橫行鐵嶺頭。西看暹沙笑覓侯。〔小生〕靑海只今將飮馬。黃河不用更防秋。〔生〕軍士每依着陣勢。趲行前去。〔衆應介〕得令。

  【四邊靜】〔生〕雄兵數萬稱天討。揚帆定邊徼。授鉞自王朝。揮戈下窮島。〔合〕任龍山峻高。熊津險要。指日破高麗。威風播遐邈。

  【前腔】〔小生〕懷中草就平胡表。從軍視征勦。兎窟莫深藏。鯨波豈難搗。〔合前並下〕

  【前腔】〔淨扮高麗王領衆上〕箕封已卜千年調。通江繞山嶠。可怪大唐朝。稱兵覷吾小。紫雲氣高。白衣拱抱。負固是高麗。徒勞肆征討。〔生小生領衆上戰淨衆敗下介〕

  【前腔】〔生小生〕你看紛紛鼠竄如風掃。長河勢傾倒。追逐趁波濤。須敎四圍繞。〔合〕龍山已超。熊津已到。連戰破高麗。威風播遐邈。
  〔生〕天色已晚。暫且收兵。明日必要追擒國王。方可班師。正是

  挽弓須挽強。  用箭須用長。
  射人須射馬。  擒賊須擒王。



  第三十一齣 扶餘換主

  【破陣子】〔外扮扶餘國王領衆上〕莫笑江山換主。須知天地無私。新年正朔從誰是。故里風烟係我思。羞看景物奇。
  舉目蠻烟和毒霧。天涯舊恨知無數。故鄕囘首作他鄕。一曲琵琶一斷腸。我張仲堅。素有圖王之志。因見中原有主。故潛入扶餘。與道兄徐洪客約會。用一奇計。使其內亂交作。國主出亡。國人見我從中安集。遂推我爲主。事成之後。道兄竟泛舟投弱水去了。他留下詩一首道。誰是聰明誰是癡。任他強弱與雄雌。人生枉做千年調。世事還如一局棋。至今誦之。使人嘆息。以後聞得中國果是李世民爲天子。又早是我見幾。不然這時節那討我處。近日遣大將李靖征討高麗國。打過檄文來。約我各國合兵夾擊。那李靖正是我的故人。我一向在此想他。莫若就這機會。立此功勞。與他會一面。卻不兩便。昨日已差軍士打探消息。想必就囘也。〔小旦作探子上〕我是扶餘國王手下一個探子是也。蒙我大王差我打探李將軍與高麗征戰消息。不免囘覆咱大王走一遭。

  【越調鬭鵪鶉】走的我汗似湯澆。渾身上下水洗。恰離了亂攛的軍營。我急煎煎盼不到大王的這寨里。只我這兩隻脚飛騰。一字兒喘息。看亡家。覷敗國。人着箭浪搶身歪。馬中鎗驚急裏脚失。
  大王。探子囘來了也。〔外〕他兩下裏如何廝殺。怎的見手。喘息定了。慢慢說來。

  【紫花兒序】〔小旦〕焰騰騰火燒了寨栅。浪滔滔的水渰營壘。撲剌剌馬踏碎城池。英雄猛將世上無敵。端的一個個貫甲披袍落可也的氣勢。耀武揚威。攂鼓篩鑼。呐喊搖旗。

  【柳營曲】鼓振的那山岳摧。喊聲也似鬼神悲。蕩征塵番滾滾天日晦。領雄兵迎敵。廝殺相持。出馬來則聽得高叫一聲似春雷。
  〔外〕他兩下怎生披掛。使甚器械。你喘息定。慢慢再說。

  【么篇】〔小旦〕垓心裏耀武揚威。陣面上撾鼓奪旗。李將軍他冠簪着金▓〈豸解〉豸。甲掛着錦唐猊。坐下馬勝似赤狻猊。高麗國那將軍又不曾言名諱。不使甚別兵器。他使一條方天畫戟。身穿白袍白甲。頭戴着素銀盔。猛見了則是個西方神下世。這一個合扇刀望着腦蓋上劈。那一個拿方天戟不離了輭脇裏刺。這一個恨不得扯碎了黃旗。那一個恨不得扢支支頓斷了金錢豹尾。
  〔外〕他兩下畢竟誰弱誰強。誰輸誰贏。

  【小沙門】〔小旦〕兩員將高施武藝。兩員將比並高低。他兩個棋逢着對手難廻避。兩員將用心機端的蹺蹊。

  【聖藥王】高麗將命運低。李將軍福分又催。只他這英雄猛烈世間稀。這一個明晃晃的刀去劈。那一個忽辣辣的箭發疾。咭叮噹相對在半空裏。高麗將被李將軍一刀分爲兩段。卒律律迸一萬道的火光飛。
  〔外〕高麗國王可曾被他拿住了不曾。

  【尾聲】〔小旦〕只這高麗王逃奔他邦去。顧不得金珠寳貝。十萬錦江山。管中朝穩坐盤龍的金椅。
  〔外〕賞他一斗酒。一肩肉。免他一個月打差。〔小旦謝下外〕將官每聽令。如今高麗王逃走。不往女直。定往新羅。你一人與我扮做樵夫。一人與我扮做漁父。在水陸兩路駐扎。待他來時。唱歌爲號。卽時便要接應擒獲。不可泄了兵機。如違斬首。〔衆應〕得令。

  扮成漁父與樵夫。  水陸須當備不虞。
  計就月中擒玉兎。  謀成日裏捉金烏。



  第三十二齣 計就擒王

  【步蟾宮】〔淨奔上〕神龍失勢忙奔走。竄身好似喪家狗。金城百雉等閒收。英雄恨落他人彀。
  英雄失志受人欺。白刃無光戰馬疲。得意狐狸強似虎。敗翎鸚鵡不如雞。自家高麗王便是。連日與李靖這廝苦戰。被他殺得個片甲不囘。如今要投女直去請兵。不免問路前去。

  【錦上花】〔丑扮樵夫上〕伐木四山幽。揮斧風颼。丁丁响處鬼哭猿愁。一時休。一時休。出不得樵夫手。

  【前腔】〔末扮漁父上〕放下釣魚鉤。心在竿頭。鰲魚怎得擺尾搖頭。一時休。一時休。出不得漁人手。
  〔淨〕樵夫。我要到女直去。從那條路可去。〔丑〕須要渡水去。那邊有個漁船。我喚他過來渡將軍。〔喚船打照會介末〕將軍來。我兩人扶你上船。〔作綁介淨〕呀。不好了。你是甚麽樣人。敢縛我。〔末丑〕我兩人也非漁父。也非樵夫。奉扶餘國王軍令。差來拿你。如今走那里去。快去見大王。

  【前腔】〔合〕小國恣凶謀。戰敗何投。軍機緊急怎敢淹留。一時休。一時休。脫不得屠龍手。

  樵斧聲中花木枯。  漁歌一曲起菰蒲。
  不施萬丈深潭計。  怎得驪龍頷下珠。



  第三十三齣 天涯知己

  【賀聖朝】〔生上〕驅兵破陣如風雨。早堅城隳壘。赫赫王靈。明明將令。堂堂師旅。〔小生〕班固參軍。陳琳草檄。慚愧同遭遇。喜主帥功高。誰數貳師。漫誇都護。
  〔生〕我每連戰數十陣。高麗雖已蕩平。只是國王逃竄。尙未擒獲。昨已發書各路。嚴加緝捕。不知如何。〔小生〕元帥神謀妙策。周悉無遺。此虜雖逃。終是燕巢飛幙之上。魚遊沸釜之中。不久也必授首。不須懸念。

  【駐雲飛】〔生〕耀武邊陲。樂浪臨屯盡掃除。早驗征西計。勝置安東尉。嗏。百戰謝天威。無勞折矢。平定安集。敢負師中寄。只待擒王奏凱歸。

  【前腔】〔小生〕上將宣威。萬里功成一指揮。昔日揚波地。今作桑田矣。嗏。韜略任施爲。戰無不利。到處資糧。何用千金費。只待擒王上捷書。

  【海棠花】〔外領衆解高麗王上〕三載霸西隅。一舉成奇蹟。
  牙門官。可與我通報。道扶餘國王擒得高麗僞主。到帳下報功。〔生〕旣是歸順國王。況有大功。禮合迎接。〔生小生接見介生作驚疑介〕呀。元來卻是張兄。

  【玉交枝】〔生〕乍驚還喜。在他鄕得逢故知。想當時靈石成交誼。十餘年遠隔天涯。無端越鳥驚北飛。誰知胡馬在西風裏。論君才須當遇時。但未知致身甚術。

  【前腔】〔外〕當時別去。向西方悄投事機。見扶餘國亂無明主。因此上用計圖之。鷦鷯不從鵬遠飛。魴魚暫邇鮫人住。羨君家終能致主。任專征提兵萬里。

  【玉胞肚】〔小生〕雄才俠氣。久聞君每勞夢思。逢季布不羨千金。識荆州萬戶何忮。〔合〕明朝連轡。卿雲繞路耀旌旗。共謁明光飮至歸。

  【前腔】〔生〕功成萬里。取元兇仗君虎威。想前日發檄飛書。俱是我參軍奇計。
  〔合前生〕參軍。你夫人與我寒荆所居。是何地名。〔小生〕喚做靑山村。我每班師入京。亦是便道。〔生〕旣如此。參軍可領前隊人馬。先駐札村口。參軍自到村中。與他說知。省得大軍齊到驚動他每。我隨後同張兄領大軍便來也。〔小生〕元帥何不先寄一書。與我帶去。〔生出拂介〕我歸期已近。不必寫書。只將此拂寄還寒荆便了。〔小生〕元帥與張王一路同行。甚好話舊也。

  〔生〕歸程喜與故人同。  〔小生〕指日銘勳共鼎鐘。
  〔外〕一葉浮萍歸大海。  〔合〕 人生何處不相逢。



  第三十四齣 華夷一統

  【畫堂春】〔旦上〕東風吹柳日初長。雨餘芳草斜陽。杏花零落燕泥香。睡損紅妝。〔貼〕香篆暗消鸞鳳。畫屛縈遶瀟湘。峭寒輕透薄羅裳。無恨思量。
  〔長相思〕〔旦〕紅滿枝。綠滿枝。宿雨懨懨睡起遲。閒庭花影移。〔貼〕憶歸期。數歸期。夢見雖多相見稀。相逢知幾時。

  【二犯傍妝臺】〔旦〕粉褪玉肌香。無邊春事掛垂楊。恨落紅銷砌穩。聽杜宇喚愁忙。平蕪盡處春山小。花壓闌干春晝長。〔合〕一般情況。幾囘斷腸。只落得盈盈秋水淚汪汪。

  【前腔】〔貼〕閨夢繞遼陽。怪來空帳冷牙牀。任從他銷蝶粉。聽不得奏鶯簧。寫愁無奈裁詩苦。織錦頻添繡線長。〔合前〕

  【不是路】〔小生上〕金勒絲韁。柳外垂鞭拂短牆。停驂望。依然流水遶村莊。此間是了。不免扣門則個。開門開門。〔旦貼合〕是誰行。敢是鄰家女伴來相訪。〔開門介旦〕呀。徐官人囘來了。此去如何。〔小生〕且請從容聽話長。解行囊。〔出拂介〕當年紅拂渾無恙。〔旦驚介〕呀。爲何又帶了囘來。〔小生〕漫勞惆悵。漫勞惆悵。
  〔旦〕徐官人。你此去莫非不曾見我丈夫麽。〔小生〕張姨。你試猜一猜。

  【紅衲襖】〔旦〕他莫不是未遭逢漂流轉異鄕。〔小生〕他官拜尙書。職任元帥。統五萬之衆。西討高麗。也不當漂流了。〔旦〕莫不是享榮華把舊恩情渾撇漾。〔小生冷笑介旦〕待敎我白頭寫恨空勞攘。因此紅拂傳情竟渺茫。〔小生〕張姨多心了。請再參詳。〔旦〕這話兒敎人怎詳。〔貼〕姐姐且放心。〔旦〕這心兒敎人怎放。爲甚的舊物空歸也。只落得萬縷千絲攪寸腸。

  【前腔】〔貼〕官人。你莫不是路迢迢風塵中到不得遼海傍。〔小生〕我旣到不得那里。爲何知他的消息。〔貼〕你旣到那里。卻緣何無囘音。莫不是密鏘鏘劍戟把你相攔當。〔小生〕我曾面送張姨的家書。蒙他拜我爲參軍。誰敢攔當。〔貼〕莫不是萬軍中痛靑年送戰場。因此上一封書把紅拂空囘往。〔小生〕他百戰百勝。已成擒王大功。安得有此。〔貼〕莫不是改調他方。〔小生〕不是。〔貼〕莫不是路阻無梁。〔小生〕我來得。他也來得。有甚麽路阻。〔貼〕如此說。我這遭猜着了。多應是將到天台也。先遣劉郞候阮郞。
  〔小生〕是了是了。李元帥與我一同班師囘來。特令我在前隊通報。他隨後就來也。〔旦〕如此謝天謝地。〔衆人上〕報參軍爺知道。元帥爺下馬了。

  【生查子】〔生外上〕百戰定邊疆。不枉身勞攘。旄頭已失光。凱奏金鐃响。
  〔生〕轉過杏花村。便是桃源路。〔外〕我也要見一妹一面只是陳公主在內。恐不穩便。〔生〕徐參軍也是異姓兄弟。便見他渾家何妨。〔軍又報小生出迎旦〕呀。果是官人囘來了。〔合拜介生〕已作經年別。〔旦〕相逢似夢中。〔外〕好將過往事。訴與落花風。〔旦〕張兄。別去已久。何緣也同到此。〔外〕一妹還認得我。〔旦〕官人。你將別後蹤跡。略說與我知道。

  【刮鼓令】〔生〕當日赴戰場。冒軍法險受殃。賴聖主仁兄相救。屢立奇功擒虎狼。天子命我討高麗時節。路上遇徐郞。開緘喜聞陳姨相傍。且賴他籌策破金湯。不想張兄已爲扶餘國王。爲徵發因得會名王。

  【前腔】〔小生〕辭別去杳茫。歎孤身滯海邦。歷盡了風波勞頓。久從軍駕海航。自爲利名韁。歸心大刀終宵怏怏。幸今日返旆雲水鄕。喜依然雙燕在雕梁。

  【前腔】〔旦對生貼對小生同唱〕離別久暗傷。減腰圍褪粉光。禁不得蘼蕪春望。恨王孫戍遠方。寂寞度年芳。今朝喜聞功成平壤。看男兒衣錦早還鄕。免敎人買卜問行藏。

  【前腔】〔外〕歎築室道傍。猛囘頭淚兩行。爲只爲雄心難下。把他鄕作故鄕。歸興已茫茫。今朝喜與故人相向。把微功漫錄在封章。再休題四海一空囊。
  〔生〕張兄。我當初渡江時。曾拜禱西岳之廟。朦朧中因得一夢。到如今想來。都已應着了。〔念前西江月詞〕他說紅絲繫足。月府跨鳳。正應我寒荆出自越公之府。手持紅拂。一時相遇。豈非奇逢。說金卯正應劉兄。說長弓已應張兄。堯天日捧。正要我盡忠大唐。豈非一定之數。鬼神所司。我昨日進表章時。已帶一款在上。請將所得高麗府庫銀三百兩。修葺西岳廟宇。只待聖旨到來。便知分曉。

  【粉蝶兒】〔末賚詔上〕奉侍明光。幸覩龍顏歡暢。喜班師遣郊迎勞賞。捧絲綸。持玉帛。榮光駘蕩。〔合〕荷皇恩天高地厚難量。
  故人相別久。今日喜成功。寄與衙門吏。丹書下九重。自家劉文靜。蒙聖恩差我賚詔到李靖軍中。聞他大軍駐扎在此。不免着人通報則個。〔相見讀詔介〕詔書已到。跪聽宣讀。皇帝詔曰。朕惟創業惟艱。賢良是藉。茲爾李靖。南平吳虜。北破突厥。西定吐谷渾。今又平高麗。功高愈下。宦成無毀。遷尙書左僕射。加封衞國公。扶餘國王張仲堅。手縛大醜。歸順中國。特賜節鉞。加封海道大總管。參軍徐德言。累建奇計。肅淸海宇。授丹陽刺史。靖妻張氏。封衞國夫人。德言妻陳氏。封丹陽郡夫人。各賜服二襲。靖所請重修西岳廟。聽支軍前銀兩。專遣幕官一員督修。仍勑賜靈感扁額。謝恩。〔衆拜謝介〕

  【山花子】〔生〕和風獻捷蓬萊上。喜淸時際遇明良。聽歌謳歡騰萬方。天階拜祝霞觴。〔合〕息邊烽蒼生阜康。閭閻擊壤樂未央。虞庭管取儀鳳凰。惟願天心永祐皇唐。

  【前腔】〔小生〕孤身失國無依仗。歎頑砆自愧圭璋。喜參謀功高定襄。今朝分得餘光。〔合前〕

  【前腔】〔外〕中原一別成虛想。半生來客寄遐荒。慘雲霞隔絕故鄕。豈期功奏擒王。〔合前〕

  【撲燈蛾】〔旦〕雲生五色光。彩結三芝上。當此太平日。夫婦共遭恩眷也。共歡呼瞻望。任敎賀燕繞華堂。〔合〕好花枝時來須放。笑塵埃誰解識賢良。

  【前腔】〔貼〕花生銀燭光。春滿珠簾上。今朝共歡會。佳辰永諧繾綣也。看春光醞釀。喜孜孜和氣毓蘭房。〔合前〕

  【尾聲】〔合〕休論聚散如翻掌。還與天工做主張。留取千年作話揚。

  今日絲綸煥薜蘿。  來朝闕下聽鳴珂。
  花迎喜氣皆知笑。  鳥識歡心亦解歌。

  紅拂記終




  --------------------------------------------------
  附录
  --------------------------------------------------

  张凤翼

  张凤翼(1527-1613),字伯起,号灵虚,长洲人。生于明世宗嘉靖六年,卒于神宗万历四十一年,年八十七岁。嘉靖四十三年(公元一五六四年)举人。为人狂诞,擅作曲。与弟燕翼、献翼并有才名,时人号为“三张”。
  张凤翼著有传奇《红拂记》、《祝发记》、《窃符记》、《灌园记》《扊扅记》、《虎符记》(以上六种,合题《阳春集》)及《平播记》、七种,诗文有《处实堂集》八卷,及《梦占类考》、《海内名家工画能事》、《文选纂注》等,均《四库总目》并传于世。
  《红拂记》本唐人传奇小说《虬髯客传》和孟棨《本事诗》所记乐昌公主故事。写隋末大乱,李靖投奔西京留守杨素,与杨府歌妓红拂一见钟情,相携私奔欲投太原李世民,途中偶遇虬髯客张仲坚,张倾家资助李靖。杨府中另一美人乐昌公主,因得杨素同情,与故夫徐德言破镜重圆。此时京中大乱,红拂避难于乐昌公主家,力劝徐德言归附李靖,时李已在太原任兵部尚书。后虬髯客至,共聚于徐德言家。
  此剧所写乐昌公主与红拂事,虽相隔数十年,然都与杨素有关,故能浑然一体。全剧构思精巧,结构严谨,起伏有序,不露牵合痕迹。唯文词秾艳,颇多骈语,又喜用典故,有意涂饰,是其病处。冯梦龙曾改编为《女丈夫》。京剧及地方戏演出时,改名《红拂传》或《风尘三侠》。




  《虬髯客传》(唐)杜光庭

  隋炀帝之幸江都也,命司空杨素守西京。素骄贵,又以时乱,天下之权重望崇者,莫我若也,奢贵自奉,礼异人臣。每公卿入言,宾客上谒,未尝不踞床而见,令美人捧出。侍蝉罗列,颇僭于上。未年愈甚,无复知所负荷,有扶危持颠之心。一日,卫公李靖以布衣—上谒,献奇策。素亦踞见。公前揖曰:“天下方乱,英雄竞起。公为帝室重臣,须以收罗豪杰为心,不宜踞见宾客。”素敛容而起,谢公,与语,大悦,收其策而退。当公之骋辨也,一妓有殊色,执红拂!”,立于前,独目公。公既去,而执拂者临轩指吏曰:“问去者处士第几?住何处?”公具以对。妓诵而去。公归逆旅。其夜五更初,忽闻叩门而声低者,公起问焉。乃紫衣戴帽人,杖揭一囊。公问谁。曰:“妾,杨家之红拂妓也。”公遽延入。脱衣去帽,乃十八九佳丽人也。素面画衣而拜。公惊答拜。曰:“妾侍杨司空久,阅天下之人多矣,无如公者。丝萝非独生,愿托乔木,故来奔耳。”公曰:“杨司空权重京师,如何?”曰:“彼尸居余气,不足畏也。诸妓知其无成,去者众矣。彼亦不甚逐也。计之详矣,幸无疑焉。”问其姓。曰:“张。”问其伯仲之次。曰:“最长。”观其肌肤,仪状,言词,气语,真天人也。公不自意获之,愈喜愈惧,瞬息万虑不安。而窥户者无停履。数日,亦闻追讨之声,意亦非峻,乃雄服乘马,排闼而去。将归太原。行次灵石旅舍,既设床,炉中烹肉且熟。张氏以发长委地,立梳床前。公方刷马,忽有一人,中形,赤髯如虬,乘蹇驴而来。投革囊于炉前,取枕欹卧,看张梳头。公怒甚,未决,犹亲刷马。张熟视其面,一手握发,一手映身摇示公,令勿怒。急急梳头毕,敛衽前问其姓。卧客答曰:“姓张。”对曰:“妾亦姓张,合是妹。”遽拜之。问第几。曰:“第三。”问妹第几。曰。”最长。”遂喜曰:“今夕幸逢一妹。”张氏遥呼:“李郎且来见三兄!”公骤拜之。遂环坐。曰:“煮者何肉?”曰:“羊肉;计已熟矣。”客曰:“饥。”公出市胡饼。客抽腰间匕首,切肉共食。
  食竞,余肉乱切送驴前食之,甚速。客曰:“观李郎之行,贫士也。何以致斯异人?”曰:“靖虽贫,亦有心者焉。他人见问,故不言。兄之问,则不隐耳。”具言其由。曰:“然则将何之?”曰:“将避地太原。”曰:“然吾故非君所致也。”曰:“有酒乎?”曰:“主人西,则酒肆也。”公取酒一斗。既巡复,客曰:“吾有少下酒物,李郎能同之乎?”曰:“不敢。”于是开革囊,取一人头并心肝。却作头囊中,以匕首切心肝,共食之。曰:“此人天下负心者,衔之十年,今始获之。吾憾释矣。”又曰:“观李郎仪形器字,真丈夫也,亦闻太原有异人乎?”曰:“尝识一人,愚谓之真人!”也;其余,将帅而已。”曰:“何姓?”曰:“靖之同姓。”曰:“年几?”曰:“仅二十。”曰:“今何为?”曰:“州将之子。”曰:“似矣。亦须见之。李郎能致吾一见乎?”曰:“靖之友刘文静者,与之狎。因文静见之可也。然兄何为?”曰:“望气者言太原有奇气,使访之。李郎明发,何日到太原?”
  靖计之日。曰:“达之明日,日方曙,候我于汾阳桥。”言讫,乘驴而去,其行若飞,回顾已失。公与张氏且惊且喜;久之,曰:“烈士不欺人,固无畏。”促鞭而行,及期,入太原。果复相见。大喜,偕诣刘氏。诈谓文静曰:“有善相者思见郎君,请迎之。”文静素奇其人,一旦闻有客善相,速致使迎之。
  使回而至,不衫不履,裼裘而来,神气扬扬,貌与常异。虬髯默然居未坐,见之心死。饮数杯,招靖曰:“真天子也!”公以告刘,刘益喜,自负。既出,而虬髯曰:“吾得十八九矣。然须道兄见之。李郎宜与一妹夏入京,某日午时,访我于马行东酒楼。下有此驴及瘦驴,即我与道兄俱在其上矣。到即登焉。”又别而去。公与张氏复应之,及期访焉,宛见二乘。揽衣登楼,虬髯与一道士方对饮,见公惊喜,召坐。周饮十数巡,曰:“楼下柜中有钱十万。择一深稳处一妹。某日复会于汾阳桥。”如期至,即道士与虬髯已到矣。俱遏文静。时方弈棋,揖而话心焉。文静飞书迎文皇!”看棋。道士对弈,虬髯与公傍侍焉。俄而文皇到来,精采惊人,长揖而坐。神气清朗,满坐风生,顾盼炜如也。道士一见惨然,下棋子曰:“此局全输矣!于此失却局哉!救无路矣!复奚言!”罢弃而请去。既出,谓虬髯曰:“此世界非公世界,他方可也,勉之,勿以为念。”因共入京。虬髯曰:“计李郎之程,某日方到。到之明日,可与一妹同诣某坊曲小宅相访。李郎相从一妹,悬然如磐。欲令新妇祗谒,兼议从容,无前却也。”言毕,吁嗟而去。公策马而归。即到京,遂与张氏同往。一小版门子,叩之,有应者,拜曰:“三郎令候李郎一娘子久矣。”延入重门,门愈壮。婢四十人,罗列庭前。奴二十人,引公人东厅。厅之陈设,穷极珍异,巾箱妆奁冠镜首饰之盛,非人间之物。巾栉妆饰毕,请更衣,衣又珍异。既毕,传云:“三郎来!”乃虬髯纱帽裼裘而来,亦有龙虎之状,欢然相见。催其妻出拜,盖亦天人耳。遂延中堂,陈设盘筵之盛,虽王公家不侔也。四人对馔讫,陈女乐二十人,列奏于前,若从天降,非人间之曲。食毕,行酒。家人自堂东界出二十床,各以锦绣帕覆之。既陈,尽去其帕,乃文簿钥匙耳。虬髯曰:“此尽宝货泉贝之数。吾之所有,悉以充赠。何者?欲以此世界求事,当或龙战三二十载,建少功业。今既有主,住亦何为?太原李氏,真英主也。三五年内,即当太平。李郎以奇特之才,辅清平之主,竭心尽善,必极人臣。一妹以天人之姿,蕴不世之艺,从夫之贵,以盛轩裳。非一妹不能识李郎,非李郎不能荣一妹。起陆之贵,际会如期,虎啸风生,龙吟云革,固非偶然也。持余之赠,以佐真主,赞功业也,勉之哉!此后十年,当东南数千里外有异事,是吾得事之秋也。一妹与李郎可沥酒东南相贺。”因命家童列拜,曰:“李郎一妹,是汝主也!”言讫,与其妻从一奴,乘马而去。数步,遂不复见。公据其宅,乃为豪家,得以助文皇缔构之资,遂匡天下。
  贞观十年,公以左仆射平章事。适南蛮降入奏曰:“有海船千艘,甲兵十万,入扶余国—,杀其主自立。国已定矣。”公心知虬髯得事也。归告张氏,具衣拜贺,沥酒东南祝拜之。乃知真人之兴也,由英雄所冀!”况非英雄者乎?人臣之谬思乱者,乃螳臂之拒走轮耳。我皇家垂福万叶,岂虚然哉。或曰:“卫公之兵法,半乃虬髯所传耳。”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